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六节 《丰州社情》
像这本《丰州社情》陆为民当初提出来他自己要亲自抓这个刊物的编撰工作,张建春还以为这家伙是表面文章,这一拖几个月,陆为民这家伙楞生生硬是在百忙中还抽出时间来,把这件事情给捣腾起来了,科里人不够,就到阜头县一个乡镇广播站借了一个据说很招人讨厌的酸记者,再加上一个来实习的小姑娘,居然就开始大模大样的鼓捣起来了,而且还真的给折腾出来一些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
可是现在机会合适么?陆为民转念一想,夏书记还没有回来,自己那么着急干什么,想可以想,但是却不能形诸于色,更不能去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以夏力行的头脑智慧,岂会看不到这其中的变化,假如真如常春来所说王舟山要调走,那肯定夏力行也早就知晓,甚至可能省委那边也和夏书记通过气了,但是在陆为民看来,这更多的可能只是一种意向,还远远说不到敲定的时候。
即便是这样陆为民也早就做好了受到攻讦和批评的思想准备,但陆为民不打算在这项工作上退缩,哪怕是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他觉得也值得。
一想到原本一片光明的局面可能会陡然逆转,陆为民心中下意识的有些焦躁起来,王舟山说的没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自己如果真不打算跟着夏力行走,那么就不得提早做好考虑,甚至真如常春来http://www.hetushu.com所言那样,哪怕是厚着脸皮也得要说一说。
如果王舟山真要离开,那么也就意味着孙震一旦接任行署专员,那么这个分管党群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就不再是由王舟山顺理成章的接任,那么这一年来一直相当低调的苟治良的地位就一下子凸显出来了,他就会成为接任孙震位置的最佳候选人,而且以李志远要接任地委书记,这种可能性就更大。
常春来走了,但是陆为民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想到这里陆为民不由暗自心惊,如果李志远和苟治良形成默契,那么孙震担任行署专员也就像目前李志远处于夏力行和孙震的联手遏制的态势之下,只不过在陆为民看来夏力行还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李志远,凭借着在黎阳工作多年的威信和影响,作为地委书记,他即便没有孙震的支持,夏力行一样可以在这块地盘上纵横捭阖。
虽然外人不知晓,但是陆为民却隐隐知晓,李志远和苟治良之间有着某种特殊的不为人觉察的联系,这种关系即便是在地委圈子里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觉察,除了几位地委领导之外,大概也就只有自己和高初琢磨出其中味道来了。
※※※※
“嗯,这样一看就要简练得多了,建春,记住一点,我们这不是代表领导针砭时事,而只是反应现象,最和*图*书多也就是对现象成因进行有一些分析,不对问题该怎么处理提出意见,内容要真实细致,如果能够做到深刻更好,但是要简单一些,单纯一些,这本刊物受众都是咱们地区的副处级以上干部,他们都比我们有头脑有思想,当然清楚这些问题成因和解决办法,我们就是代表地委给他们一个提醒,仅此而已。”
这几个月下来,张建春已经对这个比自己年轻十来岁的科长心服口服了,让他有些不太明白的是这个家伙除了懂得相当多,啥工作都自来熟外,而且提出的一些新观点新想法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又不能不承认恰到好处。
在了解了现在农村基层为了修路修沟而采取各种手段进行强行摊派钱物以及义务工情况相当普遍,而且也引起了不少事情这个情况后,陆为民突然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相当好的话题。
不讲面子,不捂盖子,不打棒子,不定调子,这是陆为民为《丰州社情》这本内刊的方向定的路子,连张建春也学会了这几句话,捡得特别顺溜。
这篇命题最初并非是综合科这边提出来的,而是一个土记者带着他们老家的亲戚找来地委信访办反映问题,信访办的人也就简单做了登记就把他们打发走,引起了那位土记者的极大不满,于是在那里吵了起来,陆为民正好从那里走过,也不知道那位记者怎么就知晓http://www.hetushu.com了陆为民是夏力行秘书,跑上来一定要让陆为民评个理,这种情况下陆为民也不好一走了之,只好坐下来把这位记者和他的亲戚接待下来,花了两三个小时才算把情况弄清楚。
作为一本要真实而深刻反映丰州地区七县市社情民意的内部刊物,这本《丰州社情》面向的对象就是全地区实职在岗的副处级以上干部,既然是要面向各级基层的领导干部,甚至可以说这本内刊还带有一定的保密性。
不过陆为民还是有一些敏感,前几天王舟山那若有所感的言语也似乎预兆着这位关中汉子也觉察到了丰州这边局面的一些细微变化,但对于自己来说,现在还没有资格去考虑这些,一切还都要等到夏力行回到丰州之后才能真正揭晓。
理论上苟治良也有可能接任王舟山的副书记而分管经济工作,同样安德健亦有可能接任王舟山的副书记位置分管经济,但是陆为民分析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大,在党政主要领导都是从外面来的时间不长的情况下,作为相当至关重要的分管党群工作副书记就十分关键了,这需要一个对地方情况相对较熟悉的角色来担任,就目前来看,似乎非苟治良莫属。
创刊号只有三篇调研文章,一篇是针对全地区乃至全省全国农村都存在的农村基层乱摊派、乱集资问题进行的一个调查,主要是了解这m.hetushu.com些摊派和集资的起因来源和基层政权组织在这些工作上的做法以及存在的问题和带来的影响。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这夏书记还没有回来呢,各种传言都传开了,也不知道是那些人在那里整天没事儿就瞎编弄是非。”张建春走进陆为民办公室里,把经过精心修改和编撰的《丰州社情》样本递给陆为民,“陆科,你看看,按照你的意图,删减了一些,这第一期创刊号内容不多,但是都极有分量,就是按照你的意思,不贪多求全,但求精炼犀利,针对时弊,一针见血,不讲面子,不捂盖子,不打棒子,不定调子,只说问题。”
如今本来农业税和统提款对于农村农民来说就相当沉重,在加上地方上一方面为了迎合上级要求,一方面也是为了地方经济发展需要,就开始不断增加摊派和集资来完成乡村机耕道的改造,这也激起了本来就为种粮食赚不到钱甚至亏本的农民极大不满,此起彼伏的拒交事件层出不穷,还真有点解放前抗捐抗税的架势,这也成为地方基层上干群关系紧张的一个关键因素。
于是陆为民就把这个现象作为《丰州社情》的创刊号一号题材来做,而调查执笔人也就由科里的老笔杆子董如顺以及那个土记者和到科里实习的大学生小蒲组成采访调查小组来负责。
但是李志远不一样,他是外来干部,性格也比较阴沉,而且控制www•hetushu.com权力欲望也很强,如果再加上一个在丰州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苟治良,那么可以想象得到,孙震将会在这两人的遏制下相当困难,尤其是在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尚不确定的情况下。
既然提到这样的高度,陆为民就觉得要把这本刊物办好,就不能像省里其他地市的那些泛泛而谈的刊物,他提出来这本刊物的内容唯一要求就是真实而深刻,至于说存在的问题能不能解决,怎么解决,谁来解决,什么时候解决,一概不管,只说现象,避免把这本刊物过分拔高,那样反而会让这本内刊成为众矢之的。
《丰州社情》的编撰是陆为民亲自主抓的一项工作,原本陆为民是打算就在六月出第一期刊,但是由于诸事缠身,陆为民自己根本抽不出时间来跑下边调研,也没有多少精力来安排科里人去搞这个调研,所一直拖到夏力行都已经去北京学习了,陆为民又把北方机械厂这边事情基本上理顺,而长风机器厂那边却还在犹豫不决,丰州方面也觉得有必要搁一搁冷处理一下,不宜急于再和长风机器厂接触,所以陆为民这边才稍稍腾出一点时间来抓这项工作。
地位委员中深得夏力行信任青睐的安德健虽然也是本地干部,但是从目前地委委员排序来看,他排在相对靠后,就算是有夏力行的一力扶持,他也不太可能越过苟治良和焦正喜而直接升任分管党群副书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