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章 胶着(下)
“呯!”“呯!”“呯!”终于装填完了弹药的大抬枪手们,陆续开火。将敌军中的弩手和弓箭手挨个清除。然而,他们的人数毕竟太少了,装填速度也太慢了。虽然绝大多数子弹都击中了目标,却始终无法压住对方的攒射。
“我要你的命!”见到自己的贴身侍卫队长横死,傅友德也红了眼。接连三枪逼开廖大亨,转身扑向朱亮祖。
“小良子!”朱亮祖悲呼一声,从侧面挺枪冲上,直取傅友德小腹。廖大亨则闷声不响,带着几名亲信,从正面补位,迎面给傅友德来了个抽屉刺。这二人在长枪上的功夫,可都是已臻化境,非但速度快,角度也极其刁钻。把傅友德给逼了个手忙脚乱,防得住这杆防不住那杆。眼看着就要命丧枪下,他的亲兵队长傅升大叫一声,舍身扑上。用自己的胸口挡住在了朱亮祖面前。
“找死!”傅友德挺枪刺穿一名敌将的咽喉,随即快速拧身,将碗口粗的枪杆当作长鞭,朝另外一名敌将腰杆抽去。那名敌将躲避不及,被抽了个正着。整个人被抽得横飞而起,接连撞翻了两三名同伙,才惨叫着倒下,一边痛苦地在地上翻滚,一边大口大口的吐血。
傅友德很显然不太适应敌军这种无赖战术,几度组织掷弹兵发起反攻,都因为怕误伤到自己人,没能收到如期效果。而在如此短的距离上,黄老二的炮兵,也是一筹莫展。只能不断地向朱亮祖和廖大亨等人的身后发射弹丸,阻止更多的敌军以及后面的探马赤军跟上来。
朱亮祖视线受到干扰,无法继续攻击傅友德,立刻长枪横扫。亲兵队长傅升竖起和_图_书盾牌防御,挡住了这必杀一击,整个人也被砸得踉踉跄跄。还没等他站稳身形,朱亮祖的第二招已经攻到,枪锋如闪电般在目标的喉咙处一扫而过。可怜的傅升连哼都没哼,哽嗓处猛然喷出一股血,仰面朝天栽倒。
“一起上,都督在后面看着咱们!”只有一件铁坎肩护身的抬枪兵们射出最后一颗子弹。或者抽出通条,或者掰下一根枪架腿儿当武器,快步汇聚到连老黑身边。静静地迎向蜂拥而来的敌军,就像一块山洪中的磐石。
挡在傅友德近前的敌军瞬间一空,随即,有两杆缨枪一左一右,向他胸口扎了过来。好个傅友德,抖枪、跨步,横移,翻腕,倒卷,将两杆刺向自己的长枪搅在一起,然后一拉一挑,只听“嘣,嘣!”两声。两杆长枪如死蛇一般飞上了天空,朱良和朱丞二人均是双手空空,大步后退。
上百名平素最受朱亮祖恩遇的亲兵紧随其后,在极短的冲刺距离内,形成一个三角形,一头扎进了徐州军的阵地。
李喜喜早就闻听过廖大亨的凶名,自知不是对手。赶紧将身边的亲兵组织起来,列阵相迎。他和亲兵身上所穿的盔甲,全为淮安将作坊所打造。结实程度,远非普通皮甲能比。凭着这一点优势与娴熟的阵形配合,一时半会儿,倒也不至于给廖大亨突破机会。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宣让王帖木儿不花麾下的真正精锐,庐州探马赤军却杀了上来。
“啊!”朱亮祖这才意识到,如果继续成堆地挤在徐州军的阵地前,会导致什么后果。大叫了一声,扭过头,以最快速度朝傅友德的和-图-书认旗下冲去。一边冲,一边大声提醒,“冲上去,都给我冲上去。搅在一起,搅在一起他才不敢扔掌心雷,也不敢拿大盏口铳轰咱们。”
当他们冒着炮火的轰炸赶到,傅友德部所面临的压力倍增。很快,整条战线都挤得向后退去,一步接着一步,转眼间,已经将连老黑的抬枪营给暴露了出来。
“姓廖的,你干什么?!”朱亮祖心疼得两眼冒火,扭过头,冲着廖大亨怒喝。后者却根本不回答他的话,一边整理队形向前猛冲,一边大声提醒,“继续,赶紧往里头突。别耽误,别给他们扔掌心雷的机会!”
登时,又将傅友德部的队形砸出数个血淋淋的缺口。那朱亮祖此刻却快速恢复了清醒,左拨右挡,将傅友德的杀招尽数化解。然后一边反击,一边冲着再度带领着亲兵涌过来的廖大亨提醒,“我缠住他,你继续往里扑。那边那个肯定不如你!”
不用他提醒,廖大亨也准备这样做。两军交手,比的是谁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战术目标,而不是武艺高低。立刻毫不犹豫地带领自家亲兵,从傅友德身侧急冲而过,直取这支徐州军的第二号人物李喜喜。
“弟兄们跟我上,人死鸟朝天!”千夫长朱良也大声呼和着,将身边的数百名“庐州义兵”聚集到一块,跟在朱亮祖的亲兵队伍后,继续朝徐州军的阵地猛攻。宁可战死,也绝不旋踵。
“亲兵队,跟我来!”眼看着自家军阵岌岌可危,傅友德的脸色红得几乎要滴下血来。对第五军那边进行佯攻,却试图从他这里寻求突破,这本身,就是一种赤裸裸的羞辱!更何况,和-图-书他这边的将士数量,远远高于吴良谋的第五军,并且还有整整一个营的大抬枪助阵!
“嗖嗖嗖嗖嗖!”半空中又落下一片箭雨,将缺乏防护的徐州军手雷兵和已经冲入阵地的“义兵”们同时放倒。没来得及扔出去的手雷冒着烟,在人群中陆续爆炸。不分敌我,无差别杀伤。炸得周围血流成河,尸横满地。
“啊!”一名正在与“庐州义兵”厮杀的红巾壮士,被弩箭正中面门,惨叫着栽倒。那名“庐州义兵”大喜,***步突破。然而,又一支弩箭紧跟着飞了过来,将他射了一个透心凉。
这支探马赤军有整整一万人,从上到下,都由清一色的契丹族壮士组成。从元世祖忽必烈时代开始,就追随着九皇子镇南王脱欢,四处征战。随后一直效力于脱欢家族,接连三代都没有任何变更。算得上职业军户,无论是武艺还是战阵配合,都非常精熟。(注1)
站在最前排的红巾将士受到挤压,明显向内凹陷出了一个倒燕尾型。但是,很快,他们就在队伍中的低级军官组织下,开始了反击。朴刀,长枪,钢叉、铁斧交替使用,将“庐州义兵”砸出来的突破口重新封堵。
“啊——!”那名百户尚未气绝,在半空中手舞足蹈,血如瀑布般,溅了其同伙满头满脸。数十名“庐州义兵”被吓得胆寒,脚步立刻开始放慢。而朱丞、朱良等“庐州义兵”的核心,却哇哇怪叫着,朝傅友德扑了过来。
无论是从战局考虑,还是从维护个人尊严考虑,傅友德都决不允许,突破口出现在自己这里。带领着自己的三百亲兵,向着敌军攻势最猛的和图书地方冲了过去。转眼间就来到第一线,手中缨枪一抖,将一名庐州百户挑起来,高高地向阵外丢去!
那名红巾掷弹兵刚刚要举起第二枚手雷,却被几把强弓同时找上。瞬间,身上就插满了羽箭,惨叫着栽倒。
“列队,列队一起上,火铳打不了第二轮!”朱亮祖的亲兵队长朱丞将手中长枪一抖,带头冲了上去。
“轰!”一枚手雷在朱亮祖身后十步远的地方爆炸,将后续的队伍炸出一个窟窿。
“轰!”“轰!”“轰!”数枚手雷,在远离徐州红巾军阵地的位置爆炸,将陆续冲上来的“义兵”队伍,切成数段。然而,这种打击效果,远不能对“义兵”们造成震慑。反倒促使他们加快的脚步,以更猛烈的攻势,向徐州军的阵地狠插。
傅友德岂肯让他们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向前追了一步,枪锋猛抖,“啪!啪!”两次金鸡点头,朱良和朱丞二人脑门上各自留下了一个血窟窿,软软地栽倒。
“啊!”“啊!”“啊——!”敌我双方,都有几十人相继栽倒。全部都是伤在强弩之下。在不到二十步的距离上,红巾军的全身板甲和半身胸甲,对弩箭还有一定防御之力,只要不是射在了关键部位,伤者也许还有机会逃得一劫。但仅有皮甲护身的“庐州义勇”,却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只要被弩箭射中,基本上就是个透明的窟窿。或者当场气绝,或者因为失血过多,死得残不堪言。
“呯!”连老黑扣动扳机,在极近的距离上,将一名冲向自己的“庐州义兵”打了个对穿。没有机会再装火药和子弹了,那些已经渗透过阵地的“义兵”们和*图*书,不会给他时间开第四枪。狠狠咬了咬牙,他从大抬枪的枪托里,抽出熟铜通条。当作短剑,护在了自己胸前,“抬枪营,向我靠拢。都督在后面看着咱们!”
“呯!”吴良谋的第五军,又发出了一轮齐射。将扑向他们那一侧的“义兵”打得倒崩回去,死伤遍地。然而,那一侧的“义兵”原本就是为了牵制而设。即便被击溃了,也不会再令朱亮祖和廖大亨二人感到慌乱。反而,倒使得他们愈发珍惜眼前机会,宁可将左翼负责牵制第五军的那些将士全都牺牲掉,也要从傅友德身边撕开一条突破口。
“给我给我把枪架高些,瞄着那些弓箭手打!”抬枪营长连老黑急得满头是汗,哑着嗓子,向后招呼。
注1:脱欢为忽必烈第九子,封镇南王。脱欢有六子:1,老章,2,脱不花,3,宣让王贴木儿不花。4,威顺王宽彻不花。另外两个不详。孛罗不花为脱不花之子,脱欢之孙。
“弩兵,瞄准了射!”紧跟过来的廖大亨见势不妙,立刻采取了无赖打法。好不容易移动到位的弩手们闻听命令,立刻快速扣动机关,将三棱头的破甲锥朝对面不到二十步远的徐州红巾射了过去。
“冲上去,搅在一起,死在一起!”朱丞、朱良,还有许多朱家庄的家将们,带领着众“庐州义兵”,舍命向前挤压,避免红巾军以自己为手雷的攻击目标。陆续赶过来的弓箭手和弩手们则在十五步外分散开,不停地朝红巾军的身上施放冷箭。即便导致大量的同伙被误伤,也在所不惜。毕竟在人数方面,他们占有绝对的优势。即便以命换命,换到最后,还能留下一大半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