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魂崖!
就这点,照日天宗初时还保密一二,可是随着时日渐久,宗门高层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边,在此训练锻炼的低阶弟子也就不再将这个状况当做什么秘密,是以这个状况,渐渐变成了人尽皆知的“秘密”!
当前的唯一问题反而在于……自己这一次进去,本意是想要无声无息混进去,若是最终被人发现踪迹,引发一场混战,纵然自己安全无虞,仍非是自己的初心所愿。
而想要收取魂力,就算是应用得法,收取本身至少也得有道元境七品以上的实力,而这个收取下限却也意味着,一旦收取无果,甚至引发反噬,收取魂力的道元境七品高手,即便不死,也要重创。
“你有种?你有种你下去看看!”
此地只要没有道元境高手,以自己现在梦元境四品的实力,就算是对上照日天宗梦元境九品弟子,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是打不过,但,想要全身而退还是绝对没有问题滴。
这里自然就成了一个人多势和_图_书众但却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地方。
“你干嘛不下去看看?你要是敢下去,老子就承认你有种,比我有种!”
从那之后,厉无量和叶笑都将这件事视之为自己平生的奇耻大辱,闭口不提。
叶笑在抵达这里的几天里接连打探、了解对方底细,意外得知一项很特别的消息,那就是自从占领了天魂山之后,不知道为何,照日天宗出尽万般手段,始终也无法从天魂山上抽不出魂力。
尽管现在天魂山已经成为照日天宗的禁地;可是门派中高手只要听到要派自己到天魂山来负责抽取魂力,就会即时生病,而且还是到了卧床不起地步的重病,无有例外。
对这个事,叶笑可不是道听途说,而是有切身体会,当年叶笑可是曾经与厉无量在一次酒后忽然生出了兴趣,想要挑战一下这个天魂崖到底有多深,彼端又有什么东西,两名道元境九品巅峰强者借着酒兴,哈哈大笑着跳了下去。
但凡对魂力有hetushu•com所参悟有所了解的人,分明能够清晰感觉到,这座天魂山内蕴偌多魂力,但却始终无法抽出,这等见到甚至摸到,却就是拿不到手里的腻歪状态,让照日天宗在此驻守的人人人都是头大如斗。这两年以来,照日天宗为了抽取天魂山的魂力,非但是出尽无数手段,更是接连葬送了四位道元境七品高手!
魂力这玩意,若是能够将之掌握,对于了解它作用的人而言自然妙用无穷,但反过来说,若是无能真正掌握魂力,或者是说在收取魂力的过程中,遭到其反噬,那也是足以致命的!
虽然这种状况,在初初之时还不明显,直到勉力再下三十丈的时候,才出现极端险恶的状态,可是在两人感觉到不妙、想要撤退的时候,本身竟已经是将近浑身无力,若非两人心志坚毅,彼此为援,拼着命用肉体力量往上攀爬,只怕这两大天域顶峰强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陨落于此!
在接下去的每一步、http://www•hetushu.com每一个瞬间,多会感觉这种感觉愈发的强烈、愈发的实在。
久而久之,这两年光景下来,天魂山这边几乎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练兵场——照日天宗年青一代弟子拉到这边来锻炼训练修炼,门派中道元境以上的高手却是一个也不肯来。
叶笑听到这个“秘密”之后,不禁放了下心。
但这一跳,却是整整历时一天。
叶笑至今思之,犹有余悸,当时的那个境地,存在一种奇怪的风,若有若无的流溢,所谓风力根本连云雾都吹不动,可就是这种无力之风,却能够一直吹到人的灵魂身处,将三魂七魄生生吹散、吹熄、吹灭。
即便于此,两人仍是静坐运功恢复了两个时辰,才攒够足够的力气,狼狈万状地爬了上去。
还有一个重点就是,自己此行的最终目的地,乃是天魂崖,那天魂崖在天魂山最高处,终年云雾笼罩,自古到今,从来就没有人下去过,因此也就。没有人知道,这个天www.hetushu.com魂崖到底有多深,尽头之地存在有些什么物事。
天魂山,这里目前坐落着照日天宗的一个分部,有不少人在此驻守。
当然,若是只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偶尔还是会提一提,吐槽打屁。
就这两位的本心而言,是打算一定要去到彼端,探查明了崖底一切玄虚的,可是在经过一日下坠,深入早已不知几万丈,下方尤自深不见底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遭遇到了什么异样的状况,突如其来的剧烈头痛,甚至连灵魂之力,似乎也被充斥在悬崖外侧的罡风吹散。
两人勉力支撑,一直向上爬出了足足五十丈的高度才没了那种感觉,自身修为实力渐复。
整整历时一天的时间,那得什么高度,什么深度呢?!
关于这点照日天宗的高层不是不明白,心底也能表示理解,毕竟已经有四个活生生的案例在前明证,天魂山有大量魂力固然不假,可是其他地方也不是没有魂力可收取,何必强逼本门高手冒奇险,赌www.hetushu.com注幸运呢,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既然没人敢去,就算了!
“要不打个赌,谁输了谁下去看看。”
这两年下来,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比较不幸,照日天宗出手收取魂力的道元境七品高手,若非收取魂力不果侥幸全身而退,便是悉数玩完,愣是没有重创的,天魂山的魂力仍是岿然宛在,却是不动如山!
“老子不赌!”
最终只能归于四字——不知其高。
两人均是心性坚毅之士,遇强愈强,仍自不服输的再往下潜了三十丈,然而自身状况却是愈发的不好,纵然是两人联袂合力,抗衡这股诡异状态,仍是不敌,几乎当场就死在悬崖万状之下的诡异氛围之中。
能够收取到魂力,好处是宗门的,可命却是自己的,用自己的小命搏一个侥幸,那都不是以小博大,根本就是博取一个万一,所以,还是先顾好自己的小命为先吧!
这个天魂崖,赫然是从上到下是内陷式悬崖,如两人一般的那么直接跳下去,竟是一直到底也不会碰到什么物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