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南疆巨变,夏日飞霜!
“卧槽夏天下大雪老子活了这四十多年还是头一遭。”
临行前,小丫头拉着叶笑的手,泪眼婆娑:“笑笑,你可一定一定,不能忘了我啊……一定一定,要来找我啊……”
坚固得简直不能再坚固。
只有两滴眼泪从虚空之中落了下来。
苏夜月流着眼泪,连连点头,眼眸深深的看着叶笑,似乎要将叶笑的相貌牢牢的刻在自己的心灵最深处!
梦怀卿携着苏夜月,从辰星城到万里之外的南疆,整个过程就好像是推开了自己的屋门,由屋里走入了自己家的庭院一样。
不能不目瞪口呆,因为眼前的状况,真真是令人意想不到,不,连想象,都貌似想象不出来!
但,就在这一场风雪之后……在华阳王的阵地前方,居然凭空多出了一道关隘!
可但是……这凭空突然出现两座山一个关隘是嘛意思?
苏夜月的两只手顿时就松开了两人的手。
梦怀卿终于烦了,伸手抓着小丫头的肩膀,轻轻一震。
华阳王也没办法,因为来的时候部队已经被逼到了这里。再往后退,就退进帝国腹地了。不能据险而守,只能拼死力战,虽然明知吃亏,却是无可奈何。
若仅止于此,虽然已是骇人听闻,匪夷所思,然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那两侧的山峰中间,居然还有一座城堡!
那个地方是南疆,南疆之所以会震撼,是因为南疆那边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却也是在那天下午的几乎同一时间,m.hetushu.com就到了南疆军营。
当然,这个情况也就只震撼到叶笑一个人而已。
而华阳王一方虽然骁勇善战,但,在对方绝对优势的兵力之下,却是情况不妙。而且越来越是向着不妙的方向在发展。
无知是福啊!
“你四十多年算个球,老子一百年了也就见过这一回!”
苏夜月在空中放声大呼,泪如雨下。
而叶笑是真知道这一手的高度,自然是震撼得没边了!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酷寒,数百万各国将士同时诅咒,齐声骂娘。
“这混蛋的天气……”
以当前的作战氛围而论,突然间有了一个坚强到了匪夷所思程度的堡垒:只要是这个关隘不破,甚至都不需要太多人把守,至多只需要几万人就能够守住此境边疆万里!
“嘶……可冻死我了,赶紧进去烤火去是正经……”
一时间,两座大山以南,骂声震天而起!
因为在这种季节打仗,对战双方全都没有准备御寒衣物。谁能想得到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居然会有这么一场夏日飞霜?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仅下了雪,而且,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是密集,到最后,已经是天与地用雪花连在了一起一般。
正好滴落在叶笑脸上,酸酸咸咸的,那是苏夜月的眼泪。
叶笑正是明白个中奥妙,如何能不眼珠子也几乎掉下来!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关隘,这道“关隘”两侧都是崇山峻岭,高耸入云端,和_图_书至多也就只有不足十丈的道路,如同一刀将一座山切开一半。
三国大战,两方联手,百万大军厮杀,所以,南蛮和蓝风帝国费劲了心机,用尽了手段,才将战场固定在这一片平坦的平原上。
这玩意的出现,若说不是“神迹”什么的,能有别的说法么?!
妈的,之前几乎是倾尽了本国全部力量,外加所有南蛮部落倾巢而出,不顾性命不分昼夜不计牺牲地不间断连番攻打,终于让那个可恶的苏定国有了一丝疲态。
“那帮王八羔子怎么现在还没将柴火弄来,可冻死老子我了……”
梦怀卿带着苏夜月,直接穿越空间!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也绝对不会看到对方!
数万人便能守住边疆万里的说法,似是痴人说梦,但就当前的特殊环境,却是绝非虚妄,两侧大山成半环形往里渐次收缩,根本就是将辰皇帝国南疆的三面同时护住,还要防护得密不透风,绝无破绽。
“你放心,有我在呢,家里的一切,你都放心好了!”叶笑追出门去,大声叫道。
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修炼,笑笑现在的处境太危险了,我要及早修炼有成,回来保护他……
这其中玄虚,就算是叶笑这位笑君主,曾经的道元境顶峰强者,也只是半懂不懂,因为这已经涉及到最顶级的领域威能以及空间威能,如此实力,非但是见所未见,根本就是闻所未闻!
难道上天也在帮着辰皇帝国?和-图-书
但在王妃的要求下,还是决定要带苏夜月去南疆看一眼,跟华阳王当面说一声。
正要乘胜追击的时候,来了一场大雪,来了一场严寒,强行终止了战局。
午后,此时本是南疆地域一日之中最为炎热的时候,亦是华阳王的军队,在遭遇四面优势敌人疯狂打击的时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一战,敌我双方都是动用了全力。
小丫头一边流眼泪,一边拉着叶笑的手不放,另一只手,拉着母亲的手,也是不愿松开,一遍又一遍,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翻来覆去。
一个人若是知道的太多,才会明了自己其实知道真不多!
这一场大雪严寒,对于各国军队的损害程度都是一样的,倒也说不上对谁有利一些。
小丫头闻言目光一亮,道:“对,对,不错!”
“难道是传说中的六月飞霜?!人间有莫大冤屈现世?!”
而在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大雪之后,等到终于可以看得到东西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不过相对于叶笑的震撼,另外一个地方的震撼程度显然更夸张一些!
在这等夏末的季节时分,居然夏日飞霜?
“真真是他娘的醉了……”
面对这等奇迹中的奇迹,恍如“神迹”一般的变化,南蛮兵马与蓝风帝国的兵将一个个如何不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呢?!
下一刻,梦怀卿伸手一划,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狭长的空间裂缝。
“吹什么牛逼,你这条老狗最多也就hetushu.com六十岁……”
叶笑仰脸向天,长长一声叹息。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乌云蔽日,狂风呼啸,电闪雷鸣,顷刻之间,天地昏暗,伸手不见五指。
这种精准的操控,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告辞!”梦怀卿一句话后,两个人突然就这么在空中消失不见。
其间,就好像是这么近的距离一般。
若单只是异常意外的大雪严寒也就罢了,不过是稍延苏定国败亡之期。
“笑笑!~~~~娘亲!~~~~”
“滚~~~~~~”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敌我双方再也无法作战;所以各方大军全部回撤,进行修整。
梦怀卿划开的那道空间缝隙,实则就等同一道门户,而门户的另一边,便是南疆地域。
梦怀卿此际可是疼爱小丫头到了骨头里,不想让自己的衣钵传人心底有任何芥蒂,对于这个“合理”要求也就认可了,对于一般人而言,远赴南疆,至少也得用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但对于这位大高人而言,却只是眨眨眼的事情,何足道哉。
而事实上,两人的行走距离,也就是那么远!
“这么冷的天,老王你那里冻住了吧?可喜可贺,你终于可以硬一次了……”
随即,身子突然飘飘忽忽的离地而起。
虽然有几座小土山小丘陵,小盆地什么的,但,却不会影响大局。而这种场面,对于辰皇帝国一方乃是无比的不利!
再过片刻,天际居然飘飘忽忽的开始下起雪来。
“哈哈哈……”
和_图_书妃的理由非常正当:闺女要远行,这辈子还不一定能不能见得着,难道不跟她爹当面说一声?
“狗屁的莫大冤屈,跟咱们这些丘八能扯上关系么?!”
叶笑宽慰道:“放心,我肯定去找你。不过呢,为何非要我去找你?你只要修炼得快些,早一些练成神功,岂不是便能回来找我?到时候你保护我,还不是一样的?”
别看穿越空间,历时短暂,但其间需要经历空间乱流的侵袭,单身一人只需防护自身,自然要简单一些,可是多带一人,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平平之人,所需要消耗的威能,几乎是要以数十倍计算的。
华阳王的大军,率先占领了这座城堡,惊喜万分的发现,这城堡居然是完全使用生铁铸就的!
若只单身一人穿越空间,道元境顶峰之人,在耗费大量元气的情况下,倒也未必做不到,但还能携带另外一人,一个几乎没什么实力的人,轻轻松松、施施然的穿越空间,而且,要精准到毫厘的程度,这难度,可就不是一般二般的水准了!
一件风云变色,天愁地惨的大事件!
苏夜月是在下午时分离开的京城华阳王府。
华阳王妃虽然也在场,但无知者无畏,她只知道这一手很厉害,很高明,却并不清楚这一手的高度实在太高了,高得都没边了!
而且温度在极短的时间下降到相当低的程度,越来越冷;到后来发展到了普通将士甚至一只手握上刀柄,都会被立即冻伤的地步。
实在是太憋屈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