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满江红
第十五章 血祭(一)
所以,想要让朱重九当不了大伙的共主,只能采用各种迂回的方式。比如抓住他在芝麻李遗骸前的激愤之言做文章,逼着他去兑现。而一旦他兑现不了承诺,就是蓄意欺骗死人。既然他朱重九连已经死去的芝麻李都会欺骗,那他在芝麻李生前的种种行为,则更是包藏着许多不良居心。如是种种,日削夜割,用不了太久,朱某人的形象就会轰然倒地。不用大伙去抢,他自己也只能将李大总管留下的印信拱手交出来了。
“毛贵有情有义,在大事上向来不糊涂!”赵君用迅速接过彭大的话头,低声补充。“况且他还是咱们萧县的老兄弟,鞑子最初悬赏捉拿的徐州八大寇里头,也有他一个!”
火已经成功点起来了,不用再烧。再烧,就过而不及了。眼下脱脱在淮河和黄河对岸,驻扎了大军三十余万。而朱屠户能调动的,不过是淮安四个军,满打满算十万来人马。除非他豁出身死名灭,主动带兵过河找脱脱决战,否则,怎么可能,在七天之内杀掉一名元军大将?而一旦因为他朱某人的承诺兑现不了,导致了芝麻李无法顺利如期下葬的话,届时,无须任何人煽动,愤怒的红巾弟兄,就能用吐沫星子将他活活淹死!
二人相交二十余年,早在萧县起义之前,就已经义结金兰,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如今芝麻李丢下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自己先走了,让他老彭怎么应付得来?!
http://www.hetushu.com而,生前是生前,死后是死后。
“俺跟你一起去,反正俺小潘手下那点儿兵马,留在淮安城也帮不上朱总管的忙。不如分散出去找人,也算物尽其用了!”潘癞子不甘人后,红着眼睛补充。
当夜八人领着数千流民夜夺徐州,不久后张氏三雄战没。今天芝麻李又英年早逝。八人中间,正好还剩下他、彭大、潘癞子和毛贵四个。于情于理,剩下的四个人都有必要齐心协力,照顾芝麻李的后代周全。
特别是赵君用,简直是哭得痛断肝肠。不断地以头抢地,很快,额角上就淌出了鲜血,顺着眉梢、眼角,淅淅沥沥淌得满脸都是。
“李大哥,想当年,你带着我们兄弟几个,以两筐芝麻烧饼起兵……”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赵君用再度扑回芝麻李病榻前,且泣且诉,眼泪混着血水从脸上滴滴答答往下流。
至于在寻找芝麻李后人这件事之上,还能不能附带一些其他东西,就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反正萧县弟兄们拼死拼活打下的基业,不能稀里糊涂地就落进外人手中。
“他敢!”彭大把通红的眼睛一瞪,咬着牙发狠。“大总管所有东西都给了他。他要是说了不算,休想让老彭听他的调遣。”
“少帅当然要找回来!”彭大立刻接过话头,瓮声瓮气地补充,“老赵你留在淮安,继续盯着,继续帮朱总管对付元兵。俺老彭立刻就出发,悄悄潜回和_图_书睢阳那边。我就不信了,当时少帅身边,那么多亲兵,就没剩下一个活着的!”
聪明人在世界上向来不缺,听了大伙的承诺,赵君用立刻止住了悲声。抬起手在头上胡乱抹了两把,顶着一脑门子的血迹,抽泣着说道,“大哥身后,就,就留下这么一点骨血。咱们这些老兄弟,当然一定要竭尽全力将孩子找回来。否则,否则,待我等都百年之后,大哥,大哥的墓前,连个上香火的人都没有。他,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岂能,岂能不觉凄凉!”
“大哥,你放心。俺小潘只要一口气在,就一定把嫂子和侄儿给您找到。将来谁要是敢亏待了他们,俺小潘就跟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最干脆的还是潘癞子,直接就对着芝麻李的遗骸发起了誓。
然而,以芝麻李的威望和仁德,大伙也不好在他尸骨未寒之际,公然推翻他的遗命。那样非但会令天下豪杰耻笑,也得不到城中大多数非淮扬派系的红巾弟兄支持。
想到这儿,赵君用的眼神又是一闪,再度哽咽着说道,“给大总管报仇,也不是朱总管一个人的事情。但事关大总管能否位列仙班,我等自然会记得从旁催促,免得朱总管军务繁忙,说过的话,转眼就给忘记了。”
在他们看来,但芝麻李临终前将整个东路红巾交托给朱重九的举动,却实在有些不公平。论资格,赵君用、彭大、潘癞子和毛贵等人,谁不比朱重九来得老?论威信和战功http://m.hetushu.com,四人这两年也曾经多次将官兵打得屁滚尿流。虽然眼下朱重九的实力最强,那也是他朱重九偷奸耍滑,故意将队伍拖在了后边的缘故。如果淮安军主力当初也去了睢阳,洪水一来,未必能比别人多剩下多少。
芝麻李对兄弟义薄云天,芝麻李对属下人亲若父子,芝麻李将大伙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奋起反抗。芝麻李手把手地教导大伙练武,打仗,手把手地教大伙如何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如何痛痛快快活着……他的好处,几天几夜都说不完。他就这样撒手去了,还有许多事情没来得及做,没来得及交代清楚。让大伙如何不去回忆,如何不会悲痛莫名?
“大哥,大哥,你怎么能这么就去了!你带兄弟我一起走吧!咱们,咱们红巾军,不能没你啊!”另外一名红巾军宿老,始终追随在芝麻李身侧的彭大,也是痛不欲生。
“咱们仨联名给毛贵去个信儿,他手下弟兄多,说不定能帮上一些忙!”赵君用回头看了看彭大和潘癞子两个,快速提议。
芝麻李只要还活在世上一天,就没人能利用他的儿子做文章。但芝麻李今天突然撒手西去了,临行前还做了一个非常不尽人情的抉择。那,他的儿子就很有必要被尽快找出来,继承其父“遗志”了。
“呜呜……”病房门从朱重九背后关紧,房中的人,哭得愈发响亮。
芝麻李的原配早亡,儿子乃是妾室所生,今年三月份才刚刚抓过周,非常聪明http://m•hetushu.com伶俐。所以芝麻李对这个儿子极为喜欢,即便行军打仗时,也不忘了将其与其母一并带在身边。结果五月份那场丧心病狂的大洪水,将十余万红巾弟兄吞噬殆尽。芝麻李的小妾和儿子也在混乱当中,不知所踪。
萧县两个字,被他咬得格外重。彭大和潘癞子两人闻听,立刻就心有灵犀。咬了咬牙,先后说道,“你讲得对,他毕竟也是咱们萧县出来的。”
“是啊,这么多双耳朵听着呢!”周围几个萧县起义时就跟在芝麻李身边的“老资格”,互相看了看,也纷纷开口。
“大哥!”“大当家!”“大总管!”闻听此言,病房中许多人的目光都是一闪,纷纷收起眼泪,大声承诺,“您尽管放心!少帅吉人天相,肯定平安无事。我等,我等就是大海捞针,也一定将其给您找回来。”
大光明使唐子豪虽然不在八人之内,但他跟赵君用等人的关系,也远比跟朱重九这个第九人好得多。听了赵君用的话,立刻揉了揉眼睛,悲悲切切地回应道:“那,那是自然。以大,总管对教中的贡献,唐某当然要好好送他一程。刚才,刚才朱总管也曾经说起过,让唐某,唐某按照尊者之礼,为大总管诵经七日。只是,只是刚才朱总管曾经发下宏愿,七天之内,必以元军一上将之血来祭奠大总管。按照教义,此乃对着大总管在天之英灵发下的开口誓,若不兑现,恐怕会令大总管去朝见明尊的路上,去朝见明尊的路上,也有些,也有许多hetushu•com羁绊!”
“找他?”对于赵君用的提议,彭大很是犹豫。“他可是兼着滁州大总管呢!算了,你想找他就找他吧。无论如何,他对李大哥的事情都不能不上心!”
“嘿,俺小潘就在这里看着!”潘癞子撇了撇嘴,满脸愤怒,“七日之内,咱们就知道他以前是在糊弄李大哥,还是真心实意!”
朱重九将芝麻李接回淮安后,已经派出了无数人手去搜救打探这对母子的消息,甚至发出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严令。但弟兄们却始终没带回任何喜讯,导致芝麻李到后来已经彻底绝望,再也不跟任何提起妻子和儿子的事情。众人怕他伤心,也尽量不将话头往黑暗的方向引。
“八人夺徐州,连鞑子都知道,咱们兄弟八个是同气连枝,谁都不会辜负谁!”
在朱重九的治下,明教向来得不到任何特权。即便教中宿老来淮扬公干,官府也从没出面接待过,更甭说像别的地方那样,奉上大笔大笔的金银细软,以供传播教义了!因此,明教上层,也早就对朱重九极为不满,只是始终找不到合适发作机会罢了。
“唐大师,李大哥的身后哀荣之事,还得拜托您多多费心。我们兄弟几个,都是教中子弟。李大哥生前,侍明尊也极为虔诚。”几句话拉拢住了彭大和潘癞子,赵君用又抹了把脸上的血,将目光对准了大光明使唐子豪。
如今赵君用等人主动送刀子上门,唐子豪岂有不接之礼?立刻,就把朱重九伤心过度之下,所说的义愤之言给挖了出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