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你的目的?
“你当初见到十丈红,应该是在数十年之前,甚至百年之前……那么,那时的你绝对不会是现在的这副容貌。所以,你现在的容貌,应该是易容的。”白公子淡淡的说着,抬起眼睛,看着叶笑,轻声问道:
其实对于这个举动,叶笑很想要对视下去。
在这一刻,他生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若是能够了解这句话背后的“深意”,是否可以得到某种又或者是某些秘密呢?
然后,白公子看着叶笑,又去轻轻的追了一句:“其实,你本身就是天域的人吧?”
自己遇到十丈红的时候,的确是在青云天域。而且,那时候自己还没有成为笑君主。
因为他不想示弱。
叶笑心中一震。
现在的公子虽然还远远没有恢复自己的强大实力,但,公子的眼神只要盯上一个人,却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就这么被偏过去的情况。
然而,白公子的心思还远远不曾见底——
叶笑仍旧从容不迫,淡淡笑道:“http://m.hetushu•com我的要求不是单方面的付出,而是彼此之间的一个合作起点;若是白公子不同意,那么,我们灵宝阁固然要独立面对这一次的难关,但未必就一定不能度过。”
若是公子修为恢复,甚至可以一眼定住人的魂魄,再也不能动弹,瞬间尽悉对方的一切秘密。
然后,他轻轻地自言自语说道:“那不应该是在寒阳大陆,而是应该是在青云天域?”
“这是自然,白公子天人一般,岂是我辈可以比拟的。”叶笑微笑颔首,话虽然这么说,但却是从容自若。
叶笑心中顿时一震。
一问既出,叶笑立时感觉到,现在的白公子眼神犀利异常,就如同雷轰电闪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眼睛。
白公子淡淡的笑起来:“不过,就凭着这一点精神修炼,在我面前,还不够。”
“刚才两个门派在威压灵宝阁。”白公子淡淡的说道。
“这样说来,我看起感http://www.hetushu.com觉古怪,却全无印象,也说得通了,相信你见我面熟,应该也是在很久之前?恩,你曾经见过我?”
良久良久,白公子悠悠的目光从沉香烟雾上面转过来,看着叶笑,淡淡的说道:“十丈红……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他的?”
“公子睿智。”叶笑点头。
白公子悠悠的笑了笑,道:“所以你进来的最终目的,不外就是想要让我帮忙。因为,同时面对两大宗门,举世之间,除了我之外,再没有人能够给你们有效的帮助。”
但,面对白公子现在这深邃如星空一般的一眼,叶笑却感觉有些承受不住。
是以,在白公子沉潜的那段日子里,这句话真的就成为了一个宝藏的代名词,可惜,始终无人能够从中真正得到什么,却有许多许多的人,在发掘这句话个中深意的过程中陨落!
这个白公子果然是心思慎密到了极点。
然而眼前这个风之凌,却是就这么一偏www•hetushu•com头,避过了公子的眼神。
公子的这个眼神,叫做,定魂一眼!
叶笑点头承认。
而且,亦是在这句话之后,整个世界的最强势力一朝解散,这句话的背后,岂无深意?!
白公子对这个变化,也是很有些惊异的看了叶笑一眼,淡淡道:“风君座果然不凡。”
白公子姿势不变,但眼神却是多了几分讥诮,悠悠的看着眼前袅袅烟雾腾起,说道:“但我为何要帮你?我真的想不出任何一个帮你的理由!这个疑问却是把睿智的我,难倒了!”
对视下去,恐怕真的会被他探悉自己的秘密;所以纵然心中有不甘,却也立即选择了规避。
“那么,你到底是谁?我是问,你数十年前的身份是谁?”
叶笑轻轻的偏了偏头,避开了白公子的眼神,二度主动的避开了两人视线的交集。
叶笑点头:“还是那句话,公子睿智,我正是这个意思。”
白公子语气平淡,然而话语中的含义,却是霸气四溢,丝毫http://www•hetushu.com不见遮掩。
白公子显然明白他的意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即化作冷意,说道:“你今日前来找我,先是用这两句我说过的话,作为敲门砖,目的达到,已经进来了。不过你的进来,相信只是阶段性目的,绝不会单纯的只是想要告诉我这件事吧。”
只是从这一件事上,就推测出来这么多,而且,显然并没有完全说完,但已经点中了自己的要害,无论是不是巧合,此人的心思智慧,当真可怕。
那就是……白公子的眼神,就像是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能够直接照射进自己的心里,洞悉自己心底所有的秘密!没有任何人,能够在这样的眼神注视之下,还能够继续保持镇定。
白公子沉思着,静静的说道:“当年的十丈红……修为已经接近巅峰;应该在很短时间内就能冲上去的。”
显然,潜台词便是:虽然你天人一般,但我也未必就弱了。
但,在精神修炼方面,现在却是绝对不是白公子的对手。
随即又www.hetushu.com说道:“但你现在修为这么低……是被打落下来了?”
自己的心境完全没有问题。
“就算是你所在的帝国全力相助,也不能保得住你们。”
就算自己不能成为如公子一般的存在,却至少能够让自己的本身实力更进一层吧?!
白公子锋锐的眼神冷电一般看着他的脸,淡淡道:“灵宝阁纵然有一定战力,却怎么也不可能是两大宗门的对手,就算一对一也只有完败一途。”
殊不知就在婉儿的眼中亦流露出由衷的惊异之色。
叶笑道:“是。”
叶笑道:“白公子谬赞了;只不过是在下对于精神修为,还算是有一点心得。”
但就算现在修为没有恢复,不能直接定人魂魄,了解对方底蕴,但那种震慑人心的力量却仍是半点不弱的。
虽然可说是主动退让,亦可说是逃避,但能避得如此恰到好处,不见丝毫支拙,如此的轻描淡写,轻而易举,实在是难能可贵,令人刮目相看。
在这样的眼神逼视之下,从来没有人能够保留自己的秘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