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章 你想杀死我,我更想杀死你!
天色已黄昏!
这件事真是他么的郁闷之极!
这这这……这可是承担不起的责任啊。
却强忍着剧痛,捂着裆部爬起身来,脸上兀自肌肉抽搐,口中嘶嘶抽冷气。
而在一边拐角处密切注意着这边动静的王小年见状不禁吓了一跳!
来往的行人指指点点,片刻之间就围成一大圈,议论纷纷,有人认识这位京城的纨绔少爷,悄声介绍;众人瞬时恍然大悟。
你要杀我,我就先杀你!
……
“那被打的家伙貌似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在这闹世上,居然就想要杀人。”
他这慌乱一跑,居然方向跑反了,貌似距离生地,越来越远了……
穿过这边,前方却是一座小山,一片密林,过去密林,又到了繁华之处,一片湖。
此刻得到主子的一声令下,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尽情施为——
因为,刚才还被他们赶着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叶笑,此刻居然就在前面不远处,气定神闲的站着!
王小年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嘴角闪过一丝阴冷的笑。
“刷”的一声响,两人同时拔出了腰刀,刀光闪亮,匹练一般向着叶笑就劈了下来。
随即,脚下传来震天一般一声惨呼。
小子,你终于还是无路可逃了!
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破败景象。
叶笑状似跌跌撞撞,全无形象地往前疾跑,前后只得一眨眼的功夫,就拐了个弯,身影消失不见。
这一声令下,两名护卫登时红了眼。
而这一声惨叫,当真是惊天动地,鬼哭神惨。
就算是你爹赶和_图_书回来,也护不住你!
说句老实话,他们此刻心中也是打得郁闷至极,看那叶笑也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实力的家伙,脚步虚浮,东倒西歪,两手王八拳,更没有什么威胁可言,但自己两人的攻击却就是打不到他身上,反而是自己两个身经百战的人却频频遭遇危机!
所以叶笑兜兜转转,将这三人全数引到了这里。
正是辰星城内的特意留出来的,“一山一水一片林”。
叶笑心念电闪之间,即时做出反应,身子一晃之际,有如游鱼一般滑了出去,接下来就是大叫一声:“杀人啦……救命啊……”拔腿就跑!
这里乃是闹市之中,人来人往,更有这么一大圈人围观,你们可以没顾忌,那是因为你们有皇家的后台,但是我……不能没顾忌啊。
叶笑一边飞奔,一边心中杀机狂涌!
大有一种‘上天我追你到凌霄殿,下水我追你到水晶宫!’那样的架势。
一双手施施然背负在身后,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冷笑,目光平静的看着两个人追进来,居然轻轻颔首,赞许的微笑道:“两位辛苦了。能够为这样的主子拼命追赶我到现在,也算是尽了两位的本分。只不过……人生之路如此漫长,遍布风霜,坎坷荆棘,两位这般做狗的活着,也是徒受煎熬,不如我做做好事,今日就让你们超脱了吧。”
舒畅地阴笑两声,悄悄的转身而去。
但这家伙居然想要杀我?
对于敌人,尤其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敌人和*图*书,叶笑一贯的作风就是,将之消除于萌芽之中。
此刻的叶笑一副随时都会累的倒毙的样子,气喘吁吁地爬上小山头,几乎要从山顶摔了下去,后面的三个人心中残虐之心更浓!
这几个人就算把你宰了,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是叶笑,笑公子嘛,发生这种事实在是太正常了,太寻常了,太平常了……”
事后,该用什么方法,封住慕城白的嘴?王小年已经在考虑这些问题了。
哼,叶笑,你或许还不知道,你这一次惹了什么样的大麻烦,你揍的是什么人;但总而言之,你今天算是完了!
“今天算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啧啧……这等纨绔子弟的世界,果然是我等平常人难以仰望的……”
“就是,要是笑公子不打人,那才是太诧异、太诡异、太玄异了呢……只不过那个被打的是谁呢?”
“真不愧是京城纨绔……”有人感叹:“在闹市打人,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打得这么一个气吞河岳……”
两名护卫心中也是憋屈至极,想也不想的虎吼一声,就兜头追了上去。
绝不是什么大事!
叶笑目中寒光暮然一闪。
这下联袂出击,竟当真丝毫不曾顾忌叶笑将军府公子的身份,显然是要将这位纨绔公子一刀两断!
他自然不会跟过去,第一,根本追不上;第二,这等时刻,怎么也还是要避嫌的……
正在满腹狐疑之际,却听到身后有人咬着牙,口中嘶嘶的抽着冷气,狠狠的下令:“给我打!狠狠的打!真打出和图书人命来,我负责!”
就算是在大街上,我都敢杀你,更何况是在这没有人迹的地方?小子,你往这边跑,正是走进了鬼门关!
……
慕氏家族高手如云,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慕城白在辰皇帝国京城这么多年以来,向来就是横着走的角色,根本就用不到武力,一切纷扰就已经解决。
只隔了片刻,随着一声怒吼,慕城白的两个护卫终于赶到了,两人强势分开人群,拳脚呼呼,就向着叶笑身上招呼,叶笑身子一转,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一跺脚,身子就凌空而起,一个旋转,“砰”的一脚,正整踢在一名护卫的身上。
叶笑一路跌跌撞撞地的身形陡然一边,竟如同一支利箭一般,急疾射入了那片密林之中!
再看那边,叶笑已经与那两个护卫砰砰呯呯地打了起来。
慕城白显然是恨极了叶笑,忍痛捂着裆,也咬牙切齿地跟了过去。
殊不知,这三人每追近叶笑一步,就等于距离死神,又近了一步!
一道刀光三次变幻后向着脖子落下!另一道刀光却是封死了叶笑腾挪之路,拦腰而来!
街上所有的人面对这个情况都是面面相觑。
别说这会有慕城白的下令,就算没有,也没什么!
这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弱?
而后面的三个人兀自咬牙切齿穷追不舍!
“……不知。不过定然是个倒霉催的……”
……
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叶笑这么一个蛮不讲理外加实力不俗的愣头青呢!
自己狂殴的这个家伙,身份明显不同寻常,虽m•hetushu•com然不认识,但却能断定绝不是等闲之辈。自己现在并不想贸然招惹大麻烦,所以下手虽重,实则并未往死里干。
叶笑一路走街串巷,看似慌不择路,尽选一些偏僻之处行走;越走越是荒凉了起来,前面,已经接近贫民窟。
可是叶笑对这情况完全不知道啊,兀自越打越是纳闷,这两个护卫看起来一派高手风范,步履沉凝,目光锐利,看起来精悍雄壮,怎么打起来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呢?
所以他这一次出来也就是带了两个平常拍马屁拍得最好的护卫,本身充其量也就人元境修为,比之慕城白自己也还有所不及;只是出来逛逛街而已,用得着高手陪伴么,再说了,有人元境的实力,在这世俗的京城,一般情况绝对够用了……
却是叶公子这一跺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是正好跺在了慕城白的裤裆里。
“没用的东西,还不给我追!”慕城白恨恨的再次下令。
眨眼功夫,挨打的打人的,都从这条街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更何况叶笑乃是出名的纨绔,更加丢不起这个人了。若是传扬出去,名震天下的慕氏家族慕公子,被出名纨绔的京城三少的叶笑给骑了、给揍了……
只是,他似乎有些慌不择路了。
在慕氏家族的人眼中,区区一个世俗国家将军府的公子,还真不是什么大人物,杀了……也就杀了。
树叶一阵摇晃。
我靠,你们不会真要将这家伙给砍杀了吧?
这声音现在一点也不沉缓沉重了,反而多了几份气急败坏的和*图*书急迫。
不,那两人已经对自己出了杀手!
作为当事人的慕城白当场就是变成了蜷曲的大虾,眼泪鼻涕一股脑地全都流了出来,疼得那一张脸完完全全的痉挛了。
丢死个活人啊。
要知慕城白身为慕氏家族后人,纵然不是中心嫡系,但也一直顺风顺水,在辰皇帝国的这些年,还有太子爷的大舅哥这层身份,更加是呼风唤雨。尤其是家族庞大势力被他狐假虎威做后盾,那个敢惹?
“怪不得这么牛逼,就在大街上骑着人就打。”
这个亏吃得真是瓷实。
这一次真是吃亏吃得不瞑目,说什么也要抓住叶笑出这一口气!
“哪里是想要杀人,若是叶大少爷跑得快,只怕已经身首异处了……”
“啧啧,我道是谁,原来是叶将军家的那个叶大少爷。”
所以王小年只有心里快活得要翻天,嘴上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出口的。
何曾吃过这种打亏?
今日突然间被叶笑如同打儿子一般狂揍,纵然是平常还算是心机深沉,此刻却也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去。
他逃跑的方向,居然是往西面,而叶将军府,可是在东边。
大庭广众之下被打得这么狼狈,还是本公子平生第一次!
但我又实在是想杀啊……
叶大将军固然收拾不了慕城白,但要收拾自己王小年,还是蛮有把握。
叶笑在从山顶冲下去的时候,游目四顾,这里,已经没有半个人在。正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绝佳地点……
两名护卫随之冲进密林,但一冲进去,顿时就感觉到不对。抬眼看去,顿时怔住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