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冰雨
“大总管止步!”千户余大瑞见状,不得不冲过去,伸出双手将他的腰死死抱住。“这里是军营,您是一军之主。您如果乱了,整个队伍就全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余大瑞和周围的亲兵们,也纷纷扬起头,笑得满脸是泪。这些日子来被朱屠户像赶鸭子一般,从运河西岸一路追杀到此地,他们也都快给憋屈疯了。而今天,所有令人畏惧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了。滂沱冰雨下,看你朱屠户还拿啥来逞威风?
“该死,该死,连红巾同道都要杀。就不怕老天打雷劈了你!”像困兽一样在中军帐里徘徊着,张明鉴继续破口大骂。
“恭喜老子?”张明鉴一听,气又不打一处来,“恭喜个球?老子刚才差一点儿就被雷给劈了!”
很快,喜悦就以张明鉴为核心,朝整个营地内蔓延开去。所有青军将士,还有被青军协裹的各路义兵、探马赤军,也都觉得压在心头的千斤巨石终于被惊雷劈碎,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非也,非也,大总管千万不要误会。雷电乃至正至阳之物,刚才劈入帅帐当中,与大总管近在咫尺,却没伤到大总管分毫。明显目标不是您,而是最近一直隐藏在大总管您身边那些背运的阴邪之物。这一道闪电劈过去,阴气尽散,大总管您的坏运气就彻底结束了!”
该死的不止是那两个倒霉的百夫长,还有四下派出去的信使。一晃都十来天了,却始终没有半个人影儿回来。非但汴梁那边没有,庐州那边也没有。
冰雨来得太急,雷声也连绵不断,士兵们听不见帅帐http://m.hetushu.com里的咆哮。继续一手捂着头盔,一手倒拖着武器,四处寻找可以暂时躲避的地方。
“来人,把当值的百夫长都给我捆起来,斩了!”立刻有股被忽视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令张明鉴彻底失去了冷静,“斩了,首级挑起来示众!这么小的雨就约束不住队伍,要是被朱屠户追上来,还不得立刻撒了羊?斩,这种废物,反正不死在老子手里,也会死在朱屠户手里!”
“该死,废物。早死晚死没什么区别!”张明鉴却依旧不解气,手按着剑柄,在中军帐里来回踱步。
“对,对,这里是军营,军营!”张明鉴用力晃了一下脑袋,将泥水甩得到处都是,“我是一军之主。一军之主。老余,赶紧摆香案,替我拜祭雷神爷爷。他,老人家发威了!”
“真的?”张明鉴巴不得早日结束目前的这种倒霉日子,立刻觉得光明右使范书童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可老子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老子还被摔了一身泥巴?”
“什么事情?”张明鉴正准备换个帐篷好好睡一觉,皱了皱眉头,不高兴地打断。
很快,军营里就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紧跟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被绳子拴起来,高高吊上了旗杆顶。顿时,当值的士兵都被吓住了。小心翼翼地从躲雨处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抱着兵器,在冰渣里排成队,瑟瑟发抖。
一片混乱声中,光明右使范书童忽然将身体向前凑了凑,以极低的声音说道,“大总管,请附耳过来!”
贼老天,你终于开眼了。一场及时雨,http://www•hetushu•com替咱老张解决了所有麻烦。水能克火,水能克火,这么简单的道理,先前居然没人能想明白!如果没有那该死的大铳和小铳,真的列阵而战,咱青军曾经怕过谁?如果他朱屠户再不肯罢休的话,就让他尝尝青军的如林长枪。
“趁着这场冰雨,淮安军没追上来,弟兄们也光顾着高兴。大总管赶紧换了衣服,跟我走吧!”光明右使范书童一改先前神叨叨模样,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幅度,低声补充。“我刚才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淮安军徐达部,五天前就攻陷了来安。正从西面向咱们堵了过来!”
“那不是泥巴,那是万物之母!”毕竟是个职业神棍,光明右使范书童的鬼话张开就来。“大总管您看这世间万物,有哪个不是从泥巴中所生。就连咱们人族之祖,也是女娲娘娘用泥巴所捏。你老刚才摔一身泥水,刚好应了旧邪已尽,万物生发的兆头!”
“是,是明教的弟子,明教弟子冒死送过来的!”光明右使范书童又迅速朝四下看了看,继续低声补充,“大总管对在下有救命之恩,在下肯定不会害你。徐达攻下了来安,滁州咱们根本回不去了。而汴梁那边,刘大帅也听说了扬州的事情,不肯给朱屠户下任何命令。如今之际,大总管唯一的脱身之策,就是弃军逃走。跟本使一起逃到黄州去,投奔彭和尚。凭大总管的这身本事,不愁没有东山再起之日!”
“是!”亲兵们畏惧地看了他一眼,躬身领命。谁也不敢出言劝阻,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万户大人和图书心情不好,这是整个青军内部众所周知的事情。自从派去跟朱屠户拉关系的范先生被打回来那天起,他就一直如此,什么安神的药物都不起作用。
“雷神爷爷饶命!”张明鉴吓得一个鱼跃,跳到了雨地里,摔得满头满脸都是泥巴。然而他却顾不上擦,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更远的地方逃,一边逃,一边大声叫嚷,“来人,快来人。摆香案,摆香案。献三牲,献三牲,雷神爷爷下凡了!”
还有那个废物点心范书童,他也同样该死。带着一船的礼物去拜见朱屠户,居然跟人家摆起了什么光明右使的架子。也不看看,他这个光明右使,到底能值几斤几两?更可恶的是,这厮回来后,居然还日日鼓动自己跟朱屠户决一死战。狗屁,如果自己真的有本事跟朱屠户决一死战的话,当日在运河边就决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一呀摸,二呀摸,摸到了小娘子的……”亢奋之下,有人立刻敲打着铁锅,唱起了淫邪的小调。周围的将士们哄笑着相和,拿起铜锣、盾牌,头盔等物,叮叮当当的胡乱敲打。
“熊兵,孬种,老子好吃好喝供着你们,连这点雨都受不了!”张明鉴看到后,愈发怒不可遏,指着中军帐外大声咆哮。
“不止如此呢,大总管,这雨里夹着雹子,可是天大的好事情!”光明右使范书童见他脸色缓和了下来,赶紧又继续补充,“五行当中,水能克火。那朱屠户的兵马之所以厉害,凭借的全是火器。这冰雨一下来,他的火器就全都废了。肯定没胆子再追咱们,即便追上来,也不可能像先前那样,隔着www.hetushu.com老远拿火器欺负人。走到近处真刀真枪地干,大总管轻松就收拾了他!”
“不用请,来了,来了!”话音刚落,雨幕后立刻响起了光明右使范书童那特有的娘娘腔,“本使就在这呢,恭喜大总管,贺喜大总管!”
贼老天显然听不懂他的叫嚣,“轰隆隆”、“轰隆隆”一个闷雷接一个闷雷打个不停。很快,豆子大的雨点夹着雪粒儿就砸了下来,将正在营盘内巡逻的士兵们砸得抱头鼠窜。
“轰隆隆!”营地东侧忽然又响起了一串闷雷,震得他心惊胆颤。随即,周围的喧嚣声瞬间停滞。紧跟着,数百名在外围负责巡逻的青军士兵,跌跌撞撞的逃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嚷,“敌袭,敌袭!赶紧抄家伙,朱屠户,朱屠户的人冒着雨杀过来了!”
更该死的是庐州的帖木儿不花和孛罗不花,居然唯恐青军吸引不了朱屠户的注意力,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陷害自己。这下好了,这对叔侄的险恶目的彻底实现了。朱屠户那个疯子发现扬州被毁之一炬后,像疯子一样追了上来,非要置青军上下于死地。
“喀嚓!”一道雪亮的闪电劈进中军帐,将帅案直接劈成了两半儿。令旗、令箭、文书、账册,所有先前摆在上面的东西,全都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冒出缕缕青烟。
“嗯……”张明鉴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几把,觉得泥水好像也带上了几分暖意。
“轰隆隆!”天地交接处,电光闪动,一串雷声来回翻滚。
“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明鉴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忽然仰起头,像疯子一样大笑了起www.hetushu•com来。
“对,对,就让他把法坛摆在帅案上。就让他把法坛摆在刚才雷劈过的地方!”张明鉴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大声命令。“来人,去把范右使给老子找来。不,是请,赶紧去把范右使给老子请过来!”
十二月打雷,即便是在多雨的两淮地区也不常见。蒙元扬州路总管张明鉴被吓得缩了缩脖子,怒火上撞,“贼老天!有本事你直接照这儿劈,有本事你直接把老子给劈了。老子就是杀人放火了,你能怎么着。来啊,劈啊,看老子怕没怕你?”
“你,你胡说!”张明鉴一把推开范书童,咬牙切齿,“本帅,本帅还有上万大军,怕,怕他个什么徐达?况且,况且这大雨滂沱的,他还能不顾死活的前来劫营?他朱八十一所凭,不过是火器犀利,水能克火……”
“不过是打了个大闪电而已!”千夫长余大瑞看了一眼正在冒着青烟的帅帐,用颤抖的声音安慰,“没打第二个。大总管且放宽心,估计是雷神爷跟您开了个玩笑。末将这就去请范右使,请他开坛做法,为您老祈福消灾!”
“什么?”仿佛又被闷雷劈了一记,张明鉴的身体晃了晃,差点没一头栽倒。“你从哪得到的消息?我怎么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
当然,诸多该死当中,最该死的,还是那个朱屠户。从三里沟、扬县、真州再到六合,又从六合追到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鬼地方,十多天来,自己派出去抵挡的队伍,被他杀了一批又一批。这疯子却始终不肯罢手,害得自己在这十多天里,连一个囫囵觉都没睡好。只要闭上眼睛,耳朵内就是轰隆隆的大铳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