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004章 眼泪太咸
于是,除了张晨还站在李牧羊的身边,其它人都逃得远远的。
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废人。
手帕很白,她的手比手帕更白。
别人都退了,那一定是很厉害的样子了。
张晨鼻涕横流,嘴角还有汁液残留,模样惨不忍睹。
那些见到过李牧羊一拳轰飞张晨场景的队员立即后退,没见过李牧羊一拳轰飞张晨的队员看到其它的队员后退也跟着后退。
“李牧羊,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两面三刀,你扮猪吃老虎----”张晨越想越气,再加上肠胃还在疯狂地蠕动,他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你明明身怀绝技,却偏偏装作一幅弱不经风的样子。你要当真是这样,当时游湖的时候你怎么可能一拳----出拳那么厉害。更可恨的是你让自己的妹妹----让自己的妹妹去陷害我喝汤----”
她握杯的手指头猛一用力,只听见‘咔嚓’一声,那特殊材料制造而成的保温杯就碎裂成无数片。
“我就是----”李思念一脸胆怯的模样,突然间提高音量,说道:“只是给他喝了一杯大便汤而已和_图_书。”
“小晨晨,你没事吧?我好心痛哦。”
“----”
看到偶像吐成这样,其它的拉拉队成员围拢了过来。
“你----你没事吧?”李思念满脸担忧的模样,眼眶泛红,眩然欲泣。“怎么会这样啊?我很用心煲的汤,难道真的那么难喝吗?”
从小到大,他都是在鲜花和称赞声中长大,几时遭受过这样的耻辱啊?
这到底是谁在欺负谁啊?我要是来欺负你----我现在看起来是要来欺负别人的人吗?
“喂,你是谁啊?给我们的张晨喝了什么?”
倒不是想要去替李牧羊打抱不平的意思,而是不喜欢被这样的噪音骚扰。
“李思念?”李牧羊眉头紧皱,眼神犀利地盯着张晨,问道:“你把她怎么样了?”
“你----你----”
看着全班学生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还有人捂着鼻子扇风,张晨就有种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张晨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小白菜,想要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可是现在的他笑起来比哭还难看,声音嘶哑无力地说道:“你----你到底在汤里面放www.hetushu.com了什么?”
李思念的脚尖一挑,被张晨丢到地上的盛汤保温杯就重新回到了她的手里。
哗啦啦----
崔小心正专心致志在看一本经济学杂志,听到大力拍桌子的声音,抬头朝着声源看了一眼,微微挑眉。
正是中午课间休息时间,看到张晨带着一群人冲到李牧羊身边,班级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聚集过来。
----
张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声喝道:“李牧羊,你给我起来。”
“五灵脂也是一种中药啊,它可用于瘀血内阻、血不归经之出血,譬如妇女崩漏经多,色紫多块,少腹刺痛----你喜欢打球,身体难免有一些磕磕碰碰的地方,我用五灵脂帮你活血化瘀,这有什么不对吗?”
“----”
但是,肚子舒服了,人却很不舒服了。
那些刚刚围拢过来的女孩子们又潮水般的退开。
然后,在众人的眼神注视下,李思念昂着小脸朝外面走去。
“噗----”
砰!
砰砰砰----
他先是弯着腰,然后是单膝跪在地上,等到实在吐无可吐之后,他的身体瘫hetushu.com软,整个身体都趴在了地上。
直到下体传来一阵响亮的排气声音后,他的肚子这才舒服了许多。
在全班学生的期待之中,李牧羊终于清醒,从书堆后面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面前的张晨,说道:“你又想来欺负我了?”
李牧羊仍然熟睡,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她有些惋惜地看着上面贴满大嘴猴贴纸的卡通杯,叹息着说道:“这是我最喜欢的保温杯呢,可惜被一头猪给浪费掉了。”
他努力地平息着心中的火气,气势汹汹地盯着李牧羊,质问着说道:“李牧羊,你怎么那么卑鄙?”
张晨手指颤抖地指着李思念,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思念把保温杯的碎渣丢在张晨的身上,用口袋里抽出一块手帕仔细地擦拭手上的汤渍。
这些后援们原本就妒忌李思念的漂亮,那种由内至外散发出来的灵动气质极其诱人。
“放了什么?”李思念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认真地想了又想,说道:“放了排骨、当归、山药、苦参、鱼腥草、夜明砂、五灵脂----”
“卑鄙?”李牧羊抓了抓睡乱的头发,想让它们稍微服帖www.hetushu.com一些。但是那撮头发异军突起极具个性,无论李牧羊如何努力它们都高高地昂着脑袋不肯低头。
“你说什么?”妹子们愤怒了,准备要上前动手。
“张晨,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跟在张晨身后的几个篮球队员立即围拢过来,准备把李牧羊给好好地教训一顿替队长出气。
李牧羊一只手捏着鼻子,另外一只手抽出课本扇风,很是恼怒地对张晨说道:“我闻到一股子鱼腥草夜明砂五灵脂的味道----屁里藏毒,你让大家评评理,咱们俩到底是谁卑鄙?”
“五灵脂?”张晨的胃部再次抽搐,捂着喉咙一声声地干呕,愤怒地说道:“那是----那是复齿鼯鼠的干燥粪便,你竟然把----把粪便放在汤里面?”
看到张晨对她特别照顾,拒绝了她们的矿泉水和饮料就已经让人很不爽了,没想到喝了她的汤之后竟然狂吐不止,她们自然要站出来发出正义的指责。
“兄弟们,给我揍他。”张晨怒声吼道。
----
走到球馆门口的时候,李思念突然间转身,一脸甜美地笑容,声音娇嗲柔媚地说道:“要乖乖的,不和图书许再欺负我哥哥哦。”
“----”张晨的眼眶一红,差点儿没有当场大哭出声。
李牧羊只得用一只手压着,时间久了自然会把它压平,以一个可笑的姿势仰头说道:“我每天不是在睡觉就是在为睡觉做准备,除了被你们欺负的时候有一些观赏价值,其它时候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你怎么好意思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我?”
“我把她怎么样了?你怎么不问她把我怎么样了?”张晨暴跳如雷,身体还没有跳起来,又赶紧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张晨的鼻子一酸,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地落下。
李牧羊伸出一只拳头,举在空中晃了晃,看着张晨说道:“你被我一拳打飞了。”
哭了。
虽然小丫头很小的时候就嚷嚷着要保护自己,而且她每一样都比自己强上百倍。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是自己的妹妹。倘若张晨敢对她使用什么小手段的话,李牧羊一定会冲上去和他拼命。
张晨知道李牧羊的习惯,然后更加用力的拍打桌子。
“你哥哥是谁?”有人问道。
“李牧羊。”
张晨吐得撕心裂肺,张晨吐得肝肠寸断,张晨把前天的早餐都吐了出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