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八十三章 歧路(下)
“这?此话当真!”在座的常州军文武,俱是微微一愣,追问的话脱口而出。
“这次出兵仓促,老窝那边很多东西都没准备好。万一被贼人所趁,咱们就有些进退两难了!”王克柔却不知道刚刚发生在常州军内部的争执,见张士诚迟迟不肯回应,还以为此人是跟自己见外,笑了笑,继续补充,“所以呢,既然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小弟我就准备返回镇江去了。一方面根据最近战场上所收获的心得,把手底下的兵马好好整顿一番。另外一方面,也能替老哥你看着点儿身后,让你放心地跟鞑子周旋!”
吴地自古就是鱼米之乡,饮食文化甚为发达。再加上张士诚如今正春风得意,从没考虑过量入为出。因此这顿酒席,极尽奢华之能事。把个王克柔吃得眉开眼笑,几度差点咬了自家的舌头。
“这话有理!!”王克柔先是举起酒盏跟张士德碰了碰,然后一边慢慢细品,一边笑着解释,“黄先生,蔡先生http://m.hetushu•com,还有九六,你们说得肯定有道理。我在这之前,也曾经起过同样的念头。但我昨天,却听到了一个消息。大总管又开始整军了,先前的五个军,都要扩编为厢,朱总管叫它为军团。并且王宣的黄军,已经直接在山东改编为第六军团,总兵力接近七万,军械粮草供应,都与其他五个军团一模一样!”
“啊?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怪我,怪我!”张士诚立刻朝自己脑袋上狠拍了一巴掌,大声道歉。随即,用另外一只手拉住王克柔的胳膊,大声说道,“湖州城归谁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今天难得兄弟你有空来,咱们一定要好好喝上几十大碗!”
最近一段时间忙着筹划自立门户,他们还真没怎么关注淮扬那边的变化。只知道朱重九、徐达和胡大海三个都杀过了黄河,与脱脱、雪雪、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四将在泰山脚下杀了个难解难分。却不和-图-书知道,在放手与脱脱恶战的同时,朱重九居然还有精力来重新规划他的淮安军!
“张大哥,张大哥你真是太客气了!”王克柔无奈,只好跟着张士诚继续往军营深处走。
“你小子别装,都是当年推盐包的弟兄,咱们谁还不知道谁?”张士诚却不肯松手,继续拉着王克柔,大步流星往军营里头走,“你放心,今天你喝倒了,我派八抬大轿把你送回去。如果你愿意住哥哥我这儿,我找四个美人儿来给你暖床。放心,全是没被碰过的清倌人,绝不会拿残花败柳来糊弄你!”
注1:湖州因为特殊历史原因,府城内分为两县。乌程和归安都是治所。
“那怎么行?你把我张九四当成什么人了,居然厚着脸皮从自家弟兄手里抢地盘?”张士诚也突然客气了起来,死活不肯接受对方的大礼。
“这,这,兄弟,兄弟你真是太,太客气了!”张士诚的脸皮再厚,听到此处,也惭愧得两颊涨血。大手在身前搓http://m•hetushu•com了几下,结结巴巴地回应,“那湖州是你带着弟兄们舍生忘死才攻下来的,哥哥我怎么好意思白拿?你尽管放心回镇江,湖州随便留两三百人就行。我另外派两千兵马去归安县替你看着。等你什么时候腾出手来了,我的人马再撤回来就行!”(注1)
太丢人了,真是太丢人了。自己这边先前还在悄悄地谋划,如何摆鸿门宴,吞并人家的队伍和地盘儿。谁成想,人家王克柔自己主动把地盘送上门来了?!两相比较,谁君子谁小人,一目了然。
“不可,不可,张大哥麾下的兵马也不充裕。况且小弟我也不懂治理地方,还不如直接把湖州城给了你!”王克柔闻听,立刻用力摆手。
饭桌上,宾主谈得也十分融洽。除了最近一段时间各自于战场上的收获之外,还共同展望了天下大势,都坚定地认为,大元朝已经日薄西山了。纵使有神仙帮忙,也不可能再度获得中兴。
“我这点酒量,哪是哥哥的对手?和_图_书”王克柔被扯得踉跄了几步,笑着摇头。
“正是此理!”蔡彦文与黄敬夫二人向来是心有灵犀,端起一盏酒,笑呵呵地补充,“虽然两位将军身处江南,但只要能断了蒙元朝廷的粮食供应,大都城那边,就不可能继续募集兵马南下。无形当中,亦是帮了朱总管一个大忙!”
眼见着二人兄友弟恭,推让个没完。常州军长史黄敬夫心中大急,轻轻咳嗽了几声,然后笑着打岔,“主公,难道你不请王将军进营中坐坐么?这大冷天的,都堵在辕门外说话总不是道理!”
“蒙元的漕粮,半数为江浙行省供应!”见张士诚和王克柔两个说来说去,始终都没涉及到正题。黄敬夫心里头着急,找了个自认为恰当的机会,大声插嘴:“而南面的处州、温州山多地少,物产并不丰富。所以只要主公和王将军合力拿下杭州,就等于卡住了蒙元朝廷的粮袋子。稍微将手收得紧一些,就可以令一粒米都不会再运到大都去!”
“这……”张士诚和m.hetushu.com他麾下的众文武俱是一愣,脸色慢慢开始发红。特别是李伯升、吕珍等以前与王克柔交往颇多的武将,简直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何必骗你们?!”王克柔又喝了一大口酒,脸色因为酒精的刺激,现出几分温润的微红,“所以我琢磨着,干脆参照王宣的办法,直接带着麾下弟兄们并入淮安军算了。要不然眼瞅着被人家越落越远,将来主动送上门去,人家也不愿意要了!”
须臾来到中军帅帐,张士信和张士德两人,早已提前在里边安排好了宴席。大伙分宾主落座。王克柔的亲兵,也被张士诚的女婿潘元绍带进了军营内,在紧靠着中军帅帐的位置另外设酒席款待。
“那是自然!俗话说,皇帝也不差恶兵么?”张士德迅速接过话头,将酒盏转向王克柔,“所以我想多一句嘴,王家哥哥其实不急着现在就返回镇江。咱们两家兵马合在一起,先把杭州给端下来。待分了杭州城内的钱粮,王家哥哥你再整顿兵马,也会容易许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