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六十四章 苗军(上)
……
刹那间,喷涌的血柱与金黄色的圆月一道,于山野间勾画出一幅极为诡异的画面。山风乍起,将半空中的血柱吹得摇摇晃晃,四下飞溅。猩红色的血雾染红了月光,染红了天空,染红了周围每一双迷茫的眼睛。
“就是,他能在张军师身边走动,听到的东西,肯定比咱们多!”
据传很久以前,有一个睿智的军师叫诸葛,他打败了群山之王,没有给大山带来毁灭,却给山民们带来了麦种和锄头。所以军师在山民们眼里,就是仅次于大土司和大祭司的存在,一言一行,都拥有无上权威。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短促的鼓声炸起,“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单调的锣声相和。然后则是号角声,踏歌声,吟唱声,以及山间夜风吹过密林时发出来的共鸣。
然而,在老兵阿达眼里,自家军师的权威,却打了极大的折扣。只见他用力伸了个懒腰,撇着嘴悻然补充道:“军师,那姓张的汉人也配?!在武昌城外,大土司下令将他们的同族全都活埋的时候,他在旁边看得可是比任何人都要开心!这种连自家祖宗是谁都不认得的玩意儿,说出来的话有多少信用?还不跟屁一般,放过就忘?”(注2)
其余的诸苗,们闻听,立刻纷纷出言反驳,“阿达,你说什么呢?孔松麻线可不是一般的麻线,他会说汉人的话,还给张军师抬过滑竿!”
几名被推选出来最强壮的山民,抬着一头浑身漆黑的水牛快步冲上。在对着密林的一处石台前,双膝跪倒。一位头上粘着无数羽毛,颈部挂着上百颗野兽牙齿的长者,则快步从大祭司身畔急冲而至,守中利刃猛地向前一捅,就在壮汉http://m.hetushu•com们的肩膀上,戳破了水牛的心脏。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号角声再度变得悠长而右苍凉,山民们对着圆月拜下去,再拜,再拜,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无比的虔诚。
飞山蛮大土司杨正衡官居湖广行省右丞后,“光荣”战死。其子杨通贯被朝廷赐名为杨完者,从义兵千户,到湖广湖广宣慰司副都元帅,到浙西宣慰使、骠骑将军,江浙行省右丞,官职如天空中满月一样迅速高升。而诸苗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六万余青壮战死,一万余青壮不知所踪,还有三千多青壮瞎眼缺胳膊断腿儿,在山间靠着野菜和野果苦捱余生。
“孔松麻线的说法,未必做得准。他还不得听冯南小锣的!”夜幕中,另外一个苍老声音幽幽地响起,听在人耳朵里格外沮丧。
他们原本不属于一个山头,彼此之间也从没认为是同族。但蒙元官府的数车绸缎,却让他们从此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苗军”。
数点暗黄色的篝火,在山巅跳起,宛若天空中的星星,彼此之间遥遥地练成了一长串。悠长而又低沉号角声,紧跟篝火的跳动在山岭间回荡,“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像祖先们的灵魂在呼唤,抚慰着山坡上那一颗颗不安的心脏。
仿佛受到号角声的指引,金黄色的月光从半空中洒下来,照亮山民们赤裸的上身,还有腰间悬挂的各色骨头饰物。有的骨头已经年代久远,表面被磨成一层暗黑色,很难分得清其部位和来源,有的骨头饰物,却闪烁着刺目的惨白,边缘处,隐隐还泛着殷红。
所有山民,都像喝醉了一www.hetushu.com般,随着声音扭动身体,晃动脑袋,手舞足蹈。刹那间,忘记了山间的潮气,忘记了故乡的模样,忘记了一路行来失去的兄弟袍泽,忘记了原本该记住的一切一切,眼睛里,只剩下了血一样红。
万山之王,是他随口编纂出来的。事实上,按照孔松麻线的说法,应该是湖广平章政事。但孟丹不觉得正事歪事有什么可干的,僚人属于大山,故乡那数不清的山头,才是无价之宝。至于平原和城市,那是汉人和蒙古人的地方,僚人既住不习惯,也不知道如何去适应。
建德多山,地形像极了他们的故乡。建德的星空低矮,月光明亮,也像极了他们的故乡。只是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只有在满月到来的那天,他们才能让自己暂时平静下来。这一天,各寨各洞的祭司,还有朝廷给他们指定的大祭司,会举行盛大的拜月祭奠,向祖先们奉上牺牲,向诸神献上宝物,换取祖先和诸神对他们的庇护。
他们在常年征战中,学会了从尸体上搜捡财物。他们在常年征战中,学会了从百姓家强征吃食。他们无师自通,学会了互相欺骗,互相背叛,互相猜疑。他们跟在杨家少主人杨完者身后,将所过之处,抢成了一片白地。然后嬉笑而去,不在乎身后那一双双绝望的目光。
他们每天都焦躁不安,恨不得用同伴的血来浇灭心中的怒火。他们从红巾军的尸体上剥出完整的骨头,做成各式各样的饰物和法器,却无法赶走身后的冤魂,让自己得一夕之安宁。
小锣、麻线、阿哥,是军中的掌权者。相当于官府那边的千户、百户和十夫长。而军师,在“诸苗”们的母www.hetushu.com语里,却跟汉语是一样的意思。
“阿哥,这一仗打完过后,咱们就可以回家了么?”疯狂的仪式结束后许久,在山脚下某处阴影里,响起了一个孱弱的声音。
他们原本渔猎为生,根本不知道战争为何物。但是飞山寨的土司杨正衡的振臂一呼,却让他们拿起了各式各样的武器,从此永远告别了自己的故乡。
但是,族长、寨主、洞主和祭司们,却说这是神明的指示。只有追随着杨土司父子,打败山外所有的敌人,神明才会继续保佑他们,让田地里的谷物顺利生长,让山间母兽顺利孕育小兽,让各山各寨能继续繁衍生息。否则,神明就会降罪,让天落野火,地出黑水,妖魔鬼怪行走于山间,将所有寨子碾为平地。
忽然间,坐在最高处火堆旁的大祭司睁开了眼睛,将手中拐杖向着不远处的密林戟指。周围所有牛角号,便在这一瞬间换了另外一种急促旋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哇呀哈哈哈无啊哈哈!”“哇呀哈哈哈无啊哈哈!”“哇呀哈哈哈无啊哈哈!”周围的其他各级祭司们,同时高声唱和。举着各类骨器,在火堆旁翩翩起舞。
大祭司在号角声中,缓缓走向已经气绝的水牛。拿起另外一把尖刀,割开水牛的肚子,掏出里边的内脏,念念有词。半晌之后,他猛地将头抬起,冲着夜空喊出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咒语,“哇呀哈哈哈无啊哈哈!”
“哞——”垂死的水牛发出一声极为短促的呻吟。旋即,四蹄抽搐,热血顺着刀口喷涌而出。抬着水牛的壮汉们,则完全凭借自身力气,控制住水牛的挣扎。将刀口始终对准头顶上的圆月。
八月十五,hetushu.com建德路白起岭,数万湖广山民带着狗头面具,对月而拜。
注2:苗军不止是苗族,元朝官府对征召而来的各族山民,都称为苗军。其中杨完者这一支战斗力和破坏力都最为强悍。
他们的荷包越来越鼓,但灵魂越来越沉重。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掉,也不知道眼前的日子,何时才到尽头?!
“诸苗们”从没违背过族长和祭司的意思,他们只能掩埋掉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伙伴,从敌人的尸体上拔出刀,从血泊中捡起弓箭,继续跟在杨氏父子身后东奔西走。从武昌杀到安庆,从安庆杀到信州,从信州杀到衢州,然后再由衢州杀入建德。
血肉腐烂后的气味,当然不会太美妙。然而山民们却不觉得白色骨头饰物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有何怪异。在山坡上各级祭祀的带领下,他们不断对着月光顶礼膜拜。腰间的饰物也随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彼此相撞,“哗啦啦,哗啦啦”地响个不停。
注1:张昱,元末大才子。苗军首领杨完者闻其名,聘请其为幕僚。苗军军纪败坏,所过之处,对地方祸害“比红巾尤甚”。“苗蛮素犷悍,日事杀掠,莫能治”;“苗军素无纪律,肆为抄掠,所过荡然无遗”;嘉兴城经杨完者苗军之乱后,“城中燔毁者三之二,民遇害者十之七”。但张大才子对此皆视而不见。并且每每作诗,讴歌杨完者的盖世武功。杨完者败亡后,张昱归隐。朱元璋征召其出山,他嫌朱元璋出身寒微,婉拒。朱元璋见他年老,随口说了句:“可闲矣!”便厚赐遣还。张昱此后便自号可闲老人,打这朱元璋的“口谕”,四处招摇。高寿八十三岁无疾而终。
“可不是么,张军师懂得占卜,用龟壳就能算出敌www.hetushu•com军的位置来!”
数年来,“诸苗”们用自己的鲜血,浇灭了江南一处处反抗之火,也用自己的鲜血,染红杨家父子身上的锦袍。
那些官老爷们,没功夫分辨苗人、僚人、僮人、洞徭、吴蛮和黑齿,统统给他们安了一个名字,诸苗。然后就让族长、祭司们,带着他们追随于飞山土司杨正衡父子身后,杀出了群山。
当如水月光洒在他们赤裸的胸膛上之时,每一名“诸苗”,都觉得自己好像被洗干净一般,从身体到灵魂都变得轻松。然后,第二天早晨,他们再捡起刀,跟着族长和祭司们,追随着杨土司的战旗,扑向下一个目标。
从山区杀到平地,从平地再杀入武昌城。然后再随着杨家父子,转战千里。死掉一批,再从故乡的群山中征募一批。征募一批,再死掉一批,然后再征募一批……
“应该可以了吧,听孔松麻线说,打赢了这仗,杨土司就能升任万山之王。他都做了万山之王了,怎么可能不回去看看!”被称作“阿哥”的十夫长孟丹睁开眼睛,用身边族人们能听懂的方式,低声抚慰。
他们现在的军师叫张昱,据说是个绝世智者。不久以前,大伙将数万红巾军骗进树林中活活烧死的妙计,就出自此人之手。所以很多新兵都觉得此人已经得了诸葛军师的真传,无所不能。说出来的话当然也肯定可以兑现。(注1)
“啊啊哦,嗷嗷,啊喔,哇哦喔喔喔——”所有山民都跳了起来,一边叫喊着,一边模仿出各色野兽的动作。或者为巨熊,或者为野狼,或者为花豹、老虎以及别的捕食者,冲着密林张牙舞爪。
他们原本居住于湘西大山中,与周围各族很少往来。但是四年前蒙元朝廷的一纸诏令,却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