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吾心安处
章八十五 风雨欲来
千夜手上拿着的一个零件差点掉下去,不知道该保持什么表情好。他已从宋子宁口中得知琪琪向宋阀告状的细节,因此明白季元嘉前半段说得含糊,是不想再让他知道又被用作了一次靶子。不过这个赔礼条件倒让他想起一件事,琪琪后来不再拖他出去参加社交活动,是为了?保护他?
如果千夜一开始接的不是这种炮灰性质的任务,或许就不会直面世族中最黑暗紊乱的一面,也有可能按照他最早时候的想法,在一个强大的势力羽翼下找到栖身之地,然后成长到足以去找回自己的过去。
“嗯,还加装了重击之拳。”
千夜心中一动,说:“我要买点消息。”
“那也不是琪琪小姐的错。”
“是的。”
季元嘉声音忽然有些低沉,说:“千夜,你这样一走,就等于把小姐推到那人身边去。”
“你的意思是说……”
千夜径自走到柜台边,将巨大的背包放下脚边,敲了敲台面,说:“二爷,我回来了。有什么好东西没?”
“为什么不留下来?殷家可以给你晋升战将的资源,而你有这个天赋和资质。”季元嘉目光扫过一桌子的鹰击零件,又说:“更重要的是,你的战斗能力和特长只有在军队中才能真正发挥作用。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只有军队才是阻挡黑暗种族大军的基石。”
季元嘉神色一黯,道:“土城堡的那件事,如果当时我多注意一点……”
二爷愕然问:“你已经五级了?”
这座城市依旧和往常一样喧嚣热闹,千夜到达的时候正和-图-书好是中午,到处都是因为难得明朗天气出来闲逛的汹涌人流。千夜感觉和离开时相比,城市里的人变得更多了。
“小姐上前线去了。她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留下来,那就去找她。如果不留,就不必说什么再见了。”
“明天吧,和琪琪小姐告别了就走。”
这是没法解释的事情,千夜只是简单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季元嘉怔了怔,沉默了一会儿,问:“你什么时候走?”
“你错了,能够推她过去的,不是我,而是殷家的利益。”
千夜放缓了语气,说:“抱歉,元嘉,殷家不适合我。我希望去做一些能够自己把握,并且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季元嘉再一次从千夜平静的声音中听出了巨大的决心,他默然片刻,道:“即使你离开后也要小心。这次春狩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你,宋七公子不但从我们这边调查了你的资料,好像还另外派了人手去查你。”
当千夜走进猎人之家,柜台后的二爷顿时愣住,手里的书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季元嘉还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摇了摇头,向千夜告别后,就转身离去。
“我还是觉得,猎人这个职业更加适合我。自由,并且不用考虑太多。”
千夜摇头打断他,“那不是你的错。”
“黑暗种族很少会有这么大规模的动作。从西昌到这里,战线足足几千公里。中间,以及更远的地方,也有类似情况发生。我已经听到了不止一次你说的这种消息。在永夜大陆的历史上,这要么意味着有什么大事要发和_图_书生,要么就是一场全面战争开始的先兆。”
千夜显得很轻松,不过老于世故的二爷却察觉到他眼底有一丝沉色。二爷并没有追问,任务既然完成,委托方近期也会发消息过来销案。
千夜叹了口气,说:“替我谢谢琪琪小姐吧……”
“怎么这里也有这么多黑暗种族?”
“最近有什么好任务没?”千夜双肘支在柜台上,脸颊已经开始浮现一层粉色,他的酒量似乎一直是这样,不管喝多少都会脸红。
“重击之拳?”季元嘉想了一下,记起来这是什么。他从琳琅满目的零件中找到枪膛部分,拿起仔细看了看,然后输入一点原力,子阵列次第亮起,勾勒出指甲盖大小的晶片形状,赞道:“真是好东西!”
千夜手里正在把玩着半米长的‘闪耀光牙’,那是一把造型奇特的五级原力武器,只比帝国制式军用匕首略长,锋刃前端有几个倒竖的锯齿,优雅中又透出几分血腥的狰狞,正是典型血族风格。千夜看到季元嘉眼中闪过浓郁的兴趣,于是把短刀扔给他。
千夜却并不紧张,笑笑说:“听起来这段时间不会那么无聊了。”
“也许吧!”千夜笑了笑,说:“你该把我的猎人等级提升一下了吧?”
季元嘉走进房间,一眼看到摊满桌子的零件,他目光在那根长得醒目的枪管上停了一会,说:“看起来象是最新的定制版鹰击?”
一说到猎人等级,二爷立刻双眼一瞪,道:“年轻人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一向公平公正,只看战绩和等级。你过m.hetushu.com往战绩倒是足够了,可是等级还差得远,等等!你的等级,等级……”
第二天,永夜大陆的早晨依然暮霭沉沉。一辆军用越野车载着千夜离开了殷家别院,经过漫长的飞行,他终于看到了暗血城无比恢宏的门楼。
“这是秘传功法?”千夜拿起书匣,玉质地的盒盖上刻着三个古文字:化雨诀。
二爷滑过来一个小酒壶,说:“就只剩下这个了。不过它可比不上你自己调的那些好东西。”
二爷的双眼眯了起来,沉吟道:“这可不太寻常。”
季元嘉一窒,然后苦笑。这是一个死循环,他已经和千夜讨论过很多次,但是既然一开始彼此立场不同,就注定不会有结果。琪琪和顾立羽私底下有再大矛盾,当他们对外的时候都是敬安堂的一个整体。而对殷家来说,顾立羽的价值当然比一个战斗连高得多。或许将来,这样的局面会被打破,但至少眼下不行。
“是的。”
短刀入手,季元嘉手上微微一沉,这把貌不惊人的家伙居然足有十几公斤重!如此沉重的武器,一旦挥击起来,必然能发挥出和尺寸不相称的巨大威力。
“这是殷家的中级秘传功法。它能加速身体恢复,治疗中等伤势。平时也可以作为修炼原力的功诀使用。化雨诀的进境虽然慢些,但是在修炼过程中可以逐渐治疗身体内的暗伤,正适合替换兵伐诀。”
“怎么?”
“不用了,小姐已经离开。”
“她回上层大陆了?”千夜略为意外。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对于发生过的事情,千hetushu.com夜能够理解,不代表可以接受。
季元嘉拿出一个白玉书匣,放在桌上,说:“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这个任务最后一部分酬劳。”
千夜点点头,“谢谢。”
“当然!”
二爷苦笑:“无聊?你可真是个疯子!”
千夜打开酒壶,几大口喝光,才满意地吐了口酒气,说:“不错!真正的酒。我可不想再尝兴奋剂的味道,这段时间用得实在太多,舌头都麻木了。”
季元嘉也认为这事听上去十分荒唐,但他一直以来都感觉宋子宁这个人极为危险,而且叶慕蓝已经和千夜成了死仇。他想了想,又说:“你要小心,宋七公子的战力绝非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我不是他的对手,或许赵二公子都不见得能赢他。”
季元嘉笑道:“还真符合你的战斗风格。”他可是领教过千夜不用原力的纯粹力量强度。他拿过桌上黑色暗红纹饰的刀鞘,把‘闪耀光牙’推进去,然后看着千夜,说:“你要走了?”
千夜看着季元嘉,黑曜石般的眼睛流光熠熠,冷然道:“是的,谈不上错,那是殷家的大局而已。只不过不是我的。”
一时间,千夜的感觉有点复杂。这些日子里,他看到了琪琪两面完全不同的样子。她很有天分,生而拥有的权势和资源让她大部分时间都很顺利,所以也有着许多世家天才共同的毛病,自我和懒散。可是她一生中最不顺利的地方却来自血缘相关的亲人,对待这个问题上,她就像个小女孩般无措,这样强烈的反差也造成了她表现极端的性格。
季元嘉犹和图书豫了一下,才道:“琪琪小姐在春猎后期与宋七公子关系闹得很僵,两家有人出来调解过,他曾提出……要小姐把你送给他作为赔礼。”
二爷象看怪物一样盯着千夜,他清楚记得千夜离开这里的时候刚刚升到四级。然后他愤愤中又带着欣慰地说:“你可真是个怪物!好吧,这个拿去,别弄丢了!”
“我是说西昌,西昌城那边黑暗种族的力量也突然增加了好几倍。战区里已经和黑暗种族打过几次会战了,每次都会动用几个野战师的兵力。”
季元嘉更多时候还是象一名典型军人,他的秘传战技是剑术,却很喜欢各类枪械,只可惜没有远程狙击的天赋。
说着,二爷抛过来一个猎人徽章,上面有着五颗星星。不过五星猎人的徽章并没有比一星猎人的好到哪里去,材质都很粗糙低劣,一看就是偷工减料的便宜货。
千夜抬起头看到季元嘉注视自己的目光,心里叹了口气。以季元嘉的洞察力,必然已经发现他的战斗风格出自军中,也不难看出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杀掉尽可能多的黑暗种族。如果他们换个场合认识,或许能够成为真正的战友。
二爷摇了摇头,说:“都是些没什么意思的任务。最近这段时间城外很混乱,黑暗种族的数量增加得不正常,行踪又很难锁定,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安全区域了。所以很多猎人都退回城里,荒野上太危险。除非有和黑暗种族战斗小队硬拼的实力,否则没有什么人敢离城太远。”
“你的任务完成了?”二爷试探着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