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001章 少年牧羊
“说吧。”张晨露出一幅猫戏老鼠的表情。这是他们经常玩的游戏,他们是猫,而李牧羊则是他们御用的那只小老鼠。“放心,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李牧羊----我觉得你不应该叫李牧羊,应该叫做李死猪吧?你上课睡下课睡,班级出游你也睡,你是不是比猪还能睡?”一个剪着流川枫发型的俊逸男生一脸嘲讽地说道,他故意提高音量,吸引周围同学的注意。
“还好。”李牧羊无比坦白的点了点头。这一觉睡得确实很舒服,就是那个问题还没有想出答案让人心急----到底要不要和崔小心一起去看电影?
啪----
难以招架,毫无抵抗之力。
张晨脸上展露出得意的笑容,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人厌恶地黑脸满是鄙夷。
越想越是失落难过,张晨想找一些事情来发泄火气,恰好看到了躺在角落里睡得香甜的李牧羊。
这让李牧羊格外的愤怒,原本应当是家族秘莘,怎么会被人泄露出去传得世人皆知?
“梦到了什么?”
“李牧羊,我们就是想来看看你----看看你睡得怎么样了。”张晨用手拨了拨他的长刘海,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草丛里面的李牧羊,说道:“http://www•hetushu.com今天睡得还好吧?”
张晨的身体高高地飞起,然后重重地落在远处的草丛里。
有人说李牧羊是个废物。
李牧羊是班里的怪胎,因为皮肤漆黑,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木炭,所以大家都喜欢叫它‘黑炭’或者‘黑子’。
张晨大声怒吼,一马当先地着李牧羊冲了过去。
“揍他。”
今天张晨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他刚才偷偷向崔小心表白了,但是却被崔小心拒绝。还有一个月就高考,那个时候班级里面的学生都要各分东西。如果现在不能够和崔小心建立起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恐怕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朵娇花随风飘逝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李牧羊揉了揉因为睡觉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说道:“随便就说出这种威胁的话----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了,奈何桥每天都在走人,有几个是您亲自送过去的?”
这家伙吃错药了?
“你不成熟。”李牧羊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虽然只有简简单单四个字,但是杀伤力惊人。
李牧羊只想牧一只羊,没想过牧一群羊。
人群后面,一个长发披肩身穿白色碎花长裙的漂亮女孩子微微挑眉,显然并http://www.hetushu•com不喜欢他们把战火给引到自己身上。
因为他黑的大气和睡的持久,所以李牧羊成了学校里面的名人。每个人见到他都会说‘嘿,那是我们学校的黑炭’,‘他可能睡了,能从上午第一节课睡到第四节课,老师把黑板擦敲裂了他都没有醒----’
可是,就连这只小老鼠都敢反击耻笑自己?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太多的桃花债让他相当的困扰。他不想成为一个花花公子。
在这一刻,李牧羊就像是大海里面颠簸的一艘小船,虎王面前颤抖的一头小羊,只需要一个猛浪,一个飞扑,它就将魂飞魄散覆灭当场。
李牧羊揉了揉眼睛,偷偷地用衣袖擦拭掉嘴角的水渍。
李牧羊猛地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几个同学。
“啊----”
李牧羊伸手去挡。
大家心情好的时候就逗逗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欺负他。
李牧羊的黑脸变红,脑袋低垂腼腆羞涩地说道:“我不能说。”
李牧羊是班级里面的班宝,是吉祥物。
李牧羊竟然一拳把张晨给打飞出去了?
哐铛----
“李牧羊,你不是要钓鱼吗?”平和*图*书头小胖子提起架在湖边的一根用竹子制作而成的简易鱼竿,笑呵呵地说道:“看起来没什么收获嘛,桶里空荡荡的,一条鱼也没有钓着?真是遗憾啊,刚才大家伙还说李牧羊钓了一下午肯定收获不小,我们晚上可以饱餐一顿吃一次全鱼宴呢。你也太让人失望了吧?”
初始细微淡薄,肉眼难见。但是很快就连线成片,越发地清晰恐怖。
一个月前他和九班的长腿美女徐士蕊在帝都大酒店旋转餐厅吃海鲜自助餐相谈甚欢,半个月前三班的气质女神张新琦邀请他放学后一起在咖啡馆温习功课备战高考他欣然响应,就在刚才一班的全能学霸崔小心拦住他说想约他晚上一起看电影《铁达尼克号》他嘴上说考虑考虑其实内心深处也没准备拒绝----
“我不能说。”李牧羊再次摇头。
他的这个动作引来围观同学更亢奋的笑声。
即使是睡着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也依然丰富多彩。先是欣喜,即而害羞,然后是一种犹豫不决的纠结和羞愧----
“怎么了?”李牧羊一脸迷惑地模样。“你们想干什么?”
在落日湖的拐角边缘,一个肤色漆黑的少年正躺在草丛中酣然大睡。
如墨石一般的瞳孔四周和-图-书,眼白处开始蔓延出密密麻麻的血丝。
张晨奔跑靠近,然后一拳砸向李牧羊的面门。
一个半旧铁桶被人一脚踢进湖里,在湖面荡漾几下,然后‘咕咚咕咚’地沉了下去。
李牧羊握起的拳头手背上生出一片薄薄的鳞片,就像是一块透明的鱼鳞。鱼鳞上面闪烁着紫茫,让拳背上那一小块的黑色皮肤变成了紫红色。
李牧羊那细胳膊细腿怎么可能挡得住张晨的钢拳铁臂?
张晨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眼神凶恶地看着李牧羊,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想死?”
一米七八的身高,配上经常打篮球而变得强健结实的体魄,奔跑起来威风凛凛虎虎生风,看起来一个冲撞就可以把干瘪黑瘦的李牧羊给撞飞出去。
有人惊呼出声,还有人吓得闭上了眼睛。
“什么?”张晨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自已看到的事实。“你说什么?”
“这只可怜的小老鼠----竟然胆敢戏猫?”
暧风拂面,草绿花红。
砰----
一眼看去,就像是双眼瞳孔被红色墨汁包裹。那漆黑地瞳孔是苍穹上的太阳黑洞,周围大片红色血污升腾起伏。
响亮的金铁撞击声音传来。
“张晨,你不要侮辱猪好不好?人家猪虽然好吃懒做整天睡http://m.hetushu.com觉,但是至少人家长得肥头大耳皮肤雪白,看起来蠢萌蠢萌的----你再看看李牧羊,漆黑干瘦,就像是一块烧过的焦炭----他怎么能够和猪比?”身材健硕的扬军阴阳怪气地说道,引来大家的嘲笑声音。
又因为李牧羊嗜睡如命,上课睡下课睡出门游玩的时候还在睡,大家都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做‘睡神’。
李牧羊站在原地不动,看起来就像是吓傻了一般。
全场落针可闻,除了远处那轻轻摇摆的柳动和不解风情的虫鸣。
高考将近,每一个学生都绷紧了神经为考上自己梦想中的名校努力。
“是不是梦到我们班的崔大美女了?”
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在草丛中奔跑跳跃,或轻歌漫舞,或摔跤游戏。欢声笑语,畅快淋漓。
在拳头接触的瞬间,张晨脸上的笑容凝固,然后就感觉到一股磅礴大力朝着他的拳头上面涌去。
在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零七天的时间,学校组织了这场游湖活动。为的就是让学生们放松一下心情,然后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冲锋陷阵最终金榜题名。
李牧羊的心里充满了暴戾之气,就好像是有什么不满情绪需要发泄,有泼天的委屈难以诉说。
李牧羊若有所思地看着张晨,说道:“你不成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