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六十四章 卖折扇的小姑娘
我摇头,说不用,不管怎么样,黄养鬼都是我的师姐,我相信她是不会害我的。
她之前还在黑手双城下面干过活儿,这事儿怎么都避免不得。
因为从名义上来说,黑手双城也是慈航别院这伙残党的恩人。
慈航别院虽然对黑手双城一直心怀宿怨,但却不能不给他面子。
司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我,然后便没有在说话。
我皱着眉,在摊子上巡视了一下,说有点儿贵哦。
朱小柒点头,说你有把握就好。
我沉默了一下,感动地说道:“小柒姐,你放心,我知道她们对黑舍利志在必得,在没有见到那东西之前,她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朱小柒看着我,说听她们说,你和小玉儿在海天佛国的遗址里,抢了她们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对不对?
我说那就去吧。
约定妥当之后,朱小柒有些担忧地望着我,说我知道你与荆门黄家交恶,江湖上也有风声,说荆门黄家出了一千万的巨额悬赏捉拿你,你这般单刀赴会真的好么?需不需要我布置一下,出手支援?
不过猪狂同样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此事她并没有参与其中。
不过朱小柒这儿有浪里白条朱贵的余荫和黑手双城的照看,慈航别院倒也不敢乱来,就算是黄养鬼,也只有找上门来质问。
那天我和小玉儿的出现又消失,让很多人惊掉了眼镜。
当黄胖子告诉我黄家大小姐的婚讯时,以为老鬼喜欢黄养鬼的我与黄胖子www.hetushu.com两人千里迢迢跑上门去,结果才发现是另外一个女人,据说是私生女,而并不是黄养鬼。
我一直逛到了下午,却一点儿也不累,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的放松之中,逛着逛着,突然间有一个女孩儿拉住了我的胳膊,说先生,来看看我们家的扇子咯?
说着话,我伸手,准备把折扇给弄开来。
很难讲小玉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却知道,这个师姐,以后或许会成为我南海一脉之中,如同一字剑黄晨曲君一般的标杆人物。
我有些怀疑,却又有几分期待。
看得出来,这些折扇其实都挺不错的,木质很好,雕工一流,特别是折扇上面的话,无论是秀女图、字画还是山水,看上去都十分赏心悦目。
女孩儿笑了,如春风一般和煦,说一分钱一分货嘛。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我拦住他,说师傅,别说了,真没有那个爱好。
再之后的事情,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就算是黄养鬼,也不敢多说什么。
同样也是晚上七点。
司机一听,眉飞色舞,似笑非笑地说道:“兄弟是去找大保健的地方不?这个问我就知道了,我跟你讲,整个舟山……”
到了沈家门附近,我还特意多给了他二十块钱,算是精神弥补。
我动了心,说多少钱一把?
司机顿时萎靡了几分,说啊,这个啊,有倒是有……
那黑舍利明明就要得手了,结果竟然给小玉http://www.hetushu.com儿给强夺了去,从慈航别院和黄养鬼的角度来说,的确不是一件让人心平气和的事情,随后她们离开了蛩崖尖,然后在半路上与猪狂碰上,了解了缘由之后,便找到了朱家尖朱家这里来。
朱小柒说我陪你。
然而所有的事情,在她被自己父亲禁足之后,就变了。
我摆了摆手,笑着说道:“算了,你在舟山那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我可不想那般热闹。”
没有他,慈航别院早被邪灵教给灭了。
她差不多只有十七八岁左右的年纪,个儿不高,比我矮一个头,扎着一根村姑般的大辫子,眼睛很大,忽闪忽闪的,皮肤晶莹透亮,人一开始看只觉得秀美,越看越好看,就像一瓷娃娃一般。
就是那一次,我们被人用重型卡车撞进了湖里,紧接着我暴怒而起,出手杀了黄养天,与荆门黄家结了怨。
我心中惊讶,抬起头来,却见拉住我的这姑娘,长得还真的是好看。
我心头浮现出这样一句话儿来,愣了一下,结果人姑娘又热情地招呼我,说先生,看看我们家的折扇吧,全都是手工做的,很有特色的。
她说着话,我却心中一动,伸手从最下面,掏出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折扇来,说道:“这个怎么卖?”
女孩儿伸手给我比划,说一百五一把。
我连忙拦住他,说师父,我是说有没有比较有舟山特色和民俗的街道或者景点之和-图-书类的。
沈家门位于舟山本岛的东南部,人称小上海,是一个很大的渔港和海产品集散地,十分繁华。
说到底,她只不过是给我和小玉儿提供了便利,将我们给载到了蛩崖尖而已,之后的全程她都与猪狂等人待在第一个岛屿上面,并没有太多动作。
画工一流。
离开了盛世渔业的公司大楼,我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问司机舟山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我低头打量了一下她的小摊子,发现上面的确有几十把折扇,有的展开了,有的又合着,琳琅满目。
她的修为很高,高到让我有些畏惧,不过一来她是大妖化身,跟随的又是当今修行界的大名师南海剑魔,所以并没有怎么让我意外;然而没想到她对于这世事人情的把握,却也是精妙独到,这和我对她的第一印象,着实有些冲突。
这是在沈家门一处小商品批发市场附近,一个卖扇子的地摊儿跟前,我对这种拉客方式并不太喜欢,下意识地想要避开,没想到一躲,却没有躲过。
此事商定,她问我接下来是休息一下,还是有什么准备,这会儿是中午,我想了一下,突然笑了,说来到舟山,一直忙着四处奔波,还没有好好打量一下这个城市,我自己出去走走。
如果这样的生活能够一直继续的话,那该多好啊?
我挺喜欢这样的状态,就好像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一般,没有凶险,也不担心随时有可能的追杀和暗箭。
朱小柒从办公桌的抽屉里翻www.hetushu•com出了一个手机来,递给我,说里面有姐的号码,有事,随时联系我。
那种气质,是很多涂脂抹粉的美女所不能够比拟的。
很明显,此事与朱家有关,这一点猪狂秦小胖可以作证,赖是赖不掉的。
我们在这样的一个大网里,不断地深陷,各种各样的恩怨情仇牵连着,想要金盆洗手,脱身而出,实在是太困难了。
这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司机发动出租车,走了几十米,还心有不甘地说道:“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告诉你,有一家洗浴中心……”
慈航别院满肚子的怒火,然而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据说为了此事,黑手双城专门跟这边打过了招呼。
大人物。
我心中激荡,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沉下了心思来,对朱小柒说道:“小柒姐你跟她们联系一下,说我要找黄养鬼单独见面,一个人。”
朱小柒去带电话联系了,随后与那边约定好,在我上一次与朱小柒见面吃饭的酒店碰面。
朱小柒让她们在舟山等通知,不然爱谁谁。
然而我也知道,自从我的肚子里被前女友米儿种上了蛊胎之后,事情就已经由不得我来了。
我之所以出来,一是不想打扰朱小柒的工作,二来也是想透个气儿,缓解一下心里面的沉闷,这司机师傅一番话儿,倒是逗得我挺乐的。
黄养鬼逼问朱小柒说出我和小玉儿的下落,结果朱小柒甩都不甩她,根本不理会她的威胁,只是说了一点,那就是我们愿意http://m.hetushu.com出现、并且与这边和谈的时候,自然会联络他们。
我说不能这么说,那东西一直放在了海天佛国一处佛殿的佛像之中,虽然被黄养鬼找出并且封印,但却是我师姐从那守护佛殿的魔猿手中拿到的,并不能算是抢夺她们的。
那是的黄师姐开朗又有担当,为了小米儿奔东走西,还帮我们介绍了麻栗山的蛇婆婆,说起来,她对我是有恩的。
我也是无聊,随意到处闲逛,如同一个普通游客一般,四处瞎晃悠,碰到好吃的小吃呢,就尝一点儿,碰到热闹呢,就去凑一凑。
黄养鬼对我之所以如此冷漠,真的是因为我跟荆门黄家交恶,她在师门友谊和家族之间,选择了后者么?
我到底还是一个外貌协会的人,一开始是拒绝的,结果瞧见人家小姑娘挺漂亮的,就生不出拒绝的想法。
这话儿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与黄养鬼之间的交往。
我点头,说好。
朱小柒盯着我,拂弄了一下额前垂落下来的头发,对我说道:“王明,不是姐不相信你的实力,只是觉得人心叵测,你是小玉儿的师弟,我也把你当做弟弟一般,终究不希望你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于别人的身上。”
所以即便是慈航别院和黄养鬼再恼怒,也于事无补。
听到朱小柒跟我通报的情况之后,我突然间对小玉儿这个看起来清纯干净的师姐,多出了几分高山仰止的感觉来。
朱小柒说据我所知,黄养鬼表现得很冷漠,看起来不像是你之前所说的那种关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