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四十五节 产业吸聚
“这个老齐,也太狭隘了吧,不过这种反思的精神值得鼓励,为什么一个企业在你这里没落下足,却到了相邻的乡镇,作为领导你是要反思,当然韩长河的紧固件厂到沙梁落足也有客观条件,本来沙梁老水管站旧房就挨着原来的标准件厂,老韩怕是早就看上了,沙梁有愿意提供贷款,韩长河当然乐得如此。”陆为民笑了笑,“听说元国也在其中牵线搭桥?”
只是这个项目投资规模大,而且在环保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如果规模太小,很显然就无法解决污染问题,或者说就无法把污染控制在一个可承受的范围内。
“呵呵,也别把老齐想得那么小心眼儿,元国要过去,这也算是带个嫁妆过去吧。”陆为民笑笑,这样看起来有些不地道,不过也算是为彭元国在沙梁那边迅速站稳脚跟融入沙梁打下一个基础,“听说连黄启才也借了三十万给韩长河?”
章明泉的确松了一口气,陆为民虽然才来半年,但是洼崮区的工作已经有了很大起色,理顺了和洼崮镇的关系,同时也加强了对几个乡镇的掌控力,最难得的是这基本上是在没有对几个乡镇的人事架构作出调整的情况下实现了,这就相当难得了。
无论是曹运达也好,杨礼贵也好,霍志武也好,这些原来在各人码头上都有点儿不太服区委指挥的而只认某一个人的格局都潜移默化的被扭转hetushu.com过来了,很多具体事情,他们想要直接找陆为民汇报,陆为民却是一句话找章明泉或者找唐军甚至找胡焕山,轻飘飘的就打发了,再没有人敢说二话。
陆为民话语里充满了信心和自豪,他有这个资格自豪,引入林和祥的丰祥药业是一个极大的成功,林和祥在医药行业很有人脉和影响力,加之林家资金后盾,其优势立马就显现出来,这才一个多月时间,就已经为洼崮牵线这样一个项目,木糖醇后边可能紧接着还有山梨醇生产,就是要利用昌南地区诸县丰富的玉米芯资源来生产木糖醇和山梨醇。
“嗯,真是没想到黄启才也会借钱给韩长河,沙梁那边也就是觉得连黄启才都敢借钱给他,这个企业肯定有前景。我还以为这韩长河自立门户肯定会让黄启才很不满意呢,没想到根本不是那回事儿,韩长河搞的紧固件属于标准件,和黄启才并不冲突,甚至还能互补,所以黄启才很支持韩长河自立门户,甚至对韩长河还带了几个工人走都没有多说什么。”章明泉颇为感慨,“陆书记,若是咱们洼崮企业都像这样不断裂变长大,那该多好?”
原来朱明奎也很快实现了掌控全区的目的,但是他是在得到了县委书记和分管党群副书记无条件的支持下实现的,而且即便是这样,在洼崮镇他依然未能彻底驾驭住齐元俊,http://m.hetushu.com而陆为民才来半年,就让齐元俊从开始的抵触到现在的心甘情愿地跟着走,这份本事不是谁都能玩转的。
“陆书记,老韩紧固件厂的贷款问题,沙梁那边也在问,合金会是不是可以放款给韩长河?”章明泉放下心来也就把心思重新放在洼崮这边的工作上来了,“这事儿沙梁那边很看重,他们觉得这也算是从洼崮镇方面虎口夺食了,老齐很不高兴,把田和泰一阵狠批,问为什么从洼崮出来的企业却会到沙梁去,沙梁能提供的条件和支持为什么洼崮就不能提供?”
最让章明泉动心的还是非标件厂的改制,黄启才和他手下一帮技术工人已经把购买其优先购买股权的资金交到了洼崮镇工业公司,虽然按照改制协议要到年底实现利润和资产增值目标才能兑现这份协议,但是黄启才一帮人却是胸有成竹,也许是怕镇上到时候不兑现协议,所以黄启才一帮人抢先就把六十万量化产权赎买款交到了镇工业公司,这也让陆为民和章明泉以及齐元俊都颇为吃惊,没想到这帮人如此自信。
有时候章明泉在想,陆为民没来之前,这洼崮也还是这个洼崮,人也还是这帮人,怎么就见着有这般气象?就换了一个人,朱明奎变成了陆为民,怎么一下子就能让整个洼崮局面都像是换了一个模样,连自己每天早上去上班时都觉得发条www.hetushu.com上紧精神劲头都不一般了。
而这其中也还有意外发生,那就是黄启才技术团队中有两人已经和黄启才谈妥,从改制后非标件厂中退出,由黄启才和另外五人向这二人支付包括奖励股权和优先购买股在内转让金十五万元,而这两人则打算利用这十五万元加上他们自己的积蓄共计三十万元,又回老家昌州借了五十万,租赁下沙梁乡水管站的紧邻省道的旧房,兴办一家紧固件厂,沙梁乡也对他们到沙梁投资建厂非常支持,打算利用合金会为其贷款八十万元,以购买生产设备,如果不是亚洲国际这件事情爆发,只怕这个事情也早已经敲定了。
他希望林家能拿出一点大气魄来,敢于在这个行业进行大规模投资,以规模拉动效益,要干就干个大的,而且以他对马来西亚林家的了解,他们控股的天虎集团是一个以食品生产为核心产业的家族企业集团,长期从事食品产业,对于木糖醇这一类在食品和医药方面都有很大需求的功能糖发展趋势肯定有相当研究,否则不会这么快就要进入这个行业。
正因如此陆为民也有些疑虑,他不想为了招商引资就对污染现象视而不见,木糖醇项目存在的污染情况他有所了解,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需要正确评估这个项目,不敢轻易表态。
“嘿嘿,陆书记,这事儿可别乱说,让老齐知道了,那还不得要找元国麻烦hetushu•com。”章明泉神色诡秘地笑了起来,彭元国要到沙梁担任副书记的事情考察已经结束,现在就等常委会过关,如果不是近期县里除了这么大一桩子事儿,只怕彭元国都该到沙梁去上班了,连曹运达都在问彭元国什么时候过去,显然也是很看好彭元国。
陆为民来了洼崮这么久,舍得跑舍得问舍得谈,但很少训人,罕有骂人,也没见着他有什么大不了的手段,但是不知不觉这一干乡镇干部对陆为民的感觉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从最初的冷眼相看敬而远之到现在的敬畏夹杂亲近,主动靠拢,甚至一门心思想要在陆为民面前挣挣表现,这一切都在半年中就不知不觉的演变过来了。
洼崮今年的形势喜人,洼崮建筑公司被民德公司兼并,实力得到迅速扩大,洼崮区委和镇上提出的条件就是民德公司要把总部搬到洼崮,税收也要缴纳到洼崮,同时还要把洼崮建筑公司的债务承担下来,这个有些苛刻的条件连章明泉和齐元俊都觉得康明德怕不会接受,没想到康明德二话没说就应承下来,当然对方也有条件,那就是三年内凡涉及洼崮区内重大工程建设项目,民德公司在同等条件下均享有承揽优先权,这对洼崮来说都是好事。
不管怎么样,陆为民觉得这开了一个好头,至少这意味着与医药相关的行业已经开始有汇聚洼崮的迹象,这个药材市场如一块磁石,可以吸聚制药和*图*书企业,而制药企业的到来又必然会引来比如制药行业产业链中的原料和辅料产业,只要这块磁石不断的发挥磁石作用,那么这个相关产业的发展就是可期的。
“老章,放心吧,洼崮肯定会越来越好,咱们不贪多求全,就扎扎实实依托现有的药材市场发展与制药行业有关的产业,另外就是加强对现有改制企业的扶持和鼓励,帮助它们做大做强,只要我们把配套的服务跟上,不断改善我们投资环境,我相信要不了两年,洼崮区就可以夺得全县第一经济强区的桂冠!”
丰祥药业的建设也终于启动,前景可嘉,而林和祥介绍来的木糖醇项目也相当诱人,虽然这中间为着食品厂的厂房租用还是购买问题少不了还得有一番利益争执,但是在章明泉看来这是一个好征兆,只要有人愿意来投资,那就是好事,至于说双方的分歧那都简单,章明泉相信可以谈下来。
陆为民估计天虎集团也局势要借助林和祥在内地的人脉和营销资源来来开拓市场打开局面,如果他们真的打算要在功能糖这一产业上有所作为,那么他们在投资规模上就不会小。
药材市场建设进展顺利,广告宣传活动也已经开始启动,对外招商也步入正轨,除开隋氏兄弟带动而来的数十药商外,另外陆续还有近百药材商开始来咨询考察,这大大超出了市场管理方的预期,也让佰达公司喜出望外,在宣传力度上投入更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