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四章 朱逸斡旋
适当的休息,对于自己的好处还是挺大的,而休息过后,精神饱满的我还能够将昨夜的收获沉淀下来。
瞧瞧人家,再瞧瞧自己,空有一身好本事,又顶着这么一个名号,可人家是人生赢家,为所欲为,不愧对自己的名头,而我呢?
朱副局长也只是这么一说,他并不指望能够在电话里面说服我,跟我说有消息之后,他会给我手机里面发信息,到时候再谈。
朱副局长没有预料到我居然会谈起这个,不由得一愣,说你去见谁了,有人证物证的话,事情就好办了。
这手机一天开机一次,基本上能够杜绝被找上门来的可能。
尽管刚才其实有听到过一部分,但听我重新讲来,又是另一种不同的味道。
而昨天一夜的折腾,我也有些累了。
老鬼出去了半个多小时,我的碗都还没有洗完,他人就赶了回来。
大概十几分秒钟过后,电话被人再一次地拿了起来,然后沉声说道:“我是朱逸。”
朱副局长说你讲。
老鬼点头,说也对,如果你大爷爷王红旗能够随时抽得出空来,料理那一帮杂种,你王大少爷在这京都,完全就可以横着走了,哪里需要像撵狗一样,给人追得到处跑?
老鬼把手机扔给我,说战术上重视敌人,但是战略上得藐视敌人,不要疑神疑鬼,搞得自己精神衰弱——京都的总面积有一万六千多平方千米,人口两千来万,民顾委就算是本事通http://www.hetushu•com天,一时半会儿之间,也未必能够找得到咱。要相信人家慈元阁的安全屋,这地方要是一天都扛不住,那人家做这方面挑选工作的人,可以去死了。
朱副局长的秘书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方才回复道:“他在与人谈话,可能需要等一会儿。”
然后我盘腿而坐,将之前的收获巩固了起来。
像他老人家这样的级别,我肯定是无法跟他直接通话的。
朱副局长说不过这几天之内,民顾委一定会疯狂找寻你们的,你们现在在哪里,需要我帮忙安排么?
我苦笑,说算了吧朱局,朝堂之上的争斗,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有些复杂,我还是单单纯纯地过完余生吧。
于是我们各自找了房间,然后休息。
说到这话儿的时候,我深深一阵叹息,惹得老鬼哈哈大笑。
他放下了电话,然后去隔壁办公间敲门,我这边能够听到轻叩房门的声音,然后有他与朱副局长轻声汇报的动静。
我把玩了一下对方的手机,弄清楚了如何解锁,然后开始拨打了朱副局长秘书办公室的电话。
我想了一下,这小子别把卡给取消了,到时候我怎么接收信息?
于是我使用了缓兵之计,说我在路上捡到的这个手机,手机没电了,我让他明天傍晚在某某地等我,或者让他给我一快递地址,我直接寄给他去。
我说对啊,咱们啥时候也能够享受和图书到纨绔子弟的待遇,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京城四少里面去啊?
我立刻拨通了电话,朱副局长说派人过来接我,而我思索了一下,给了他一个见面的地址。
朱副局长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在找人沟通协调,不过民顾委的态度十分强硬,拿出了很过硬的证据来,一时半会儿,可能有点儿麻烦。”
没有例外,我依旧问哪儿来的,他告诉我,说没有去远,就在单元楼附近转了一下,恰好碰到另外一个隔壁老王,丫的在偷一少妇,咿咿呀呀声音太大了,他忍不住听了一下墙角,结果听到了双方的对话,发现并非原配,而是外遇,于是顺手将人家的衣服、钱包和手机都给偷了出来。
我说对,如果你觉得有任何疑问,我希望你能够通过自己的渠道去求证。
我说不用,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若是连这点儿事情都处理不了,我们还如何在这江湖上混?
他告诉我事情办的差不多了,民顾委需要与我对面交流,让我给他电话。
因为这样子,有点儿越界了。
老鬼看着我,说你觉得这个龙脉,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一定要让人看守呢?是不是像那火山口一样,随时都会爆发?
我说我向你汇报第二件事情。
见面地址就在附近的公园。
听到我的话语,朱副局长忍不住说道:“突然间好想将你挖到我这里来——怎么样,这件事情过后,你若是有兴趣,直接来我http://www.hetushu.com这里任职,凭着你现在的江湖名气,我觉得可以直接从特勤组做起,用不了十年、二十年,你必定能够坐到你大爷爷的那个位置的……”
而现在的技术虽然可以通过手机来定位,但视线如果没有准备的话,倒也没有太多的手段,而那帮人及时是监听,估计也只敢监听宋老爷子的,至于宗教总局的副局长,他们若是敢,只怕两边都得打起来。
我摇头,说不太清楚,不过我感觉应该不是一个好地方,要不然那些人为什么敢如此猖狂呢?
我说完之后,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之中,仿佛给这消息给震惊住了。
天天到处做好事就不说了,而且还给人追得跟条狗一样。
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接通,听到电话那头沉稳的声音,我开门见山地说道:“你好,我是王明,有事情要与朱副局长沟通,请问他方便么?”
我将刚才与朱副局长的交流给老鬼重新叙述了一遍。
我说昨天我们的确是半夜离开了总局的招待所,不过并没有去往民顾委的地盘,事实上他们的招待所在哪里,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昨天去见了一个人。
一直过了半分多钟,朱副局长方才重新开口。
我们交流信息之后,决定不用太过于烦恼,安心等待消息便是了。
我决定一个人过去,老鬼和小米儿在附近随时支援,而一个小时之后,从对面走来了一人,我一瞧,嘿哟,还是一熟人。
我说hetushu.com王红旗的眼光,若是真的差了,未必能够走到这样的高位来。
在这个时候,以静制动,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对方闹腾得太凶了,我们蛰伏起来,方才是最好的应对策略。
我说我见到的人,不确定朱局你是否认得,但另外一个人却应该是晓得的——我昨天在颐和园附近,见到了我的父亲王洪武,按照他的说法,他现在应该在看守龙脉,而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我个人认为,应该是我的大爷爷王红旗……
打过电话之后,小米儿自来熟地煮了茶,而我和老鬼来到了书房的茶室角落对坐,一边享受着小米儿的茶艺,一边儿聊着天。
发完了信息,我又关了机。
蛇婆婆教了小米儿许多东西,其中一项,就是布置简单的法阵,此法与苗疆巫蛊有关,但与中原道门的许多手段也有相同之处,使得她能够发现得到这屋子里许多风水和布置都是有很多讲究的,最终形成了一个藏匿气息的场域来。
与朱副局长沟通过后,我将手机给关了机,而小米儿早已用碗筷、勺子等物,摆了一个简单的屏蔽法阵,我将其搁置在里面去,尽管用处算不得多大,但心里好歹也能够得一些安慰。
老鬼沉吟了一会儿,对我说道:“他应该是可信的。”
这隔壁老王挺潮流的。
朱副局长这会儿的声音一下子就高亢了起来,说王明,事情既然是这样,一切就都明了,给我一点时间——嗯,就三天为http://m.hetushu.com准,我一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还你们一个清白。
秘书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好,你稍等。”
一觉睡到了次日凌晨两点,我开了一下手机,有十来条信息,震得我挺激动的,结果逐一翻看,发现都是人家机主发过来的,有哀求的,也有威胁的。
我开口说道:“朱局你好,跟你汇报两件事情。”
如此又过了一天,我再一次打开手机,忽略掉机主的信息,然后瞧见了一条来自朱副局长那儿的消息。
我说好,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不过这回的收获并不多,只拿了一个手机。
我坚持,说请帮我通传一下好么,我这里的事情很急。
钱包里的现金和手机他笑纳了去,至于衣服和钱包,随手扔在了楼道过处的垃圾箱里面。
朱副局长说你讲。
我说第一件,关于民顾委和荆门黄家家主黄门郎诬陷我昨夜攻击黄门郎之事,我向你汇报一下,这件事情与我无关,若不是黄门郎自编自导,那便是另有其人;现如今民顾委在动用大量兵力,大肆追捕于我,我目前还能够做到手下留情,但对方如果再咄咄逼人,杀无赦,我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失手伤到人。
我忍不住笑,说你这样子真损,小心惹麻烦,给民顾委的人找上门来。
我一想也是,接过了电话来,发现居然还是最新款的手机,看着挺贵的。
不过这一回,他显得很慎重,说王明,你确定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语,没有任何虚假的东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