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节 彷徨
那时候跟随孙震回了团省委不到半年,自己就下挂到隆化县府办当副主任,这只是一个平挂,看上去有些憋屈,不过一年之后自己就出任了隆化县教育局局长,两年后升任副县长,隆化县副县长再到无忧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再到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这中间让陆为民最有感触的还是担任副县长和常务副区长那几年。
而李志远对自己好感远多于警惕,自己某种烙印一旦被烙上,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永难磨灭,哪怕是李志远对自己的能力表现有所欣赏,但是那种天然的警惕毫无疑问会占据上风,这样复杂的心态决定了自己如果留在地委办里边,恐怕日后的道路可能会黯淡无光。
到了丰州市,以张天豪的强势,现在正在逐步掌控整个丰州市的局面,估计夏力行一回来,丰州市市长人选就要尘埃落定,而吉云坤和张天豪的地位委员之争也要敲定。
“王书记,我还真没考虑那么多,夏书记要走我也听说了,不过没那么快吧?不是说可能要等到十四大之后去了么?”陆为民相信王舟山肯定也有他自己的消息来源渠道,这么有心提醒自己,肯定也是有感而发。
这是一条路的确值得考虑。
陆为民不认为自己现在就已经大到了最高层次,但是他可以把自己的需求定位为第三层和第四层之间,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要想做实事,就得要有位置,没有位置供你发http://www.hetushu•com挥,你再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徒呼奈何。
陆为民内心深处并不喜欢秘书工作,虽然他也承认自己在给两任领导当秘书这短暂的时间里都学到了不少东西,尤其是在人脉上的积蓄培植更是其他位置上永远都无法比拟的,当然这也和他自己有意识的在这方面下功夫有关,但是这种更多的是属于日常事务性的工作还是让他有些厌倦。
是跟夏力行走,还是不跟夏力行走?这是一个问题。
前世里呆在机关里时间太长了,那种生活持续了多年,让陆为民不想再去重新体味。
这才多久?躺在床上的陆为民静静的想着,给夏力行当秘书也不过大半年,出任综合科科长也不过两三个月,难道自己真的又要面临一个变化之局?
如果自己愿意和光同尘暂时忍耐几年,熬到李志远离开,那当然不是问题,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几乎没有选择的就会选择跟夏利行走,问题是自己呢?不跟夏力行走,却要留下来耽搁几年?陆为民当然不愿意,他宁肯选择另一条路,那就是离开地委办,下去,到县里去,甚至哪怕是到乡镇上去,也行,比如到丰州市的某个乡镇去担任书记或者乡镇长。
“许多事情都很难说没有变化,也许吧。”王舟山有些感触般地道:“自己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人么,感情和m.hetushu.com欲望动物,需求欲望都很正常,有人的贪图钱财,有的人喜好名誉,有的人喜欢权势,有的人喜好美色,马斯洛的理论也早就将这些需求分类,最高层次则是自我实现。
从表面上来看,这里所当然是一个最佳选择,自己跟着夏力行时间不过一年不到,按照一般的规律,一任领导的秘书基本上都是三到五年,干得好,领导看重,又有机会,三年就能安排一个副处,当上五年秘书,如果领导信任,最起码也得考虑一个像模像样的副处级位置,这都在情理之中。
这一系列问题都牵扯到方方面面,可以说你在走每一步之前,都得要琢磨思考再三。
回到自己房间时,陆为民有些睡不着,王舟山的话给了他一些暗示,看来夏力行的离开也许并不像自己想象的会在年底去了,甚至还有可能过不了十四大,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将面临着一个何去何从的境地。
陆为民并不是觉得在机关里工作就一无是处,务虚的工作,程序性的工作,事务性的工作,只要你有心去做,一样可以做成新意,做出成绩,但他总觉得没有在基层一点一滴看到一项工作在自己手上成功,一个项目在自己手上立起壮大那样来的有成就感。
陆为民不知道今天王舟山怎么会和自己说这番话,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两天自己的表现让王舟山非常满意,而今晚他又略略有些过量,所以才会http://m.hetushu.com借着酒意说这番话,这也是对自己信任看重到一定程度的推心置腹之言,这让陆为民也有些感动,只不过现在就要谈自己的去向,未免有些太过唐突了,这大概也是借着酒意而言。
王舟山深深地看了陆为民一眼,目光重新望向栏杆外渐渐黑下来的远方,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如珠串一样在东沣河两岸渐渐亮了起来,站在这凌波轩三楼上很有一种可以俯瞰大地,睥睨众生的感觉。
这个问题是该好好想一想了,陆为民有些烦躁,他不喜欢这样不确定的感觉,尤其是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变数,甚至连他自己都难以判断自己究竟该不该放弃渴望在基层下边去建功立业做一番实事的梦想,而应该立足现实,跟随夏力行到省里,也许这才是最适合他的道路。
不过这对于自己来说倒无关紧要,自己只要离开地委办,估计也就不再很多人视线之中了,毕竟地处中枢和到基层完全是两个概念,哪怕你级别相同,甚至还高出一截,那又怎样,地委办秘书科长、综合科长,地委行署那个局行部委一把手不得尊重一二,你一个县份上的副县长或者偏门常委,走到地区里来,又有几个人把你打上眼?
想到这里陆为民不禁为之心动,夏力行回来之后这一轮人事变局怕是许多人都意识到了,所以才会这样积极的运作跑动,陆为民甚至可以断定,从地委行署机关到下边各县,只怕都有http://www.hetushu•com不少干部在为之挖空心思的运动,但是这也有一个前提,夏力行如果要主导这一次人事变动,以夏力行现在的身份和即将升迁的姿态,自然没有人能够阻挡,但是李志远怎么办?之后呢?
虽然算不上颠沛流离,但是这样频繁的变化的确让陆为民有些疲惫,而且每进入一个新岗位,首先就要过熟悉时应关,全力以赴的做好自己的工作,而且要做出成绩,这才对得起一干对自己寄予厚望的领导,不让他们失望,也要让周围等着看笑话的人哑口无言。
见陆为民张嘴欲说,王舟山摆摆手,“为民,我知道就算是夏书记要走也肯定要来考虑你的问题,而且也会考虑得很妥帖,但他肯定也会征求你的意见,是跟他走,还是留下来?如果是留下来,那么是继续留在你现有位置上,还是另外动一动?我相信你的表现地委行署这边都有目共睹,大家都很看好你,如果你要跟随夏书记走,当然是好事,但如果你想要留下来,就需要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问题了。”
他不能不考虑这个问题,他已经踏进了某个圈子,而且是以一种异乎寻常的速度踏进了这个圈子,如普通干部到副科级领导,再到正科级干部,而且是居于地委办核心部门,这样的速度已经创造了记录,但是在科级干部也是最容易沉淀下来的,尤其是在丧失了当初推动上进的某种优势之后,一下子沉淀三五年乃至七八年都很正常,正因为m•hetushu•com如此,陆为民不得不提前考虑。
毫无疑问,只要自己内心愿意,夏力行肯定会愿意让自己跟他走,但这是最好的选择么?
“为民,你人年轻,头脑反应快,眼界宽,看问题深,嗯,嗅觉也灵,做事情能沉得下心,有钻劲儿,在处理事情上也很有分寸,说实话,我老王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军队地方上辗转,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王舟山抿着嘴似乎沉浸在某种情绪中,“你现在有很好的基础,但是你工作时间太短,大学毕业才两年时间吧?给夏书记当秘书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只可惜省里可能对夏书记更重要的安排,你自己也应该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规划。”
夏力行一走,只有可能就是李志远接任地委书记,像丰州这样的新成立地区,夏力行来了就是一个意外,过渡味道很重,而李志远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本身已经是正厅级干部了,来丰州这样新成立的贫困地区来出任行署专员,本身就有些憋屈,这夏力行一走,省里出于各方面考虑都会让李志远出任地委书记。
现在自己在地委办里边,看似风光无限,但是陆为民知道自己的风光很大程度都建立在夏力行秘书身份和几位领导对自己的好感之上,一旦夏力行离开地委书记位置,这就孕育这极大危机。
三五年上一个副处,这已经是仕途上相当顺畅且快捷的速度了,这也是为什么无数人对给领导当秘书趋之若鹜的原因,可对自己来说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