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满江红
第十二章 男儿(中)
对于芝麻李的自暴自弃心态,朱重九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有所察觉。只是一时半会儿根本拿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开导。此外,蒙元三十万大军在河对岸虎视眈眈,也容不得他把精力全都放在芝麻李一个人身上。所以一来二去,双方之间的关系在外人眼里就日渐疏远,东路红巾的继承权问题,也日渐成为了悬念。
“你可别来!”芝麻李大笑着挥手,“你要是天天都在病榻边伺候我,李某身后肯定又得留下一片骂声。该死不死,却耽误了我红巾的反元大事!”
在朱重九看来,有病不求医,却去求一个神棍,绝对不是什么理智之举。因此他也不对芝麻李隐瞒自己的想法,“您老也知道,我不推崇这个!眼下咱们扬州工坊里,已经能造一种叫做放大镜的东西。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把导致各种疾病的罪魁祸首找出来。”
击过之后,他又迅速将目光落回眼前现实。犹豫了一下,用极低的声音进谏,“主公,主公这几天没去见过李平章吧?如果能抽出功夫来,末将劝主公勤去淮安医馆那边几趟。某些人,可正眼巴巴地等着接李平章的印信呢!”
“我知道,我这不是闲着无聊么,自己给自己找些乐子玩?”芝麻李被抓了个现行,讪笑着补充。随即,又将目光转向满脸尴尬的唐子豪,轻轻挥手,“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想跟朱兄弟私下里头说!”
“你不用着急,只要顶住了脱脱这一轮狂攻。三年之内,朱某定然会打过黄河去,为父老乡亲们讨还m•hetushu.com这笔血债。届时,有你单独领兵的机会!”朱重九笑了笑,豪气万丈头。
不是他盲目乐观,据他通过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蒙元朝廷此番南征,可谓集中了倾国之力。只要淮安军能够成功击败脱脱的三十万大军,接下来一两年内,蒙元朝廷肯定无法再发动另外一场同等规模的战役。而有上一两年缓冲时间,长江讲武堂就能将各级军官轮训个遍,淮扬百工技校和淮扬府学的第一批新生就能毕业,淮扬的新作坊就会沿着运河遍地开花,新的生产方式和作战方式都将从幼苗长成大树,将还奉行着四等奴隶制度蒙元,远远地甩在时代后边。
更令人郁闷的是,眼下淮安城中,不止蒙元朝廷的细作盼望着芝麻李早点死掉。某些作战外行,但擅长权谋的家伙,几乎住在了医馆里头。只待芝麻李指定继承人,就毫不客气地继承包括淮扬、宿州、蒙城、濠州等地在内的,整个东路红巾。
想到被黄河水吞没的十余万弟兄,他的脸上的笑容迅速逝去,“只可惜俺老李疏忽大意,竟然事业刚刚开了个头,就着了鞑子的道!”
“我知道,我知道!”芝麻李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般,躲闪着朱重九的目光,“不用你的那个什么显微镜,我心里也都清楚得很,求神拜佛,还不如求己。不过……”
今天听完了傅友德话,朱重九少不得又幽幽地叹了几口气,然后低声说道,“那我现在就去医馆探望一下他吧!正好,你也趁着这会儿www•hetushu•com,去把二老接到我淮安大总管府的旁边的宅院来。那边前一段时间腾出了好几处院子,我叫洪三给你腾出一座,你回来后,直接找他就行!”
“好!咱们击掌为誓!”朱重九将手伸出来,向傅友德发出邀请。
“去吧!别让二老等着急了!”朱重九笑着挥挥手,示意傅友德可以自己去忙活。然后又叫过徐洪三,命令对方帮助傅友德安置家眷。随即,便收拾了一下行装,让亲兵买了些时鲜瓜果,大步流星朝医馆赶去。
芝麻李在两个多月前因为箭伤没得到及时医治,脓毒入血。虽然被朱重九从芒砀山区接回来后立即就送进了淮安医馆,但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能否好转也完全要看老天爷开不开恩了。所以最近这两个多月,朱重九几乎是一抽出时间,就会往医馆里头跑。将自己所知道的各种抗菌办法,只要力所能及,都委托医馆里的汉家和大食郎中们用了个遍,然而,情况依旧不是非常乐观。(注1)
“这……”朱重九从没站在此种角度看待过明教的作用,一时间,竟找不出任何语言来反驳。
“大总管说笑了!”朱重九没听出对方话里的语病,又笑着摇了摇头,走到床榻旁,信手替芝麻李整了整垫在背后的枕头。“您老感觉好一些了么?该及时用药,就不要拖拉。别让郎中为难,也别信那些装神弄鬼的东西。”
“我知道,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么。”芝麻李又笑了笑,顺着朱重九的话头说道。
“你小子啊!”芝麻http://m.hetushu•com李看了他一眼,疲惫地摇头,“从咱们哥俩第一次见面时起,就不肯说一句实在话。我如果传位给赵君用,你能服他么?还是彭大、毛贵他们几个,有本事降服你麾下这群骄兵悍将?我老李已经害死了那么多弟兄,不能再害了。再害,就是下到十八层地狱里头,也赎不过来了!”
两个多月前,包括宿州军在内的十余万红巾精锐,尽数被黄河水吞没。这场惨败,从身体和精神两方面,彻底击垮了芝麻李。作为一个心气极高的义军领袖,他甚至认为,是自己无能,才导致这么多弟兄葬身鱼腹。而唯一的赎罪办法,就是把自己的一条命也捐出去,陪着弟兄们共赴黄泉。
“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没想到芝麻李的领悟能力这么强,朱重九愣了愣,笑着点头。“眼下咱们造的放大镜,倍数不够。我也没太多功夫去跟工匠们一起鼓捣。否则,造几架显微镜出来,便可以说清楚很多疾病的成因。反正,用酒精擦拭伤口有用。病人自己体质和心态也决定了痊愈的快慢。至于算卦烧香,求神拜佛,无异于缘木求鱼!”
看着他愣愣的模样,芝麻李笑了笑,满脸得意,“满城都是火,官府到处躲;城里无一人,红军府上坐。我老李这辈子最长脸的事情,就是终于又造了一次反。杀了无数狗官,抢了无数大户。只可惜……”
“看不惯他装神弄鬼,是不是?!”没等他的脚步声在门外消失,芝麻李就又笑了笑,看着朱重九的眼睛追问。
“是!”唐和-图-书子豪不满意地瞪了朱重九一眼,收起龟甲,倒退着离开。
注1:脓毒入血,即败血症。由外伤感染而引发,著名医生诺尔曼白求恩,就是死于此病。
“谢大总管!”傅友德又是一喜,感激的拱手。
“胜败乃兵家常事,大总管不必过于自责。谁也没想到,鞑子会如此丧尽天良!”听芝麻李情绪急速转低,朱重九赶紧出言安慰。
“击掌为誓!”傅友德红着眼睛伸出右手,与朱重九的手掌对击了三下,豪情万丈。
朱重九虽然讨厌窝里斗,但事关淮安军的未来发展,他也无法做太多让步。因此,听了傅友德的提醒,他的眼神顿时就是一黯,心中的兴奋转眼被冲了个干干净净。“最近战事比较紧,差不多两到三天才顾得上去医馆一次。李平章的情况还好吧?色目医生那边,不是说有他有很大希望挺过这一关么?”
“可弟兄们的性命,却只有一次!”芝麻李看了他一眼,惨笑着摇头。“这两天一闭上眼睛,就梦见弟兄们来找我,让我带着他们一起,去造阎王老子的反。八十一,我的时间不多了。其实,你今天不来,我也会派人去喊你。我,我快撑不下去了,今后,咱们东路红巾军能不能修成正果,就看你的了!”
轻轻叹了口气,他又非常认真的补充,“这明教,也并非一无是处。虽然在你看来是装神弄鬼,然而它毕竟唤起了这么多人,让他们提起刀来跟咱哥几个一道造反,而不是继续如牲畜那样任鞑子宰割!”
“愿领一部先登,为主公开路搭桥!”傅友德听得和_图_书心神激荡,拱了下手,大声说道。
“大总管这是哪里话来?”对于眼前这位始终尽最大努力支持和包容着自己红巾领袖,朱重九心中一直怀着几分敬意。摇了摇头,笑着回应,“末将再忙,也不至于没功夫来探望您老。只是不能每天都守在这里陪伴伺候罢了!”
芝麻李今天看起来神色还不错,正斜躺在病榻上,让大光明使唐子豪用龟甲为自己占卜。听到了朱重九的问候声,立刻抬起头来,非常高兴地说道,“朱兄弟,你怎么又跑我这里来了?不是跟你说过么,战事要紧,别在我这将死之人身上浪费功夫!”
朱重九是受了后世思维的影响,从内心深处里认为人才的价值远远高于武器。但这番话听在此刻的傅友德耳朵里,却是不折不扣的国士之礼了。当即,后者又感动得两眼发热,咬了咬牙,哽咽着说道:“蒙主公如此器重,末将纵使,纵使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他日若能领军出征,末将定然,定然让这五十门炮,每一门都十倍于它的价值!”
“末将不通医术,但是,恐怕不太容易!唉!”傅有德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回应,“关键还是要看李平章自己,他的心态与末将先前有些类似。对于是否痊愈,已经不怎么在乎!”
“啊——!”朱重九没想到芝麻李居然忽然起了传位的念头,吓得立刻站了起来,拱着手拒绝,“大总管且慢,我刚刚问过郎中,您的身子骨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况且赵总管、彭总管和毛总管,他们三个的资格和功劳都在我之上。大总管切莫托错了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