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006章 小心是雷
“崔小心----”李牧羊出声喊道。
只是,只是他被雷劈了----
说完,就准备起身走人。
赵明珠猛然转身,怒声喝道:“是谁说我错了----”
赵明珠喜欢她,喜欢这个学习用功又有天赋的年轻女孩子。
复兴中学最漆黑也最愚蠢的‘猪猡’学生和学校女神崔小心坐在一起喝咖啡,这就是以往的春梦都不敢触碰的禁忌。
赵明珠脸色变得难堪起来,冷酷严肃地说道:“崔小心,坐下。”
李牧羊舍不得,因为这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如此这般关心她的异性女孩子。
他只是想要告诉崔小心自己不是不求上进,自己不是不思进取,自己不想昏昏噩噩。相反,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学习。想要比任何人都要努力。
直到现在,李牧羊都没办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最最关键的是,她还那么漂亮,总是让赵明珠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
崔小心已经走到了门口,她伸手抓住了玻璃门的把手。
“老师,你要向李牧羊道歉。”崔小心并没有退却的意思,出声说道:“这起冲突和李牧羊没有关系,他也是受害者。”
“崔小心崔小心,你要更加小心谨慎一些才行----”
“我被雷劈了。”李牧羊出声说道和-图-书
“他们不敢说,总要有人站出来说。不然的话,是非黑白就永远找不到答案了。这件事情是张晨先来拍李牧羊的桌子,打扰了教室所有同学的休息。李牧羊并没有对张晨做过什么----至于张晨为什么流眼泪,那你要自己问张晨。”
他不想让崔小心因为自己而和赵明珠发生冲突,所以他也可以假装对这一切都不在乎。
李牧羊看着崔小心,问道:“你不怪我拖班级的后腿吗?”
正如她之前说过的那样。
“你不觉得,做为一个男生,不缺手不断腿,而且还如此的年轻----整天这么昏昏噩噩得过且过,是一件很不负责任的事情吗?”
然后,他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桌子上,眼神明亮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崔小心。
“----”
和妹妹李思念不一样关心的关心。
----
“崔小心同学。”李牧羊出声阻止。他咧开嘴巴笑了笑,装作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模样,说道:“没关系的,我在外面也能睡----上课了,我就不打扰同学们的宝贵时间。祝你们都能够考出好成绩。”
崔小心脚步犹豫,终究还是转身看了过来。
李牧羊很渴望拥有这份友谊,因为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没和_图_书有过朋友。
崔小心是好学生,是班级里面的第一名,也是全年级的第一名,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她一定可以跨进西风大学的大门。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说的话一点儿也不雷----”
他决定向崔小心坦白自己的经历,虽然说起来让人无比的尴尬丢脸。甚至会惹来对方的笑话。
“是你错了。”那声音柔软却又坚定,就像是一根鱼刺。
事情的起始和结束都和自己没有关系,却就像是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一般。
除了自己的妹妹李思念,李牧羊完全没有和同年龄的女孩子交往的经验。更何况这是自己心中一直暗暗爱慕着的女神。
崔小心扫视全场,所有和她眼神对视的人全都羞愧地低下头来。
赵明珠眼神灼灼地盯着崔小心,说道:“崔小心,你和李牧羊是什么关系?”
李牧羊的喉咙蠕动,气喘吁吁。即使只是说几句话而已,因为情绪过于激烈也让他有种疲惫不堪的感觉。
李牧羊越急,解释的就越是让崔小心生气。
李牧羊惊惶失措,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
这样的眼神他无数次的在父母的眼里看到过,在妹妹李思念的眼神里看到过。
李牧羊也跟着和图书起身,他笨拙地解释着,说道:“崔小心同学,你不要误会----我没有说你是雷----”
她实在是太生气了,更多的是失望。在追出来的那一刻还有一些犹豫,这一刻剩余的就只有深深的后悔。
看到李牧羊对着自己灿烂的微笑,看着他在全班同学注视下落莫离开的背影,崔小心突然间觉得心里异常的难受。
他看着崔小心的眼睛,声音沙哑带着一丝丝的腼腆,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刚才忘记说了----你扎马尾的样子真好看。”
“----”
“崔小心同学,要注意影响啊。”赵明珠眼神玩味地说道:“游湖回来就有人和我说崔小心和李牧羊关系密切,我当时还不相信----小心,李牧羊已经自暴自弃了,按照他现在的学习态度,是不可能考上任何大学的。你和他不同,你是要去西风,去整个帝国最好的学校----越是关键时刻,就越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其它的同学也一样。”
李牧羊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希望父母伤心思念涉险,所以他从来都不和他们说自己被人欺负。
崔小心表情错愕,雪白的小脸变红,再变紫,她的眼里满是失望,生气地说道:“李牧羊,你真是没救了。”
只要她和_图_书推开那道透明大门,李牧羊就和她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老师,我没有帮谁说话,我只是说了我应该说的话----”崔小心表情清冷,并没有被赵明珠的气势所压倒,说道:“我只是说了我看到的。我亲眼看到的。”
李牧羊看着崔小心,出声问道:“你真的要帮我补习功课?”
“我们是同学关系。”
“----”
说着,李牧羊朝着教室外面走去。
赵明珠摆了摆手,说道:“小心,你坐下来吧。张晨,回到自己的位置。李牧羊,你到门口罚站。”
崔小心越是生气,李牧羊就越是着急。
崔小心挑了挑眉头,看着李牧羊说道:“人若不自爱,又怎么能够奢望别人爱你?人若不自重,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尊重你?我知道你不笨,从那天我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你很聪明----你只要稍微努力一些,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睡觉,你的成绩也不会这样,老师不会对你有这么大的成见,同学也不会觉得你拖他们的后腿----”
这一刻,他在一个原本和自己不相关的女孩子眼睛里也看到了。
咬了咬唇,崔小心推开椅子朝着外面跑去。
“赵老师,我说是你错了。”身穿复兴校服的崔小心身体站地笔直,再次出声说道。
和-图-书“怪过。”崔小心毫不犹豫地说道。“有好几次我们班都应该是全年级第一,但是你拖了太多班级的平均分----不然的话,赵老师也不会如此生气。”
妹妹的是亲情,而崔小心的是----友谊。
虽然崔小心是在责怪李牧羊,是在控诉他不求上进。但是这一刻的李牧羊却觉得非常开心,他从崔小心的眼神里看到了关怀,看到了担忧,看到了燃烧着的期望。
自己是烂泥一堆,怎么能够影响别人的前途呢?
“我去给李牧羊补习功课。”崔小心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赵明珠眼神狐疑地看看崔小心,再看看李牧羊,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说道:“崔小心,你怎么能帮李牧羊这种人说话?”
你也可以把它吞下,却会让你浑身难受,割得你咽喉出血。
咖啡馆里,崔小心点了一杯拿铁。李牧羊没有看餐牌,对服务生说道:“也给我一杯拿铁。”
“赵老师----”崔小心还想再帮忙辩解。
“崔小心,你干什么?”赵明珠在身后喊道。
看到说话的人,赵明珠的态度变得和蔼许多,笑着说道:“崔小心,你刚才说什么呢?这里没你什么事,快坐下。”
他被冤枉被驱逐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自讨没趣掺和进这件事情里面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