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五节 以事证人
既然是这样,谷晋康心里也就踏实笃定许多,他谷晋康不是做不来事情的人,也不是不愿意做事的人,关键是你得给我做事的机会,而现在机会来了。
对于谷晋康来说,修建曲双公路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可以借助建设曲双公路来表现县交通局和自己的能力,表现县交通局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表现他谷晋康是一个可以担重任的角色,给陆县长留下这个印象,尤为关键。
高远山一度怀疑是不是夏力行帮助陆为民牵的这条线,但是他很快又否定了,如果真是夏力行牵的线,似乎就不应该在这春节里跑到这省委招待所里来这么一出。
陆为民语气中的叮嘱强调丝毫没有影响到高远山兴奋的心情,他连连点头应是。
谷晋康不清楚陆为民现在还在使用的这辆挂着津门牌照的三菱越野是哪来的,传言是他一个朋友借给他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陆为民不屑于在县里边沾染什么小便宜,他根本看不上。
陆为民想了一想之后,才点点头:“嗯,也行,这样,老高你上班之后先和陈专员那边联系一下,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拜访,陈专员刚来,我琢磨着他也应该想要做些实事,这曲双公路正好就是一个重活儿,也能打磨人,我估摸陈专员肯定会感兴趣。”
谷晋康很敏锐的觉察到了陆为民对自己称呼上的变化,一股子说不出的快活从心里深hetushu.com处涌出,忙不迭的端起酒杯迎了上去。
谷晋康也在揣摩着陆为民的心思。
“老谷,你就按照你的思路去做吧,曲双公路肯定要修,哪怕是这一次我们的设想遇到一些麻烦困难,但是也顶多就是延迟一些时间而已,双峰要发展,交通要先行,这也是县里的共识,该怎么做老高和晋康商量着先动起来,别等到屎胀肚子了才来挖厕所。”陆为民笑了笑,端起酒杯,“今儿个只是第一步,不敢说是庆功酒,但是我这一杯是感谢酒,感谢老高、明泉、晋康以及县交通局的同志在春节期间还加班加点工作,等到这个项目真的拿下了,我们再来庆祝一番。”
“去部里之前,还要到省交通厅那边跑一趟,地区这边到时候老高你先向行署分管领导汇报一下我们的想法和打算。”饭桌上陆为民显得很沉稳,“部里边这条线暂时不要向外说,毕竟这条线能不能真正搭上还是一个未知数,但哪怕只有一分希望,我们也要尽百分努力。”
他注意到了谷晋康眼底深处的喜悦,而高远山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个家伙似乎对陆为民的言语更坚信,完全沉迷在了这个项目带来的巨大震撼性中去了,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微末变化,当然可能站在他那个角度上,也不太在意这一点了。
但是高远山也清楚陆为民不可能http://www.hetushu.com在这大春节里没事儿找事儿的来演这么一出,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渠道联络上了,才会让陆为民如此上心急切的来跑这件事情,而且他甚至可以肯定交通部那边获得这笔资金支持的可能性很大。
“今天是正月初五,正月十六,老高,我和你、还有老谷要跑一趟交通部,这十天时间,交通局要把曲双公路的方案重新再细化一遍,无比做到数据准确,资料详实,要有说服力,尤其是在报告里要重点强调这条公路对于改善我们双峰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交通基础设施,对于全县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这必须要用足够详实的依据来映证,明泉,这个报告你和老谷亲自来写,老高来把关。”
“陆县长,地区那边现在好像换了分管领导,听说现在是交流过来挂职的副专员陈鹏举陈专员分管工业和交通这一块,我和他不太熟悉,我听说你和陈专员有过交往,要不请陆县长你先和陈专员说一说,我再去具体汇报?”高远山有些兴奋的搓着手,“如果部里边真的能给支持,我觉得地区也应当要给予必要支持才对,毕竟曲双路一旦建成,可以使得丰州到曲阳的经济联系迅速改善,也能巩固丰州市的中心城市地位。”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从他用的人也基本上可以看出来,像章明泉和齐元俊都是能做事能干活儿,也就是说,陆为民和图书从现在看起来很干净,而他喜欢用的人就是愿意干事能干事的人,截至到目前为止,谷晋康是这么理解的。
但是他通过各方面的了解,发现陆为民这个人很是有些不一样,据说是在经济上很干净,在洼崮甚至还倒贴钱工作,像他在洼崮担任区委书记期间就用上了大哥大,但是却从未在区里镇里解决过一分钱的通讯费,而用车也是自己在外边借的,基本上不用区里的车,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担任县委副书记。
“唔,老谷你有什么想法?”陆为民瞥了谷晋康一眼,他对这个交通局长没有太大好感,但也没有多少恶感,这其实是一种最正常的关系,毕竟之前两人没有太多工作上的交织,而且以前交通工作又是叶绪平在分管,这种疏离感很正常,而现在谷晋康正在力图改变这种局面。
不是夏力行,那么也就意味着陆为民另外有渠道,这也让高远山对陆为民又平添了几分神秘莫测的感觉,这个年轻人能三五两下就窜到县长位置上,似乎也不完全是因为夏力行的关系,看样子这人还有更不一般的背景才对。
“老谷,你这是在挖我底啊。”对于谷晋康这份小心思,陆为民倒并无什么不满,毕竟这也是为了工作,公路建设一个最重要环节就是征地拆迁,尤其是像曲双公路有相当一段是完全新建,这也就意味着还有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要做,曲阳那边管不了www•hetushu•com,但是双峰境内这些工作可以先行做起来,只要这个项目能够确定。
而且也传言说他在春节前就通过一些很隐蔽的渠道传出来某些意思,他不喜欢干部们传统的那种拜年方式,比如送红包,当然你登门拜年要送一些本乡本土的土特产,比如腊肉,比如茶叶,比如山货,他也并不峻拒,这种现实表现也安抚了不少人,至少在人们心目中这位年轻县长也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章明泉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也端起了酒杯。
“陆县长,那县里这边的前期准备工作是否需要先期开展起来?”谷晋康也逐渐摸到了陆为民的工作思路风格,做一件事情那就要全力以赴,而且要未雨绸缪,他也意识到这一次曲双公路的建设怕是势不可挡了,虽然陆为民在话语中说得很含蓄客气,但是他却觉得交通部那边铁定会有一大笔专项资金带帽下来,否则陆为民绝对不可能会在这种时候带着这一大票人专门来省里汇报。
年三十视察汽车站给陆为民留下了一个很不好的印象,谷晋康就一直在琢磨着怎么来改变自己在陆为民心目中的印象。
他搞不明白陆为民怎么就搭上交通部的线了,而且就是这么短短几天时间,要知道在大年三十慰问时一行人还在琢磨着曲双公路项目是否可行,考虑这条路所需建设资金对于县里和地区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重,没想到这才几天,陆为民http://m•hetushu.com就能搭上交通部的线。
“嗯,局里边如果只是方案细化和完善,那工作量不大,汇报材料有章主任操刀把关,我们提供资料斟酌,问题也不大,关键是陆县长你提出来要力争在上半年就把项目彻底敲定下来,甚至要争取动工,但是公路沿线的乡镇涉及到要土地占用和拆迁,工作量相当大,如果不提前开始做,我担心后期会耽搁。”
这大概也符合陆县长的作风,以事证人,通过工作来观察了解一个干部,看看你是否值得委以重任,是否值得信赖,在洼崮他就是这么做的,也正是这样让自己走进了他身边,而现在他担任了县长,也一样在用这种方式来甄别筛选干部,这也算是他的一种特质吧。
陆为民笑了起来,谷晋康说得很含蓄,其实中心意思就是一个,交通部那边资金如果真的把握很大,那么前期工作就可以开始做起来了,如果把握不大,那么就只是把县交通局的规划方案做一做,这其实就是变相的旁敲侧击探底了。
当陆为民告诉他要通过交通部的渠道来争取资金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交通部?!部里边会理睬你一条二级公路建设?这可能么?
“嘿嘿,陆县,这也是没法啊,您的作风县里边大家伙儿都知道了,雷厉风行,这要求这么高,可有些工作却又一时间急不来,所以与其到后边来抓瞎,还不如先把它慢慢做起来,慢工出细活,先作总比后作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