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零五章 时势逆转
我对着摇摇欲坠的小米儿喊道:“帮你老鬼叔叔解毒。”
蝴蝶公子说既然是九州鼎,我自然是奈何不了你,只不过我就不相信你这辈子都在里面待着,总有一天你会出来的,而那个时候,就是你的死期——人类的性命不长,弹指一挥间,你既然耐得住性子,我自然也能够等得起……
有什么办法,是可以让他与这帝柳分离的呢?
这些想必就是帝柳吞噬的那些生灵,此刻神魂早就已经失去,躯壳却被蝴蝶公子利用上了,用来当做炮灰,扰乱我的注意力。
毕竟这些玩意都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不管它们,还真不行。
蝴蝶公子正在全力对小米儿动手,然而他的那些毒翅蝴蝶在这个时候,却被小米儿给控制了住,围绕着小米儿,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将她的一切都给隔绝,暂时形成了一个安全的地带。
我在里面冷笑,说是有如何?
只不过帝柳的占地这般广阔,她区区一点儿蛊毒,为什么就会让蝴蝶公子如此勃然大怒呢?
知道此时,我方才能够喘了口气,对老鬼说道:“你现在怎么样?”
一瞬间,我又背着老鬼从九州鼎里冲了出来,火焰狻猊带着九州鼎,在前方扑腾,拦在我面前的,依旧是数不胜数的树墙,而在茂密林间,我却听到了小米儿的呼喊声。
三尖两刃刀在手,我二话不说,腾然跃起,朝着蝴蝶公子斩落而去。
此时的情形与刚http://www.hetushu.com才一般无二,然而大概是小米儿的参与,使得那些让我最为忌惮的帝柳狂枝都停止了蠕动。
听到这话儿,我知道利用老鬼血匙远遁的办法,应该是行不通了。
不管怎么说,在气劲底蕴之上,他不如我。
小米儿在发动了对自己师父的营救之后,大概是对我这边的险况有了了解,所以方才会做出这般的举动来。
这家伙一口一个人类,显然与我们并非同族,而他一甲子之前就称霸虫原,现如今依旧如此模样,看得出来,对于时间,他远比我们拥有得更多。
九州鼎能够镇压九州,在防御之上,乃天生的大气运者,对方一时半会儿,倒也奈何我们不得。
我如果不能够把握住,就只能够等待着随后的慢性自杀了。
如果真的是要真刀真枪地干,我并不会对此人有半分畏惧,至多也是同归于尽,然而此刻他在这帝柳的范围之内,凭借着帝柳的巨大优势,将我们困守于此,而他又并不露面,也不跟我们硬拼,就这般放风筝一般地攻击,着实是让人头疼。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便是此刻暂时稳定下来,那么我们也逃不出去,留在这儿,只能是坐以待毙,根本没有别的出路可走。
就在双方都在拼死之时,突然之间,有一声长啸直冲云霄。
所以……
我心中飞速思索着,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那蝴蝶http://www.hetushu.com公子“哎呀”的一声喊,声音却是倏然远去。
老鬼尴尬地笑了笑,说还是算了吧,我宁愿死。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赶到了。
“爸爸、爸爸……”
不过一瞬间,我知道如果真的想要破局,此时此刻,也许就真的是一次机会,也有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机会。
似乎怕我听不到,小米儿几乎都喊破了嗓子,而随后我听到蝴蝶公子的怒吼:“小贱人,居然敢对我的帝柳下毒,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并不是小米儿的修为突飞猛进了,而是因为双方此刻的处境有了差别,不过即便如此,我能够瞧得见小米儿此刻也是有些摇摇欲坠,仿佛随便一下,就要倒落在地一般。
然而他能逼得开我的刀锋,却难以摆脱我的刀势。
想到这里,我就是一顿难过。
如果我把握不住,大家估计就都得玩完。
蛊毒之物,不但能够对人下手,而且也能够对动物,甚至植物。
拼了。
我也不知道这手段的时效有多长,是只是一会儿,还是永远的。
我瞧见他这般说,忍不住笑了,说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该逃不出去,就逃不出去,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了,把你扔这儿,真的菊花残,你能忍得住?
正因为对于这些一无所知,所以我才越发赶到紧迫。
我与老鬼存于其中,能够切身感受到无数的攻击蜂拥而来,和-图-书击打在了那鼎上,想要突破其中,将手段整治到了我们的头上来,然而却没有想到九州鼎的防御是如此的强大,无论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都没有突破半分防线。
两人待在九州鼎中,虽然暂时安全,但到底还是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就在这时,蝴蝶公子仿佛调集了极为恐怖的力量,骤然轰击到了九州鼎之上来,然而这样程度的攻击,并不足以伤害到九州鼎半分,除了将其高高抛起,最后又重重落地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
想到这儿,我有些焦急了,说这可怎么办?
没别的,杀!
那家伙叫做蝴蝶公子,身法自然是轻盈得不像话,眼看着就要撞到了刀刃之上,结果身子轻轻一歪,完全不符合物理常识地避开了我的刀锋。
老鬼犹豫了一下,说要不然你别管我,自己逃出去?
那家伙有点儿歇斯底里了,而我也只是大概把握住了蝴蝶公子之所以暴走的缘由。
青铜鼎并不算大,但鼎内却又是一个世界。
我这般全力以赴,那蝴蝶公子就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压力来。
我浑身一激灵,朝着嘶吼的方向全力疾奔而走,很快就瞧见了人影。
没有了帝柳的加持,我变得轻松许多。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真的是落在了下风处。
赶到现场的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九州鼎祭出,然后护住了小米儿。
之前小米儿曾经跟我说过,那位蝴蝶公子抢走她师父的时候,打败她和图书只用了十几招。
我不知道小米儿用了什么手段,将蝴蝶公子最大的凭恃帝柳给废了。
这剑很窄,也就两指宽,尖端一抹寒光浮现。
他连续挥出三剑,却有如漫天繁星坠落而下,异常的璀璨。
他,回来了!
两方交手,你来我往,各有胜负,渐渐陷入僵局之中,而蝴蝶公子却在没有之前的轻松,眉头皱起,然后奋力与我厮杀。
长刀翻转之间,那三尖两刃刀如同跗骨之蛆,阴魂不散地缠绕着对方,两人在偌大的树冠之上不断翻腾,你追我赶。
一个身影从九州鼎中陡然冲出,老鬼的声音在林间响起:“蝴蝶狗贼,你加诸于我身上的所有屈辱,我今日,就要在你身上找回来……”
不过不得不说,这些玩意多多少少,还是扰乱了我的进攻节奏。
而与此同时,在地面之下,不断有浑身腐朽不堪的身形浮现,然后跃上了枝头来,与我颤抖。
如此一来,九州鼎外,又只剩下了我和蝴蝶公子。
哦,错了,还有他那二十多个洋娃娃一般的蝴蝶女,占据了各个要点,将我们团团包围。
当我以为蝴蝶公子就这般逃下去的时候,突然间他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把锋利尖锐的刺剑来。
我想不明白,不过却知道这是小米儿拼尽全力给我创造出来的机会。
机会只有一次,一闪而过。
还是那句话,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唰、唰、唰……
蝴蝶公子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松,脸和*图*书色有些发黑,双目之中,迸射出了怨毒的光芒来,仿佛要将我给融化了去。
三尖两刃刀在手,我感觉自己握住了整个的世界。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有点儿懵,不确定蝴蝶公子这是在耍诈,还是真的出了问题。
笼罩而下的九州鼎将我和老鬼给罩在里面,隔绝了一切的攻击。
而在我赶到之前,小米儿已经跟他拼了好一会儿。
知道此刻,我方才明白对方的手段并不弱。
大概又试了几种手段,那家伙终于瞧出了这青铜鼎的不凡来,冷笑着说道:“好家伙,看样子不咋地,没想到身上的宝贝倒也不少,你这个玩意,应该是大禹所造,用来镇压九州气运的九州鼎吧?”
不但不弱,而且很强。
那些根须试图蔓延到了鼎口之中来,却给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排斥了出去。
我将老鬼扔进了九州鼎里,而小米儿也是颇知我的心意,也跟着跳了进去。
大概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不得不与我游走,而且那些蝴蝶女也纷纷飞到了他的身后,不断接着手印,在他身后加持。
老鬼苦笑,说心头压着铅块,感觉浑身沉甸甸的,有劲儿也使不出来,唉……
而越是如此,我越是凶猛,举刀而战,不但如此,而且还倾尽全力,无论是龙脉之气,还是远古神魔的本源之力,又或者从九州鼎上吸收而来的气运之力,再加上我本身所有的庞大实力,全数押上。
他一副准备打持久战的态度,而我却也是想了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