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神龙变
第七百四十二章 青园
毕竟,杨承烈出任北庭都护,除了要防范背面的铁勒十部之外,还要提防突骑施人的反水。他可以帮助吉达在濛池稳定下来,而吉达也可以帮助杨承烈,抵御突骑施,稳定安西西部地区。
杨守文笑道:“王兄,你这话从何说起?
杨守文和窦老实正说着话,忽听得青园里鼓乐齐鸣,焰火冲天。
武延基眼中的戒备之色,随之减轻许多。
按道理说,吉达这些人进出城,也需要盘查。
这顿酒,他早晚要吃……以前他不得入洛阳,而今回来了,怎地都要好生相处一番。
更不可能离开濛池。
一群勋贵子弟,则簇拥二人。
我刚从安南回来,并不清楚这青园还有如此多的规矩。不知可否烦劳阁下,通禀青园管事之人,就说我想请朋友来青园说话,能否予以通融?”
武延基所说的‘韦大兄’,是李显早夭之女,永寿公主的夫婿,甚得李显的重视,而今担任太子中允一职。
米娜走上前来,向杨守文解释。
那陈班头闻听,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
杨茉莉当然认得吉达,甚至是非常熟悉。
更有跨刀持枪的护卫在坊门外守护,防止宵小进入。
“哈哈,能吃能喝就好!”
而杨守文则愣了一下,朝米娜看了一眼。
“你是……”
吉达眼中的笑意,更浓。
而杨守文则带着裹儿离开了洛阳,前往剑南道,彼此间也就再也没有进行过联系。
“你是,窦一虎的人?”
在武延基的身旁还跟着一大群人,年纪都不算太大,一眼看去,基本上都是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还有一部分人,甚至尚未及冠,估计也就是十几岁的年纪。
“你叫什么?”
偌大武家,他看得顺眼的人也不过三两个,武延基算其中之一,另一个武延晖,则是新都公主的夫婿。总和图书之,他结交的武家人,都是和太子一系有密切关系的人。
青园在洛阳的地位,可见一斑。
只凭这个关系,杨守文对那窦老实就非常客气。
那窦一虎,是而今幽州大都督薛讷的大舅子,后来随薛楚玉来到洛阳,而今官拜羽林军将军。
米娜则招手,示意队伍中的那些扈从过来。
大约有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波斯人装束,牵着马,挎着弯刀。
这家伙莽撞、粗鲁,而起长相难看。
吉达点点头,然后看了米娜一眼。
米娜轻声询问。
吉达也很激动,只是他双手被杨守文抱住,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在!”
武延基快走几步,来到杨守文面前,一把便攫住了杨守文的手臂。
杨守文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便说道:“大兄,这里不是谈话之所,咱们先进城吧。”
他对米娜打手势道:兕子的威势越来越重,我听人说,他这次回来,一定会得到重用。
“若弘农杨氏族中没有第二个叫杨守文的话,那就是我了。”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青年,笑嘻嘻来到杨守文面前,拱手道:“杨大哥,可还记得哥奴?”
不过,杨公去了北庭,而我们如今的身份有些尴尬,所以我就劝阻阿史那没去登门拜访。”
门口,车水马龙,颇为热闹。
“小人窦老实,是窦将军门下。
杨守文愣了一下,朝一旁看去,就见那进出青园的人,都会持有一枚巴掌大的牌子,金银铜铁玉质地各有不同。这让杨守文有些尴尬了,没想到这青园,还有这般规矩?
这青园,横跨洛水两岸。
“王兄,我今日来,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与我一个许久未见的兄长说话。
以中桥为中线,占地约五百顷。
来来来,我正与大家说起你,你便来了……咱们今日,定和*图*书要痛饮一番。”
而在吉达身后的金发女人,正是那位波斯帝国最后的公主米娜。
此前将军几次和杨君交道,小人都跟随一旁,故而见过杨君。
而杨守文的鸦九剑,更是薛讷亲手相赠……
但必须承认,若得到了他的认可,就会倾心结交。
“青之,你好歹也是这青园的主人,可是青园自建成以来,你这还是第一次过来呢。”
杨守文的神臂弓,便是当年薛仁贵所有。
“我马上安排,青之只管做事。
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吉达一直在濛池协助米娜。
“窦君如今可好?”
可是现在,杨守文较之吉达,却要高出一些,但体型上,却比不得吉达那般粗壮了。
我那兄长,口不能言,怕是不好露面。若王兄方便的话,请给我安排一个院落。顺便,再帮我安排住所,让他们住进来。他们都是胡人,在洛阳只能依仗我,而我呢,现在也只好烦劳兄长。”
杨守文懵了!
吉达摇摇头,比划道:这件事交给兕子,他一定能够妥善解决。
这是一根大粗腿,若抱的好了,日后荣华富贵必不困难。
“正是,正是!”
米娜蛾眉轻蹙,旋即又放眉颔首。
米娜见状,不禁发出了感叹。
也是,他们在这洛阳城里,好像没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撞,着实吃了不少的闭门羹。现在,杨守文回来了,看上去还颇有权势。倒不如似吉达所说,便委托给他?
“公子放心,我这就派人过去。”
“诶,当初若非青之你出谋划策,何来今日青园之盛况?
且不说杨守文随手丢给了他一块金饼,单只是能够为杨守文跑腿,他就欢喜的紧。
杨守文认得对方,便是那永泰郡主李仙蕙的夫婿,前继魏王武延基。
而吉达呢?
“烦劳你派人辛苦一遭,去金镛http://m.hetushu•com城找我的扈从。
“我叫杨守文,北庭都护杨承烈之子。
而这时候,在门口当值的一名护卫,走上前来。
路途遥远,连杨守文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去何处。
杨守文也不啰唆,便牵着马走在前面。
“哥奴,你陪青之,去南山院吧。”
只是这几年来,杨君深居简出,很少露面,加之身高模样变化很大,故而刚才竟认不得杨君,还请杨君勿怪。”
她对杨守文印象不错,但此刻,看杨守文的目光里,却又多了几分期待!
紧跟着,那中门打开,从青园中走出一群人来。
米娜心里,有些波动。
更别说,杨守文和薛家的关系密切。杨家名下的蒸馏酒,在北地的销售,几乎全部是经由薛讷之手。从最初了代销,到而今的总经销,也使得双方关系越发紧密。
杨守文对窦一虎的印象不错!
阿史那·吉达!
说完,他又看向杨茉莉。
韦大兄也会过来!”
四只獒犬和大玉对吉达都不是很陌生,但因为那些波斯人的存在,四只獒犬依旧跟随在杨守文的身边,倒是大玉落在吉达的肩膀上,和他亲热了片刻,便展翅飞起。
为首一人,相貌俊俏,颇为儒雅。
也许……
武延基回头看了跟在后面的吉达等人一眼,旋即点头。
杨守文本打算等稳定之后,派人和吉达联系。
杨守文朝他点点头,便径自往城里走。
“阿史那去年曾派人来过洛阳一次,但听说你逃狱离开,所以非常着急。
杨守文一怔,便道:“在下,杨守文。”
“陈班头!”
他咧嘴憨笑道:“大郎君,你去了哪里?茉莉找不到你,很想你呢。”
除此之外,他和武家的关系,要么是不相往来,要么就是有矛盾和恩怨。
杨守文才走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本来他www•hetushu•com去年就想回来找你,可是濛池事务繁多,他脱不得神,一直到现在才得了空闲。
“那我们还要去找门路吗?”
他比划着手势道:兕子,你的力气越来越大,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
“回杨君的话,我家老爷而今能吃能睡,身体越发的健壮,比之三年前还胖了许多呢。”
从青园建起之后,他还没有去过。刚才米娜说,他们身份尴尬……也就说明,他们又难处,不好带他们回家。既然米娜把话都已经说开来,杨守文自然也不会为难他们。
而我们这次来,乃是为递送国书……这可不是一桩小事,你说杨君,真能帮上咱们?”
杨守文真没有想到,吉达会在洛阳出现。
他没有带吉达他们立刻回家,而是直奔青园。
等处理完了,再来与我吃酒……我在白鹭厅设宴,过一会儿请皇太孙过来,还有其他兄弟……你长年在外,难得相遇。如今既然回来了,定要与大家见上一见。
不过,在来到青园门口的时候,杨守文还是吓了一跳。
然后,让诸欢和王君毚二人立刻进城,到铜马陌等我回去。”
我们在十天前就到了洛阳,听说你在安南立下了赫赫战功,他总算是放了心。
“可是弘农杨氏的杨守文杨君?”
之前,吉达和杨守文的个头相仿。
杨茉莉,你怎么又胖了?
吉达等人也默默随行,看着人群中的杨守文,眼中流露出一份自豪之色。
不过,在听闻杨守文自报家门后,却露出了惊讶之色,脱口而出道。
杨守文点点头,便示意明白。
那护卫倒是客气,恭声道:“敢问公子,可有青园的名剌?”
这也是李显几个女婿当中,才干最为卓绝的人。
这也让杨守文非常高兴,冲上前和吉达拥抱在一起,并且不停的拍打吉达的后背。
米娜虽然还是不太放http://www.hetushu.com心,但既然能进入青园,倒不如试上一试。她来到洛阳之后,就听人说:若有难事,可访青园。如果连青园都无法帮你解决,那最好是收拾行李,离开洛阳。
“小人见过杨君。”
见到他们后,让十六和苏摩儿留守金镛城。传我的话,在金镛城都老实一点,不要给我惹是生非。
“大兄,你怎么回来了?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
说着话,武延基便拉着杨守文往里走。
杨守文这才松开了吉达,就见吉达那张冷峻若刀削斧劈一般的脸上,露出灿烂笑容。
杨守文不喜欢武家人,但是对武延基的印象不错。
只没想到,他还未派人前往,吉达就出现在了洛阳。
它向南,临近道术坊,向北,靠近玉鸡坊,面积宽广不说,更有坊墙为屏障,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封闭空间。大门口,是一扇高大的坊门,中门紧闭,两边开设小门。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为杨守文跑腿!
但由于杨守文的存在,那陈班头只扫了一眼,便摆手放行。
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这些年一直出家修行,何来这青园之主的身份?”
“可是,你与杨君毕竟许久未见。
两年多前,杨守文秘密出使安西,破坏了薄露的造反阴谋。之后,吉达和米娜,带着黄胡子们离开安西,返回呼罗珊召集那些忠于萨珊波斯王国的臣民,并且在去年初,率六万波斯人从呼罗珊迁徙到了濛池治下,随后很快在濛池站稳了脚跟。
“青之,你可算是来了!”
那护卫最初见杨守文没有‘名剌’,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虽然不能言语,但是凭借强悍的伸手,横扫濛池,协助米娜站稳脚跟。
杨守文话音才落,那护卫扭头就跑,把杨守文仍在了青园门外。
吉达道:兕子能否帮上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帮忙!
“杨君,端地好威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