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四十三章 许多年之后的联手
在令人心冷的黑暗里,她的车辇没有返回长陵,而是行向关中的数座工坊。
有五百年树龄的这种树能留存下来,自然大到可怖。
他们面对的地平线上,有战车、重骑、步辇、拖曳兽群在不断出现……这些都意味着强大的重型符器和修行者。
对面的这座平顶山随后便成了秦军的要塞,如巨大的瞭望台,瞭望着燕、楚、齐的大片疆域。
当夜色开始深沉,这座山上燃起了无数火把,一些符器不断的将焰光投向天空,在这些光焰的照耀下,黑压压的先锋军已经到了这座山前。
但对于他而言,没有奇迹,只有人事。
关中的一座行宫里,有几株超过五百年树龄的泡桐树。
本已是不利于行军征战之时,然而燕、齐两朝联军,各自举兵百万,汇聚无数修行者,裹夹着秦境之外的小国、部落的军队,形成了这数十年间数量最大的一支只能用庞然大物来形容的大军,从鹿山侵入,对大秦王朝和-图-书发动了猛攻。
元武在鹿山出剑,一剑斩掉了对面山峰的峰尖。
她假装没有听到。
秦军从不惧怕强敌,然而面对这支只能用庞然大物来形容的联军,即便是最悍不畏死,经验最丰富的秦军将领,也不知靠什么来取胜。
郑袖点了点头,“我来应付燕军。”
这些东西起初都是一个个黑点,然而在他们的视线里出现得越来越多,终于变成蔓延整个地平线的潮水。
这山上秦军将领握紧了手中的剑,发出了一声厉喝。
郑袖不再多说。
元武看她没有反对,顿时露出些欢颜,“那我自然来对付齐。”
若是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臣服或者顺从为附庸的姿态,那就永远不要再有这样的姿态。
元武并不在意,依旧微笑道:“但终究是真正联手……至那日长陵大变开始,你我都再也没有真正的联手过了。”
长陵女主人孤身走入行宫,踏着铺满巨大枯叶的石道和*图*书走入他的视线之中。
这一日上面驻扎的秦军皆沉默无语。
元武十三年深秋临冬。
“为了大秦!”
这中山郡原是赵王朝的属国之地,这中山郡至燕、齐边境的疆域一失,就相当于先前秦灭赵王朝之后占领的赵地,有三分之一已失,落于燕、齐之手。
两朝相隔七十余年之后再度联手,而且军队都是呈现倾巢之势,如何不令人震惊?
她不会改变她所选择的路,这样即便她最终真正的失去了所有,也至少也有一样东西不会失去。
从正午至傍晚时分,这些秦军沉默的看着燕境和齐境内蔓延而来的军队,竟然是一直还未看到队伍的尽头。
……
最为关键的是,在燕境和齐境蔓延开来的潮水,都连接在一起,如两股洪流交汇,都漫向秦境。
她转身走向宫外。
秦军能够调动到中山郡和长陵之间的军队不过数十万,且这些秦军状态并不是最佳时。
所以这山上的秦军,自和*图*书然将注意力集中在燕、齐。
郑袖看着这名假装没有看到她华丽的后冠下白发的帝王,冷漠的回应道:“只是时势使然,并不代表着我并不厌恶你。”
“我需要你所有的幽浮大舰。”郑袖没有去回味他语气里的感慨,清冷而直接地说道。
当这株树刚刚长到两人合围之粗开始,那些曲意奉承的臣子们就已经千方百计的将这株树的根系引入更深的地下,直至今日,这处地下还有数十根铁索连带着重石法阵缚着这几株大树的中心根系,还有一些可以令这树虫豸不侵的药土在持续的发挥功效。
有华丽的车辇来到这座行宫前。
“你终究还是来了。”
无数声厉喝响起,瞬间被更密集的破空声淹没。
敌我双方已经到达五比一之上的比例,在数万对十数万的军队的交战里,还有获胜的可能,但在这样级数的大战里,至少在所有的史册里,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弱势的一方能胜的例子。
燕、齐两和图书大王朝联军,追溯到上一次,已经是七十余年前。
那就是她的骄傲。
元武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影,说道:“何不留宿在此?”
“两颗仙莲子。”元武收敛了笑容,看着她说道:“不只是我要用,还有徐福。”
泡桐树本身身长极快,数十年的快速生长就能长到数人合围的程度,但往往因为生长太快,树冠太大招风,而树根入土不深,便毁于大风之中。
……
郑袖没有回应。
元武看着这名冷酷而依旧完美的女人,温和而感慨的笑了笑。
在黑夜里依旧如潮水一般蔓延的燕、齐联军淹没了这座山,然后接着淹没鹿山。
可是真的有奇迹吗?
此时身穿很随意的寻常粗布长袍,站立在这树下的元武皇帝十分清楚,这所谓的奇迹源于那五百年前植下这树的某位帝王。
鹿山会盟是秦之大胜,元武以八境之资震慑天下的开始。
只是用不到十日的时间,便连破秦三郡,并占领了大秦王朝西北第一重郡中山http://www.hetushu.com郡。
赵地原本便有大量赵遗民对大秦王朝的统治不满,燕齐军队连连大胜,赵地许多氏族也纷纷倒戈,一时间燕、齐大军未至,许多郡县之中已经是战火四起,失去控制。
她在这段时间所建立的数座庞大而隐秘的工坊。
数十万这样的秦军,他们的对手却是超过两百万的燕、齐精锐大军,修行者数量比例到达骇人地步,除了两百万燕、齐精锐大军之外,其余各从属小国和部落,各地反秦的氏族、贵人的联军,数量甚至都接近秦军所能调集到的军队数量。
这原本是四朝交接处,昔日楚、燕、齐中最强盛的大楚王朝已经四分五裂,那些零散的诸侯最多也就拥着数万乃至十数万的军力,对大秦王朝而言并无太大的威胁。
这几株巨大的泡桐树残留在枝头的一些黄叶开始震颤,散发着一种莫名的银色光焰。
或者说可算奇迹。
在天下很多人看来,此时秦要想阻止燕、齐联军从赵地入关中,就只有等待奇迹发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