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七章 审判(下)
“千刀万剐,将这狗贼千刀万剐!”
大抬枪的威力他们都见识过,虽然说很难打得准,但两百步距离之内,肯定是挨上一颗子弹就死。此外,红巾军自己常用的手雷,威力也大得惊人。以目前的混乱状态,谁也保不准,这些东西有没有通过其他红巾诸侯之手,流传到朝廷那边去。
“只要你仔细回答本官的话,本官保证,在你被定罪之前,不会有人再折辱你!”参军罗本看了他一眼,微笑着点头。“来人,给张明鉴搬块砖头来,请他坐下!”
“杀了他,杀了这没人性的狗贼!”
张明鉴刚刚吃了一次亏,两个膝盖骨疼得犹如针扎。不敢再论资排辈,冲着罗本拱了下手,大声道谢,“多谢,多谢这位罗爷。罪将张明鉴,今天但求一死,请罗爷给罪将个痛快。别再让罪将再受这些小人折辱!”
“打得好,一哥好杖法!”
而建立一个与蒙元朝廷不同的体系,消除蒙古人对华夏的负面影响,对他们来说又非常具有诱惑性。几乎每次朱八十一提出,都能收到极好的效果。
对此,朱八十一也没办法。也许在数百年后,朱大鹏的那个世界里,把一个死刑还分三六九等,完全是个笑话。但眼前的世界里,却受人们的思维模式所限,他也没办法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主公万万不可!”逯鲁曾,陈基等人齐声劝阻。“四面空旷,人多眼杂,万一附近有漏网的乱兵,或者蒙元那边派来的刺客,臣等将百死莫赎!”
这一招,倒是无往不利。淮安军中所有文职,无论是像逯鲁曾这种被逼着加入的,还是通过科举考试选拔到朱八十一帐下的,提起蒙元朝廷的残酷来,都深恶痛绝。
见百姓们渐渐停止了喧闹,参军罗本冲着帅帐方向拱拱手,大声说道,“你弄错了,本官是朱总管帐下的明法参军罗本。可不敢冒充我家总管!”
http://www.hetushu.com“是!是!”两名衙役一左一右,将张明鉴从地上架起。
“明天就把它颁发出去,让各级官府,以后就按照这个来。”朱八十一最近性子有点儿急,干什么都喜欢一鼓作气。“公审张明鉴等人的时候,也按照这个判。免得他们觉得咱淮安军处事不公。”
“把他给我拉起来!”罗本没心思跟一个衙役计较,瞪了对方一眼,大声命令。
“啊,是,是,小的知道错了,小的知道错了,请大人宽恕则个,请大人宽恕则个!”打人衙役“一哥”闻听,赶紧拱着手赔罪。
“带张明鉴,带张明鉴,威——武——!”临时从灾民中召集起来的扬州城衙役们,扯开嗓子,非常专业地唱起了堂威。
“武艺再好,谁能防得住大抬枪?”众幕僚依旧齐声劝阻,说什么也不肯让朱八十一去当这个主审官。
“没啥但是不但是的,军法和民法不同。这次大伙制定的是民法,稍微宽松些也没关系。况且朱某一直认为,法律不在乎宽严,而在乎是否恰当,执行时是否能公平。要是随便有人说句话就徇私枉法,或者执法总是因人而异的话,再严苛的法律,也是废纸一堆。相反,如果一切都依照规矩来,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老百姓自然会心服口服,即便稍微宽容一些,也没人愿意去蹲大牢玩。诸君以为如何?”
“青天大老爷呐,您可千万要剐了他!”
周围的百姓见张明鉴忽然变得如此窝囊,愈发怒不可遏。挥舞着手中的砖头木块,继续大声怒吼。
“剐了他,剐了这没人性的狗贼!”
他们哪里知道,此刻朱八十一身体内,还装着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而那个五百年之后的世界中,中国人正处于睁开眼睛,不辨良莠地吸纳全世界知识和精神遗产的时代。任何一个受到够高中以上教育和-图-书的人,每天都要接受各种各样来自世界不同区域的信息,并且受到各种各样社会思潮的冲击,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也好!”参军罗本也不客气,用惊堂木敲了敲桌案,沉声问道,“张明鉴,本官问你,上月十八号,乱兵洗劫扬州,杀人放火的案子,是不是你主使的?同案还有谁参与,你都指派了谁,请如实招来?”
张明鉴也没想到,自己今天还有坐着说话的资格。心思立刻活动了起来,偷偷看了看罗本,再看看主审官侧面,排成一溜坐着的扬州宿老,抬起被锁链拴着的手,躬身施礼:“罗爷和各位长者面前,哪有罪将的座位?罗爷尽管问吧,罪将如实回答就是!”
剐、裂、斩、绞、鸩五类极刑当中,千刀万剐和车裂彻底被取消了,因为蒙元朝廷执政的这些年里,被判处这两样刑罚的人都越来越少,淮安军自诩是文明之师,当然不能比蒙元朝廷做得更野蛮。
那是人类七百年的进化结果,中间还涉及了东西方的交流,古代思潮和现代文化的碰撞,以及华夏文明在历尽劫波后,对自身的调整和对整个世界的适应。除非逯鲁曾等人也穿越一回,否认大伙永远也不可能达到同样的高度。拥有同样的知识积累。
朱八十一又争执了半天,始终无法将众人说通。只好放弃了过一把主审瘾的打算,把审案的任务交给了参军罗本。
其他三项,却没有如朱八十一所愿,直接合兵为一项了事。在逯鲁曾等人看来,死有全尸和死无全尸,根本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待遇。所以对于大奸大恶之人,一定要让他身首异处,才能以儆效尤。只有对于受牵连而判处极刑的人,或者其他各种情况被处死者,才会采用绞。至于鸩,则完全属于有功之臣或者饱学名士的待遇,一般人根本没权利享受。
“你,你不是朱,朱总管!”张明鉴hetushu•com闻听,立刻觉得大受折辱,挣扎着就想往起站。立刻有两个衙役扑过去,拿水火棍朝他膝盖骨处狠狠敲了一下,将他再度敲翻在地上。
……
这一次,同样也是立竿见影。众人闻听之后,立刻觉得本次制定的刑律,的确受蒙元朝廷的影响比较大了些。丝毫不见两宋期间的宽容仁和。便纷纷红着脸,低声回应道:“主公说得是,宋律的确很少见肉刑,但是,战时之法如果过于宽松的话……”
“就这么着,按照我的想法试试。不行的话,咱们过几年再改。反正咱们淮安军刚刚建立,也没什么祖宗之法!”见众人被自己说得意动,朱八十一继续敲砖钉脚。
“是!”逯鲁曾等人拱手领命。
“肃静!”主审官罗本一拍惊堂木,大声断喝。
这个理由可不充分,朱八十一轻轻摇头,“至于么,咱们的侍卫又不是摆设?”
“场地清理出来了么?谁负责来审问他们?如果没有人的话,朱某亲自来做主审好了!”朱八十一想了想,继续问道。
倒是把刖、宫等残害肢体的刑罚换成罚金,众人非常顺利地就接受了。这也是蒙元统治者的一大功劳,在前后七十余年的统治里,官府向来是只认钱不讲道理。大商人的社会地位,相对而言,比宋代还有所提高。所以花钱来赎罪,在民间早就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不需要朱八十一再费什么力气推行。
“这……”众人再度被朱八十一的新奇说法而震惊了。自家大总管就有这点好处,虽然总是提出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但总能自圆其说。并且听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让人想反驳都不好下口。
“千刀万剐,将这狗贼千刀万剐!”
“这?是!”众衙役们犹豫着答应了一声,带着满肚子困惑,从废墟中拆出一块巨大的青砖,放在地上,给张明鉴充当座椅。
“一哥,等明年开春从运河上赚到钱和_图_书,我们大伙请你喝酒!”
那张明鉴被知州李松带着人给活捉后,早就明白自己在劫难逃。所以先前还故意装出一幅光棍儿模样,想利用被公审的机会,再充一把好汉。此刻听到周围山崩海啸般的怒吼声,不由得心里打起了哆嗦,早就酝酿了许久的英雄气概荡然无存。还没等罗本问话,就“噗通”跪了下去,大声喊道,“罪将张明鉴,拜见朱总管。请朱总管看在你我都是武将的份上,给罪将一个痛快。罪将九泉之下,也会感激朱总管的大恩大德!”
三天后,审判在原扬州府衙门的废墟前,事先清理出来的一块空地上进行。由于提早就得到了通知的缘故,扬州城的难民们将周围挤了个人山人海。有一些头脑机灵者,甚至提前一个晚上就跑来站据了好位置,用砖头和木头搭出了数个板凳。然后以十个铜钱一个座位的价格,专门将它们卖给那些跟张明鉴有深仇大恨的人,居然还都赚到了一小笔,足够买到粮食吃好几天饱饭。
很快,张明鉴就被从监牢里提了出来,拖进了审判场。周围的百姓当中,立刻爆发出一阵愤怒的叫喊,无数人举着石头砖块,拼命往前挤。多亏了淮安军事先准备充足,派出了足够的士兵,在最里侧用身体和盾牌搭起了围墙,才没被大伙一拥而上,将罪犯活活打死。
“来人,带张明鉴!”参军罗本用手一拍惊堂木,学着折子戏里的青天大老爷模样,大声断喝。
无法亲手报仇,百姓们只能在圈子外大声哭喊。一些家里有人受害的衙役,也个个红着眼睛,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只待罗本说一个“打”字,就冲过去,先给张明鉴来一顿杀威棒。
既然连断腿和宫刑都可以换成坐牢外加罚金,其他各类更轻微的,纯粹以侮辱和惩戒为目的肉刑,就更容易被取消了。这样一来,整部刑律得到了大幅的简化。到最后,逯鲁曾手里只剩下http://m.hetushu.com了薄薄的两三页纸,比魏晋以来任何时代的刑律的都简单明了。
换句话说,此刻朱八十的脑子里,就带着一个巨大的图书馆。虽然很多知识都残缺不全,只鳞片抓,甚至彼此矛盾,但论起涉及之广,却超过元朝末年的任何一座藏书楼。抡起人情事故、政治权谋,他麾下任何一个文职,甚至一些武将,都不会比他差。但论起知识的渊博,见多识广,整个淮安军中所有读书人加在一起,都不可能超越他。
“当年高祖入关中时,尽废秦刑,只是与父老约法三章……”望着自己手里重新整理出来的薄薄几页,老进士忍不住大发感慨。作为一个在地方和中枢都当过官的人,他从没想到过,有朝一日,对犯罪者的惩罚方式和花样,会变得如此之少。少到县令根本不用雇什么刑名师爷,自己随便翻上一翻,就能信口判案的地步。
淮安军这个群体既没有什么历史包袱,也没有任何既定的未来方向。所以对尝试一些前所未见的新鲜东西,并不如何排斥。而朱八十一目前有在这个群体里,又早已经通过一个接一个胜利,建立起了绝对权威,因此大伙劝谏了一番之后,便有条件的接受了他的观点。然后再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把一个初步的刑律草案确定了下来。
“威——武——!威——武——!”临时从灾民中召集起来的扬州城衙役们,用水火棍敲打的地面唱起了堂威,很快就将周围的嘈杂声压了下去。
后者在淮安军内部,大多数时候所承担的就是明法参军的职责。因此对如何断案,倒也不陌生。稍微向朱八十一和逯鲁曾两个请教了一些注意事项,便着手准备了起来。
周围立刻又响起了一片喝彩声,纷纷为打人的衙役叫好。把个参军罗本气得又是一拍惊堂木,“啪!不得高声喧哗!还有你,谁叫你打他的?他想站,就让他站着说话好了。咱们淮安军,没有跪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