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四十章 西山校场(三)
是的,工作汇报!
……
要知道,自他进入这棚子之后,所有举子都在有意无意的躲避他,好像怕惹来麻烦。
他知道,仆固不是汉姓,而是属于胡姓。仆固,又称仆骨,是漠北九姓铁勒之一。
辕门外的那一幕闹剧,他自然也看在了眼中,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古怪笑容。
奉先寺高台上,武则天正一脸不耐烦的听着薛楚玉絮絮叨叨的工作汇报。
杨守文一听,顿时头大如斗。
要不是为了小过,老子甩你!
“青之,看样子你真是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
“青之慎言,此圣人决断。”
玉郎君是这次武科主考,他怎会不来?不过,他现在奉先寺聆听圣人教诲,待会儿开始了,自然会出现。哦,还有一件事你要做准备,今次武科规则会有变化。”
她发现,这个当年跟在薛仁贵身边,敢和她呲牙咧嘴的臭小子,也变得畏畏缩缩。
想要找杨守文麻烦的人有不少,恐怕不止是梁王一家。
这句话一说,仆固乙李的状况也就清楚了。
难道说,武则天这是针对他才改变的规则吗?
王修福随着人流,牵马缓缓行进。
此时,太阳正冉冉升起。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杨守文这样的举子,似乎对武科和_图_书什么都不知道,便跑过来应试。
“一郎,谁吃饱了撑的,改变了规则?”
咚咚咚咚!
杨守文正在和窦一郎说话,忽然间有一种毛发森然的感觉,蓦地转身向辕门外看去。
换句话说,这仆固乙李就是人质!
不过,什么叫我不夺魁,就要找我麻烦?
杨守文一怔,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所以,九大姓首领就把自己的至亲之人送到中原,美其名曰学习汉家的文化。
“杨公子,你难道不紧张吗?”
杨守文清醒了一年多,对这个时代,也有了很多的了解。
薛楚玉连忙止住了汇报,躬身道:“臣,遵旨。”
武则天打断了薛楚玉的汇报,故意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杨守文看着仆固乙李,轻声道:“原来是金山都督。”
“五郎,差不多了,可以准备开始。”
这棚子,是专门为举子们准备。此次恩科匆忙,故而人数不似前三次的多,但也有三百多人应试。入辕门的时候,有十几个举子因为相貌丑陋,被拦在外面。
武则天朝高台右侧看了一眼,那里是李唐宗室成员。在众多人之中,她看到了一个坐立不安的身影。嘴角微微一翘,她突然招手,示意内侍上前和*图*书,“让安乐上来,陪朕说话。”
见杨守文朝他看来,那人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窦一郎有些哭笑不得。
可是骑射和步射……两回单独计算,也就是说,骑射两回必须要有一轮是三中三,而步射两回,其中一回必须是十中十,否则就会面临淘汰。这难度,可不小!
仆固世袭金微都督,也叫做金山都督。
怪不得刚才口气那么强硬,原来是他……那个历史上因为谈论武则天八卦而被杖毙的倒霉家伙。
我勒个去!
仆固乙李笑了,“公子此言差矣,金山都督乃是家兄,乙李不过是在洛阳混吃等死之人。”
他连忙起身,朝高台一揖。
“对了,今天玉郎君也来了?”
“去告诉他,朕只忍这一次。
杀了杨守文!
战鼓敲响,号角齐鸣。
仆固乙李?
武三思的脸色一变,下意识朝高台上看了一眼。
举重也就罢了,那是一个基本素质。
这金山,就是金微山的简称,在唐代又被叫做阿勒坦山,即后世新疆和蒙古国之间的阿尔泰山。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仆固氏族人,在中原也被称作‘朔野金山人。
这其中的缘由,杨守文懒得去猜,一个人坐在这里,默运那一口大蟾气,倒和图书也自在。只是他没想到,会有人来找他打招呼,所以心中不免生出了几分好奇。
他吞了口唾沫,露出一丝苦笑。
此外,骑射和步射的规则也有变化……步射为两回二十矢,中五为一合;骑射两回六矢,中三为一合。而后两者合数相加,满四合方可进入马枪比试……而且,进入马枪比试之后,与以往的规则也有变化,将会是一场混战,胜出者夺魁。”
“举重的合格登基,会提高一百斤,也就是四百斤,优秀则为八百斤。
……
就在杨守文闭目养神的时候,一个举子走过来,在他身旁坐下。
“变化?”
大家有的在交头接耳说话,有的则缓解紧张情绪。伴随着战鼓声传来,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振奋。身体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整个人都开始亢奋了。
武则天脸色一变,一双凤目微合,目光扫过高台两侧的文武大臣,最后落在了梁王武三思的身上。
他汇报的很细致,西山校场内的各处安全设施,都一一呈报。
内侍闻听,连忙顺着高台一侧的台阶跑下去,跑到了武三思身边,在他耳边低语。
那人看年纪,约在二十出头,浓眉大眼。
里面的弯弯绕绕很多,现在就连杨守文也有些和*图*书不敢保证,一定就可以在比试中夺魁。
九大姓领兵在外,太宗也不见得放心。
呜——
心里,却生出一丝警觉。
之前辕门外被小吏刁难,刚才那一丝丝的寒意……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似乎预示着此次恩科,不会如他想像中的简单。看起来,还需要打起精神应对才是。
杨守文回身,展颜而笑。
由此开始,所有举子都变得紧张起来。
这态度要表现出来,不管武则天是否能够看到。
再有类似的小动作,休怪朕翻脸无情。”
他说着话,退了下去,高台上又只剩下了武则天一个人。
杨守文睁开眼睛,诧异向那人看去。
窦一郎道:“青之,怎么了?”
看样子,那位‘慕容玉’没有骗我。
到时候你杀了杨守文,自然会有人设法掩护你。你参加武举,说穿了是为了日后前程。梁王虽然势大,但在朝堂上孤掌难鸣,能给你多大帮助?你好好想想。”
你特么的,老娘想看热闹,想看那杨守文如果夺魁,知道李过的身份后会是什么表情。你居然和我说校场门口有多少人守卫?这个臭小子,可是越发不可爱了。
皇太孙?
唐太宗贞观二十年,铁勒九大姓首领率部归降。太宗因担心这些胡人居住长安,会和_图_书影响到长安的安危,于是令九大姓仍居住在原地,并且还开设了羁縻州制度。
“在下仆固乙李,久闻杨公子大名。”
他肤色有些发白,头发略微有些卷曲。年纪轻轻,却有一部络腮胡子,令他平添几分威武之气。
“此次恩科,规则会有变化。
杨守文长大了嘴巴,有些吃惊。
这皇家的人,果然是霸道……拜托,现在是你们求我帮忙,结果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他下意识把手臂向身体贴了两下,感受到了手臂上传来的硬度,心中顿时变得火热。
“哦,没什么!”
至于混战,那就更说不清楚了。
阳光照在那高台上,仿佛给那个看上去垂垂老矣的女人平添了一层金色的光环。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那家伙是谁?”
一鸣惊人还是前途暗淡,只看接下来的比试。
窦一郎道:“你居然不认得皇太孙?”
他心中暗自念叨,眼中也旋即流露出一丝冷意。
辕门外,举子们鱼贯而入,看不出任何端倪。
这规则,可是比前三届的规则要复杂的多,也难很多。
就在这时,一个内侍匆匆走来,在武则天耳边低语两句。
杨守文坐在棚子的一隅,安安静静,仿佛已经睡着。
慕容玉的话语,在王修福耳边回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