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155章 白星武的礼物
宁越没有去管这让人,他轻轻抹去盒子上的蜡封,心里也是奇怪白星武为什么会算到他会遇到难事,更加奇怪的是,白星武要在这个盒子里给他一件什么东西。
中年武者等着护卫下去之后,才对宁越躬身行礼,说道:“大人,小的乃是白府白星武少爷的随从,我家少爷在出征乾国之前,曾跟小人说过,一直在暗处跟着大人,一旦大人遇到了什么大事难以解决,就叫小的来见大人,并将一件东西交付于你。”
宁越走进内帐,护卫很快就将一个中年武者,从另一侧帐门带了进来。
罗延石回头看这珞瑶姬,神色不渝,反问道:“那你说怎么办,那人留下了三天期限,明天他就会再来,要是再不定下怎样处理这事,难道明天真让他逼着都尉交出兵权吗!”
拓跋龙海带来的百余骑虽然看得出也是精锐骑兵,可是在这七千云豹骑的军势下,坐骑都是下意识的连连后退,就算是他们怎样使唤坐骑也是不敢前行。
就在这时,m.hetushu.com营帐外突然有一个护卫进帐,说是由要事禀告,随后走到宁越的身边耳语了几句。
南笙顿了顿,又是说道:“我派人快马与李寒孤通信,他得知有拓跋龙海这样一个七阶虚相的高手来我们这边行事,也是分外惊讶,寻常这般七阶高手出来办事,麒麟城那边肯定是能得到一些消息,或是看出一些端倪的,这次拓跋龙海出行,居然快到了夏国边境,才被咱们云豹骑这边的探子发现,这件事情绝不寻常。”
拓跋龙海看着七千云豹骑结成的战阵,眉角不由得又是一阵跳动,暗骂了一声;“这个小子究竟是怎么练的兵,这些云豹骑都被装备到了牙齿了吧,坐骑清一色的青铜马,士兵本身最少也有数千人凝练了虚相,怪不得能在乾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最关键的还这么忠心听令,这要是打起来,我定然能把它们灭到大半,可是拿不下完整的云豹骑,也不好交差啊……”
宁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盒子和-图-书里绽放七彩光芒的神水晶碎片,不由喃喃说道:“是神水晶……白星武你对我还真是了解啊,可是这种时候,你这个神水晶送来的还真够及时。”
拓跋龙海身在高空,俯瞰着地面数千云豹骑快速集结,神色间也是微微变动,看出这些云豹骑中,近乎一半骑兵都凝练了虚相,组成战阵之后,声势与寻常军队的军势一比,高下立判,他沉眉看向被罗亚是一众人围着的宁越,见着宁越只是重伤吐血,眼底也是闪过一丝讶异,在空中开口说道:“白星源,你不是我的对手,快点交出冰泉,本校尉也好奉命行事……”
拓跋龙海的声音在空中大声传荡,整个场中的人都是听清了他的话音。
拓跋龙海见罗延石等人神色坚毅,不好压下,再看自己带来的百余精骑随从,都是被云豹骑齐整军势震的毫无战意,心里不由沉吟一番,想了想才又是开口。
“白星源,我奉了陛下口谕前来行事,你不要这样冥顽不灵,耽误了云http://m.hetushu.com豹骑将士的前程,我也不逼你,再给你三日的考虑时间,等我再来的时候,要是你再不愿交出兵权,莫怪我定了你叛国的罪名,杀你夺权!”
罗延石的话音一落,七千云豹骑齐齐上马,拔出兵刃,将宁越彻底维护在内。
罗延石等人一时间不知道宁越得到了什么消息,都是应了下来。
他随手打开盒子,当盒盖被掀开的一瞬间,他顿时屏住呼吸,在盒底的软垫上,居然放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神水晶碎片!
珞瑶姬神色决厉,又是说道:“你当我不敢跟那拓跋龙海拼命!不是还有一天的时间吗,要是有好办法的话,咱们苦心经营的云豹骑就能够得到保全了。”
罗延石正看着白洛洛扶着宁越起身,闻言不由朝天怒视,冲着拓跋龙海喝道:“大言不惭!没有兵马寺灵符,你要云豹骑兵权,先问问我们七千云豹骑是否有人答应!”
罗延石闻言一拍桌子,冲向宁越说道:“都尉!我看咱们别管他是谁,就算是他有www.hetushu.com着七阶虚相的实力又能怎样,咱们云豹骑七千精兵,绝对可以将他生生耗死,早先我在边军的时候,就遇到过不少他国高手扮作大盗什么的潜入大夏刺探,结果被边军发现,只是触动大军,一旦包围成功,那些什么武道高手绝对难以逃脱。”
马伯砀平时十分沉稳,这时候也是有些焦急,看着众人一段时间都没有想到什么有用的办法,不由看向南笙,问道:“南笙,现在麒麟城那边还没有什么有用消息传过来吗?”
珞瑶姬起身按着罗延石的肩膀,说道:“就说你是一个莽汉,你可算过要是派云豹骑围攻那人,最后能活下来几个,就算是杀了那人,可是云豹骑也被你弄成了残废。”
到了第二天傍晚,宁越靠躺在主帐中的软榻之上,罗延石等人都是焦急的围坐在周围,云豹骑中有着一定权限的带兵将领都是赶来这边。
宁越等人马上回营,七千云豹骑在营地就地驻扎,整个营地里都是洋溢起一股沉闷至极的氛围。
宁越就这样捧着盒子和*图*书,静坐了良久,最后他叹息一声,从盒子里取出神水晶碎片,整个人瞬时间从营帐里消失不见。
罗延石愤愤坐下,其余人不少低声议论,最后却都是没有任何办法。
中年武者言罢,从怀中掏出一个密封的金属盒子,将盒子交给了宁越后,再不发一言,转身就走。
宁越闻言,神色间难掩吃惊神色,再次跟护卫确认了一下,才抬头看向众多心腹,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内帐有事。”
云豹骑一方的将士闻言,神色都是愤愤,可是宁越重伤,他们也只能暂时隐忍,保持军阵不变,稳稳冲向拓跋龙海。
南笙闻言转头,也是一副头痛的神色,按下手中正在整理的消息,揉着额头回道:“最近一段时间麒麟城那边就像是封闭了所有消息一样,李寒孤那边的探子也是没有任何收获,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拓跋龙海是什么身份。”
拓跋龙海到了这时,见接收兵权的事情毫无把握进行下去,冷哼一声就飞身落下,带着百余骑又是不躲不避的赶回了入川城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