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满江红
第十六章 血祭(二)
“对,去抓他。把他揪出来,问问到底是什么意思?大总管昨天刚刚咽气,他今天就敢坏了心肠!”
众人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被潘癞子的话一激,立刻露胳膊挽袖子,发誓要跟朱屠户分个是非曲直。
“朱总管供着咱们吃,供着咱们喝,还供着底下弟兄的粮草器械,咱们别给脸不要脸。”见众人的气焰被自己打了下去,丁德兴顿了顿,继续说道,“甭说大总管生前,已经把印信交给了他。就是不交给他,你们其中任何人能拿得住么。你们谁手中那俩半人儿,还能挡住第二军倾力一击?”
第二天一大早,朱重九的亲兵团长徐洪三带着五十余名近卫,用一口连夜赶制出来的金丝楠木棺材将芝麻李装殓了起来。抬到淮安城内唯一的一所明教寺院的偏殿内,按教中规矩停尸七日,以供明教高人和弟子们诵经超度。
“你,你,你……”众人被他说不出话,大口大口地直喘粗气。
这一夜,注定很多人辗转寤寐。
“丁兄弟,丁兄弟慢走!”赵君用见势不妙,赶紧快速追了几步,从身后拉住丁德兴的衣袖,“丁兄弟,你到哪里去?”
这几句话,可是说得太直接了,直接到了不加任何掩饰的地步。如果众人此刻惹恼了朱屠户,引发了红巾军内部火并。各自手下的残兵败将全都加在一起,也不是淮安五支新军当中任何一支的对手。而朱重九想要诛杀他们,根本不需找太多理由。一个大敌当www.hetushu•com前,惑乱军心,就足够砍他们所有人的脑袋。
“看,看什么?看尔等勾心斗角么?丁某没那个兴趣!”丁德兴狠狠瞪了赵君用一眼,再度将双方的距离拉开。“姓赵的,你最好把自己的小心思收起来。这世上不止你一个聪明人,只是人家肚量大,不想跟你较真儿而已。否则,你赵某人脑袋,早就挂城墙上去了!保证没人替你喊冤!!”
他手里有千余亲兵,都是一等一的精锐。如果也都倒向淮安军那边去,别人可更是没有翻盘的指望了。想到此节,赵君用赶紧又追了几步,低声求肯道,“丁兄弟,丁兄弟,你听我说。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急。多,多看看,未必,未必有错处。也许,说不定,就能看出人的好坏来呢。免得,免得将来大伙想后悔没地方买药吃!”
“老子既然把话说到了明处,就不会做那小人!”丁德兴狠狠瞪了赵君用一眼,大声回应,“但是尔等也好自为之。即便泥人也有个土性子。真的把朱总管撩拨急了,就算他看在大总管的情面上不明着动手,他只要把你等赶出淮安城去,断了粮草。还东路红巾的总瓢把子呢,谁有本事不让脑袋被人割了去,我丁德兴姓你们的姓!”
刚刚入秋没多久,天气还非常炎热。因此徐洪三特地派人从火药作坊里推来了冰块和木盆,将偌大的偏殿内弄得如冰窟窿般凉爽。
“怎么可能没说!”彭www.hetushu.com大一拳砸在寺庙柱子上,把殿梁震得瑟瑟土落。“但是也得管用才行!姓常的只肯买朱屠户一个人的账。任我跟癞子两人磨破了嘴皮子,却是连条舢板也不肯给!”
“他不会来吧!毕竟他是一军主帅,要管着十几万人呢!”赵君用迅速朝周围看了看,声音好像在不经意间转高。
“不就是一员鞑子上将的人头么?”丁德兴回头看了看赵君用,不屑地撇嘴。“丁某替朱总管取来便是。即便不成,丁某死在对岸罢了。总好过再看尔等这幅嘴脸!”
尽管如此,赵君用等人对于朱重九没有亲自前来给芝麻李守灵,依旧非常愤怒。待徐洪三带着近卫们前脚一走,后脚立刻就将彭大拉到一盆冰块旁,小声嘀咕道:“你昨天不是说要亲自去找少帅么?怎么还没动身?不用再跟朱兄弟打招呼了,你看他忙得连面儿都顾不上露一个,哪有功夫管你私底下去干什么!”
虽然不服朱重九接了芝麻李的衣钵,可谁也无法否认,在场所有人的性命,都是人家朱总管救回来的。如果朱屠户当初真的包藏祸心的话,完全可以借助王保保的手,将他们全部剪除。然后再打出给芝麻李报仇的旗号收复失地。什么徐州、宿州、蒙城,全都顺理成章的被淮安军收入囊中,比现在从芝麻李手中接过印信轻松得多。至少,一群死人没法站在这里吱吱歪歪。
“你以为我想等他啊?!”彭大不光个头大,脾气大,和*图*书嗓门也大。立刻竖起眼睛,瓮声瓮气地嚷嚷,“我昨天去码头上找船,管水师的那个姓常的混账,居然说,居然说民船早就都派光了。如果想要调用战船的话,除了朱屠户的手令之外,谁的话他都不会听。”
“丁某刚才听着大伙说话,可是有条理得紧!”丁德兴冷笑着回应了一句,继续大步流星朝议事堂方向走。
“要去就赶紧去,谁不去,就是他孬种王八蛋!”正叫嚷地得热闹间,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断喝。“要是没哪个胆子,就别在这里充大头蒜。这里是灵堂,不是他奶奶的戏园子。”
“该死!”赵君用低声骂了一句,梗着脖子做义愤填膺状。“老彭你别急,等会儿我跟你一起去的淮安军的议事堂去堵他。我就不信了,李大哥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敢连少帅的死活都不管。”
“你,你……”众人被骂的面如土色,抬起手,指着丁德兴的鼻子,结结巴巴地反驳,“我,我们只是,只是看不惯,看不惯姓朱的凉薄。谁,谁想从他背后下刀子了?!”
“你们还知道大总管尸骨未寒?!”被唤作黑丁的亲兵统领丁德兴横了众人几眼,继续撇嘴冷笑,“昨天是哪个当着大总管的面儿,答应今后唯朱总管马首是瞻的?大总管刚刚闭上眼睛,你们就想把说出来的话吃回去,就不怕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半夜去找你?!要是你们有本事顶住外边那三十万大军也罢,都成了丧家之犬了,不想着怎么协助朱总m.hetushu.com管对抗蒙古人,反倒比赛从他背后下刀子。真的把朱总管放翻了,让脱脱打过来,你们谁能保证自己落到个好下场?”
“他今天要是敢不来,老子,老子就带兵去抓他!”潘癞子刚好铁青着脸进门儿,听了众人的话,立刻张牙舞爪地说道。
众人闻听,立刻将愤怒地眼睛转向了说话者。只见芝麻李的亲兵统领丁德兴手按着刀柄,毫无畏惧地跟大伙对视,黑锅底般的面孔上写满了不屑。
当即,先前有几个叫嚷得最欢的“老人”,就彻底变成了哑巴。将身体缩到柱子后,生怕被人记住自己的面孔。赵君用、彭大和潘癞子三个虽然还不甘心,可先前闹事的底气,完全建立于认为朱重九不敢翻脸杀人的基础上。此刻听丁德兴说得狠辣,立刻就不敢再赌下去。咬着牙互相看了看,小声嘀咕,“我等,我等不过是心里头难过,凑在一起发泄一下罢了。大敌当前,谁还会真的去给朱总管添乱?黑丁,你有本事,就去朱总管那揭发我们。看看他不会赐给你一官半职。”
“他凉薄?他要是凉薄,当初就不用冒着被火炮轰死的危险,去芒砀山救咱们!”丁德兴一巴掌将伸到眼前的手指拍开,继续大声唾骂,“只要装作找不到人,用不了三天,咱们就得饿得连兵器都举不起来。届时,王保保一刀一个,杀个干净。倒也省得现在来淮安城里头浪费别人的粮食!”
“黑丁,你什么意思。大总管尸骨未寒,你就打算改换和-图-书门庭了么?”众人被他看得心虚,跳着脚,大声指责。
说罢,狠狠地一推刀柄,扬长而去。
“我才不去呢,好像我要求他一般!”彭大气堵着胸口,撇着嘴回应,“俺老彭今天就在大总管的灵堂里等着他。当着大总管的面儿问一问,他到底给不给派船。”
“你没跟他说是去找少帅么?”赵君用皱了皱眉头,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你,你不信我。至少,至少也等大总管过了头七!”赵君用骂得不敢再追,站在原地,大声叫嚷,“至少,也让他兑现了昨天下午的誓言。否则,他在大总管灵前说的话,都可以吞下去。谁能怎么保证他将来会怎样对待咱们?!”
“自然是到朱总管那边去报到,然后听他的调遣!”丁德兴用力甩开赵君用的手,心里头一百二十个厌恶。“昨天大总管临终之前,丁某答应过他老人家,从今往后唯朱总管马首是瞻。别人可以把说出的话当个屁再吞回去,丁某却知道自己是个爷们,说出来话来如白染皂!”
“你,你……”众宿老被气得嘴斜眼歪,却是谁也没有胆子再多说一句废话。
“大伙,大伙部队都是伤心过度,乱了方寸么!”赵君用被说得老脸一红,讪讪地解释。
“他能有什么鸟事?!”不光是彭大,其他几个萧县时就追随芝麻李的老人,也气得两眼冒火。“鞑子的战船,早就被他给轰干净了。哪还有力气过河!他分明是故意不想露面儿,亏得大总管还把衣钵传给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