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当年事
第四十章 骄傲
他的体力消耗太过剧烈,此时的出手已经比先前慢了。
每一名走来的修行者的目的都不是生存,只是将自己的生命送给他的杖尖收割,临死前的最后一击都根本不是顾虑自己的生死,而是尽可能的想要对他造成伤害。
长孙浅雪抬起了头。
老僧霍然抬首。
只是为了尽可能的节省体力,老僧对于自己的消耗控制到了极点,有时施杖时便宁愿承受如勺子敲击一下般的伤害,而尽可能的减少真元的输出消耗。
如果他不专心,那这些比他境界低出太多的修行者,凭借着这样的意志,便真的有可能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害。
然而将领的身影在这飞起的尸身之间,却是闪烁了一下,瞬间消失,又出现在老僧的身前。
在第一名副将走上前去赴死时,他雪白的牙齿已经咬破了他自己的唇,但是他却根本未觉得痛苦。
时间其实很短。
借着这一踏之力,老僧的体内涌起一股磅礴到了极点的力量,他的杖尖轰的一声,就像是带着脚下整个一片热湖,朝着尸身飞雨间落下的那名将领刺了过去。
唯一不同的便只有那名始终站在军队最前方的将领。
两团血雾在空中飘洒一瞬,便被寒冷冻http://www.hetushu.com成红色的粉末,纷洒坠落。
沉重来自于他体力的消耗,来自于这些死士的意志。
老僧的左脚也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已经被震裂的冰面一块块溅射出来。
那名将领也已经负伤。
然后这名为首的将领开始动步。
他身前那些军士,或者用修行者和死士来描述更为恰当……他们的两百数十具尸身堆积在一起,即便无法和长陵当年那战数千强者的尸身堆积在一起相比,但也已经在冰面上堆积成了小山。
木杖在空间中穿行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这一切的画面近乎停滞。
然而不断走到老僧身前赴死的修行者的目光却是依旧冷静,甚至有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漠视意味。
这名修行者心脉处渗出的鲜血瞬间被极寒冻住。
这是一个很客观的事情,任何一名想要活下去的修行者在这种地方动手,都必须考虑自己的真元和体力能够支持到自己能够回去,能够沿着来时的路走出这条冰川。
这名将领看穿了他的剑招。
他的身体刚开始微动,身后一名正要走出的军士便很敏锐的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气机变化,瞬间静止。
对方依旧拥有再战之力和-图-书,方才的那一击,便是那名将领牺牲了那么多人,所需要换到的结果。
地面上热气和冰片不断的往上飞起,就像是整个热湖要往上飞起来。
只是再小的伤害毕竟是伤害。
将领淡漠的在空中看着老僧和丁宁、长孙浅雪,身体如放飞的风筝般往后飘飞出去,落向那支人数已然不多的幽灵军队的前方。
老僧双脚在冰面上踏击,连退十数步,退至丁宁的身前。
他拥有着任何修行者都难以比拟的视力,在这浓重的黑暗之中,他都甚至可以看清老僧的每一个动作。
强者之间的气机感应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即便是这名将领此时身上绽放的气息和他之前杀死的那些修行者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他却直觉感到了极度的危险。
她的骄傲不只是因为她是此刻天下最强的女修之一,同时还因为她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着,从未屈服于别人的意志。
先前对长孙浅雪和老僧说这是来自大楚军队的也是他,此时说不是楚人的也是他。
老僧的木杖变得沉重。
他此时真正修为仅次于元武,又得了丁宁的传授,便是元武和他共同出剑,都不可能有他快,然而此时他却可以肯定hetushu.com,这片冰片化为的冰剑,将比他的杖更快。
动步的将领急速的穿过了冰冷的空气,就在老僧杖尖的那数滴粘稠的鲜血将落未落,将凝未凝时,这名将领的身影,便正出现在这座尸山的顶端。
黑暗的一头,那支幽灵般的军队人数已经变得稀稀落落。
更多的疲惫还来自于精神的高度集中。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跨前一步。
然而长孙浅雪却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奇怪。
但是对方的负伤,似乎也是计算好的代价。
这些死士的境界和他相距甚远,剑意或者如第二名自己将体内真元尽数爆炸开来的修行者自尽时的爆炸力,也是因为老僧的选择,才有可能落在老僧的身上。
老僧的杖尖刚从一名修行者的胸口退出。
他的眼眸深处此时一片自信,而且闪烁着一种狂热的光焰,就像是冰面下燃起的火光。
任何人的判断,都会因为对方的变化而变化。
这数者叠加,便足以让他败亡。
老僧轻轻的咳嗽,咳出了些鲜血,他想要将插在冰面下的木杖拔起,但是丁宁看着他摇了摇头,“你不要再出手了,再出手你便下不了这冰川,回不去了。”
这一步便是常人数十步的距离,直接到hetushu•com了尸山脚下。
丁宁又看着她,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这便是真正的骄傲。
然而蓦然间,他的眼睛里不知道捕捉到什么影迹,灰暗的双瞳骤然明亮起来。
高贵。
她往前跨出了一步。
丁宁缓缓的说道。
有一片冰片顺着他伸出的两指骤然加速,承受着他和周围天地间施予的力量,往着老僧的眉心拉长。
老僧点了点头,没有坚持。
老僧的木杖前端却因为天地元气的急剧流动和摩擦,依旧保持着很高的温度,所以数滴心间血此时还在杖尖粘稠的将落未落。
他跨出的是右脚,右脚掌落下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便将深不知多少丈的冰面炸裂,底下热湖的热气嗤嗤的还未从冰面中喷涌出来,所有的尸身,包括四周那些早已如冰雕般的雪犼尸身,已经全部被震得往上飞起。
他蒙面黑巾下的唇齿之间已经是鲜血流淌。
她骄傲的挡在了老僧和丁宁的身前。
老僧的身体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往后倒退,手中杖尖刺出的方位略变。
老僧的脖颈下方,左肩上出现了一道前后通透的剑伤。
双方身周急剧的元气流动和身体里的燥意清晰的提醒他,对方这名将领是真正七境的宗师,且并非寻常的hetushu.com七境,最为关键的是,对方竟似看穿了他的剑招,并精准至极的看透了他身体的状态。
“不是楚人。”
轰的一声爆响。
“到底是什么人?”
他抬起了头,沿着那名将领破空落回形成的风流,感知着那名将领的存在。
将领的左掌护在眉心前方,他的左掌中心也完全被洞穿。
这名将领不同于那些送死者,是一名罕见的宗师。
老僧手中的木杖落地,兀自不断的震颤。
“很强。”
痛苦这种身体的感知,对于他而言似乎根本不存在。
这名为首的将领身后的人数已经极为稀少,已经只剩数十人。
老僧的瞳孔骤然收缩。
他此时只是极为认真的看着老僧的每一次出击,每一次木杖在黑暗中行走的轨迹。
对于老僧的身体而言,那种堪堪在他肌肤上留下印记的力量,就和有人拿着勺子在他身上敲击了一下没有区别。
长孙浅雪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色极为凝重的丁宁问道。
嗤嗤两声轻响。
但一道道强烈的意志消失,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不断的带着这种森寒到让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意志不断的死去,却使得时间变得分外的漫长。
随着木杖变得沉重,老僧的肌肤内里开始发烫,呼吸也渐渐灼热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