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八十三节 黑暗诱惑
县交机厂及时一个再好不过的典型。
所以当陆为民在县里工作会议上提出这个意见时,任国非就像是闻到血性的鬣狗一般,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意见的落实情况,死死地盯着交机厂产权改制的具体方式。
在调查组接受了阜头县委的建议之后,甘哲和陆为民也就定下心来,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那就索性大大方方的让调查组分别走几个区都去看一看,一方面深入基层了解实际情况,一方面也要让调查组自己去分析判断“三项活动”给整个阜头县行政机关和干部队伍带来的触动和变化。
乔晓阳沉吟不语。
任国非这个家伙相当不简单,不仅仅是在企业发展经营上不简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县属国企,却能打开苏皖两省的高速公路市场,乔晓阳知道以高速公路这种相对封闭的体系里,一个县属企业能够站稳脚跟打开市场,绝不仅仅是什么产品质量过硬价廉物美这些因素那样简单,这需要相当厚实的关系人脉,而没有这个,那么你就得要花大价钱去把这条路铺设出来,否则就算是第一次用了你的产品,下一次也铁定没戏。
“嗯,蒲燕,你和龙飞在于陆海、嘉桓以及省旅开司接触时,可以适当提一提,我想会对他们有所触动,不过陆海和嘉桓方面应该是持欢迎态度的,毕竟华侨城能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还有更多的开发经验和运作能力,和*图*书而省旅开司那边,他们就得要好生掂量一番了,但从我个人来判断,如果能够促成华侨城和省旅开司的合作,再加上陆海和嘉桓两家,我们县旅游资源的开发进度会加快许多,尤其是华侨城和省旅开司方面很多资源的是互补的,省旅开司有厚实的旅行线路和旅行社资源,尤其是在省内,而华侨城则有更专业更强大的开发运作经验,在南粤那边也有很大影响力,能够更便捷的带动沿海发达地区的客流进入内陆,他们己方的合作这是我最乐意看到的。”陆为民不无感慨的期望道。
乔晓阳也没有相当陆为民怎么会把这项工作交给自己,在他看来,这项工作应该还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而实际上他也做了不少,但是当牵扯到县交机厂产权归宿时,这个问题就更为复杂了,乔晓阳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里边隐藏着的丰厚利益和巨大风险。
宋大成的话让在座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不过没有人觉得他说得不对,蒲燕更是接上话:“陆书记,宋县长,我倒是觉得可以借华侨城来阜头考察这一契机,再好好和陆海、嘉桓这边接触一下,另外也给省旅开司那边暗示一下,让他们也得要有点儿紧迫感,别觉得都是我们在求他们,离了张屠户,我们一样不会吃带毛猪!有的是人想来我们这里投资,甚至比他们更强更有实力!”
龙飞的归http://m.hetushu.com来让陆为民不得不把主要精力重新放回到即将到来的华侨城考察团接待工作上,要说这项工作和“三项活动”并不矛盾,甚至可以说寓“三项活动”于对华侨城的招商引资活动中,但是这只能说是一种理论上存在,而要真正做到让华侨城动心,还得要实实在在的东西。
陆为民精力相当旺盛,记忆力也惊人,安排的工作几乎是百不漏一,而且什么时候安排,什么时候要走到哪一步,采取了什么措施手段,达到什么目的,都有很细致的要求,他的习惯就是前期安排部署细致,具体操作过程却由操作者自行把握节奏,他需要听每个阶段取得的结果和下一步打算,这种压迫式的工作节奏让乔晓阳很不适应,但是却又不能不去适应。
龙飞带回来的消息让整个县委县府班子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起来,宋大成、蒲燕都是兴奋莫名,华侨城的名声他们早有耳闻,而如果真的能够吸引到华侨城到阜头投资,不说投资额大小,仅仅是带来的影响力,足以让阜头在投资商心目中提高几个台阶。
自打柯建设被“逼进”医院去“住院”后,乔晓阳就变得沉默了许多,实际上他也知道只要陆为民在阜头一天,自己要想在阜头翻身的机会就相当渺茫了,连远在昌州的叔父都提醒自己要摆正自身位置,不要忘乎所以,这让乔晓阳更hetushu.com加沮丧。
※※※※
“乔书记,您这段时间好像心情不太好,我想我们可以抽个时间好好谈一谈,怎么样?”任国非在电话里的声音如同海妖的歌声,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乔书记,是我,任国非。”电话里的声音低沉温和,却让乔晓阳心中悚然一惊,脊背上似乎也泛起一丝凉意。
“陆书记,现在我们可不敢指望着那种好事儿发生,只要华侨城真有意思开发我们阜头的旅游资源,那我们就要唱阿弥陀佛了。”蒲燕笑着道。
陆为民安排给乔晓阳的工作有两项,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改制,说得再具体一点,近期主要工作就是县交通机械厂的产权改制和集体街办企业的产权量化改制推进。
“呵呵,什么事儿,还能有什么事儿?乔书记您的工作,也是我们交机厂的头等大事儿啊。”任国非在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很欢畅,“前两次我都向乔书记汇报过了,陆书记来我们阜头是大好事儿,他对国营企业体制弊端看得很清楚准确,提出的改革方向也很符合实际,但是具体到怎么来实现我们交机厂的顺利改制,既要保持国有资产不流失,更要让这样一个关系到上百职工生计问题的企业正常运转甚至进一步壮大,我觉得有很多需要细化商量的地方,乔书记,您说呢?”
“干得很好,既然华侨城原因排除考察组,就说明他们并非只是想要敷衍m.hetushu.com了事,而是的确对我们阜头的资源和县委县府表现出来的诚意有些动心,当然我估计也只是有些动心而已,要想真正吸引住他们,我觉得还要看他们这一次考察的结果。”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现在省委组织部的考察组也在这里,华侨城考察组的到来其实也算是一个证明,证明我们阜头的投资创业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连华侨城这样的知名企业也都愿意来我们阜头考察投资环境,仅仅是这一个动作我相信就可以让其他投资商把注意力投向我们这里。”
经济工作碰头会结束之后,乔晓阳恹恹的离开小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乔晓阳懒洋洋的拿起电话,“谁?”
对于安排给乔晓阳的工作,乔晓阳当然不会敷衍了事,在这种情形下,也容不得他敷衍了事,否则陆为民就会寻找到把柄,更恣意的拿捏自己了。
而在这个时候乔晓阳才算是真正认识了任国非这个人。
会上陆为民也专门询问了乔晓阳这一块的工作,乔晓阳也做了汇报。
前者应该是乔晓阳的主要工作,而后者,因为涉及到企业数量多,但是规模小,而双峰那边有较为成熟的产权量化改制模式,相对庞杂但是难度不算大。
乔晓阳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有些疲惫地道:“好。”
“蒲燕,也别太自坠志气了,华侨城固然是庞然大物,但是他们是企业,需要发展hetushu.com,而我们阜头有他们需要的资源,这就是一个双方合作的机遇,当然从我们县里的现实情况来说,我们的心情更急迫,不过这并不影响合作方的心态,他们可以在谈判条件上压一压价,但只要他们有意投资落户,那一切都不是问题。”陆为民语气变得极为坚定,“上一次我们把鸿基拿下,这一次我们也一定可以把华侨城拿下!”
不过县交通机械厂的产权改制,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清产核资和企业的下一步发展与产权改制工作纠合在一起时,就显得更加复杂了。
“陆书记说得对,哪怕华侨城最终没有能在我们阜头投资,那我们也一样大有收获,能让华侨城觉得有投资价值的地方,难道说不值得他们来一看么?”宋大成理直气壮地道:“就凭这一点,我们阜头都有理由在对外招商引资面对其他投资商时更有底气!”
陆为民来阜头之后,就明确提出了县里国营企业和集体街办企业都要有明确的改制规划,效益好的企业要改,效益不好的企业更要改,股份制也好,产权量化也好,都要拿出方案计划来,县一级政府不适合直接掌握企业,但可以通过资产经营公司来控股,对于一些市场竞争性企业,县里应该大胆放手,出台政策鼓励扶持其发展,做大做强,县里可以放弃对这些原有企业的控制权。
“老任啊,什么事儿?”定了定神,乔晓阳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问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