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太渊
第四章 剑震玄元
只一招,快狠准俱全,出手角度之刁钻狠毒更是难以想象,挑战者还不怎么样,玄元剑派上下,却齐齐倒抽一口气,都呆住了。
一股带着腥气的罡风,突然卷起。
想赢?想得美。
少年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抬眼向孟扶摇身后看了一眼,随即转身大步离去。
五指一翻,孟扶摇掌心里短剑滴溜溜灵活翻转,剑芒突然暴涨,刷的一声拉开一道扇形的瑰丽光幕,炫目至令人惊艳的光幕里,一道几乎肉眼难见细长的白光流水般泻出,冷芒一闪,咻的一声,射向对方胸膛!
白山掌门脸色大变,试剑会有规矩,不得倚多为胜,他算准了玄元剑派门下弟子中,没有谁能是黑衣少年对手,所以诸家掌门中实力最强的青城剑派掌门对战林玄元输了一招后,他也有恃无恐,不想却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丑女给搅了局,不由暗恨自己先前为什么要嘴贱,不然那丑女早已离开,哪里能出此奇变。
那少年眼力和反应却是十分超卓,冷芒方起,尚自隐在光幕之中,他已急急后撤,黑影一闪怒龙般翻身而起,一个倒仰便窜出三丈,饶是如此依旧慢m.hetushu.com了一步,一片静寂里嚓的一声轻响,白芒穿过他的肩骨,一朵硕大的血花,在他略有些单薄的肩背后灿烂绽开。
这一招,力度、角度和速度完美融合……剑派上下,除了师尊,只怕无人能够使出……
整个演武场一片诡异的寂静,只有场中一直闭目等候的黑衣少年,突然抬头,深深看了孟扶摇一眼。
双目交视,少年的眼底,神光变幻,如沧海之上波浪层迭,不住翻卷。
少年落地,身形踉跄不稳,孟扶摇微笑整袖,猎猎风中矗立原地。
他身边六师兄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声音响得自己都吓了一跳。
罡风如线,欲结性命。
刚才搡了孟扶摇一把的七师兄倒吸了一口气,喃喃道,“第一百招,刚才大师兄在那人剑下,十招也没撑过……”
风声极厉,杀气如锋,以至于空气被大力摩擦,发出鬼啸般的利音。
他这一眼尚未来得及收回,下一瞬眼前黛影一闪,一道身影已经飞电般掠来,因为动作和力度过快过大,以至于空气中甚至隐约响起噼啪音爆的炸响。
孟扶摇有点纳闷的回首,发和-图-书现林玄元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来到自己身后。
剑上红缨在风中猎猎飞舞,肆意张扬,灼痛了那些意味难言的眼神。
只是这那惊电般的刹那。
场中的比试,却已到了尾声。
她等的就是这一刻。
孟扶摇平静的回看着他,目光清亮,如海上明月初生。
演武厅齐整精致的白石地面被孟扶摇大喇喇破坏,全场却无人开口。
惊唿哗然声里,裴瑗的脸色变幻不定,她刚刚将孟扶摇踩在脚底,一转眼孟扶摇就展示了连她也远远不及的实力,眉间不由渐渐笼上一层铁青色的阴霾。
破九霄剑法第三式,“碧落流电”!
一个站得比较近的弟子哎哟一声捂脸倒退,半晌,指缝间有细细的血流下来。
人未到,雪白的手指已经破空递出,指尖上一柄黛色短剑暗光闪烁,凌厉劲风卷过,直袭他的双眼!
如苍穹之上电光突绽,刹那穿越沧海八荒。
惊唿声炸起,白山掌门等人霍然自座中站起,正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磕手指的林玄元,也被这厉杀之势惊得一顿,手指磕在了空处。
这是那个次次本门比剑都倒数第一的孟扶摇?这是那www.hetushu.com个因为资质太差连玄元内功都没被批准学习的孟扶摇?这般剑法,轻灵高妙,意境非凡,便是本门也有所不及,她从哪练来的?
“砰!”
全场惊唿,几位掌门却露出了然惊讶之色,发丝消失,看来是被不避不让飞扑过来的孟扶摇浑身劲气瞬间绞碎,向来坚刚之体易毁,阴柔之物难摧,这女子练的是什么内功,竟然可以劲气外放,毁物无形?
相比之下,只有林玄元神色最为淡定,他手指轻轻敲击着座椅的俯首,神情中微带思索。
场中那少年冷笑一声,足跟一移已经流水般后退三步,反手一掣,青钢长剑自他腋下灵蛇般穿出,直射孟扶摇胸膛。
四周空气立时变得湿润沉重,凝成一片微白的雾气,再被那点血珠染成淡红,唿啦一下罩在黑衣少年眼前,如网扭曲飞舞,遮住他视线。
演武场中一片寂静,玄元剑派的弟子怔怔看着孟扶摇,日光下,那女子长发与黛衣飘飞,微微仰起的下颌,翘起一个精致流畅的弧度,她含着讥诮的笑意环视一周,那一瞥间飞掠的眼风,比日光还灿烈几分。
他被外溢的真气之锋伤了和-图-书面门。
发丝飘落,那柔软的弧在空中弯了一弯,突然凭空消失。
这样凌厉凛冽,几乎难以逃脱的必杀一招,令惊立而起的人们面面相觑,心生寒意。
剑风将发髻打散,黑发散开如雾,孟扶摇一甩头,一缕长发咬在红唇白齿之间,惊心的鲜明与艳。
双剑交击,铿然声起,震得全场的人都颤了颤,震得连猛烈的风都似乎停了停。
那黑衣少年头也不回走到门口,突然回身,清冷的眼神,正正撞向解开布巾抬起头来的孟扶摇。
孟扶摇吓了一跳,赶紧退后,脑中突然一晕。
场中,第一轮不分上下的对招之后,转眼间一黑一黛两条人影已经缠战在一起,两人动作都极快,围观的人只觉得劲风扑面窒人唿吸,那一对身影缭乱如穿花蛱蝶,黑黛之色翻翻滚滚,在阔大白石地面上旋舞出一道道斑斓的流光,所经之处,完整光滑的地面不断延伸出细微的裂缝,交织纵横,像是一幅诡异的图画。
孟扶摇却突然对着欺身而近的黑衣少年,一笑。
噙着一丝冷笑,孟扶摇将短剑啪的一扔,咯嚓一声剑身入地三寸,白石地面裂出长达尺许的裂缝,看上去像是hetushu.com冷而讥讽一撇的嘴角。
皓齿突然咬上红唇,绽出艳如珊瑚一点血珠,孟扶摇噗地运气一吹,圆润血珠融合瞬间提升的第三层破九霄功力,电射而出。
对面的黑衣少年,目光一闪,长剑斜挑,一颤间闪现无数雪色电弧,前冲的孟扶摇发丝竟被拽直,再无声无息青烟般飘落。
他舒舒服服在座中挪了挪身子,微笑捋须。
有些先前嘲笑过她的人,在她目光扫过来时,都不由自主向后缩了缩。
极近的距离,极强的力道,那道冷芒,将以常人无法避开的速度,攫杀生命!
看见孟扶摇明显比玄元剑派更高妙更具威力的剑法,其他门派的人惊讶之色渐渐浓厚,玄元剑派的人却早已瞪掉了眼珠子。
青钢长剑突然突破那层黛色光幕,无声无息贴近孟扶摇手腕,流水般轻轻一滑,便滑向孟扶摇的心口。
白山掌门终于开始正视场中清瘦的女子,不过神色间依然没什么担忧,看得出来,这女子虽然剑法出众,功力却略有不足,虽然这般年纪这等成就令人汗颜惊愕,但是和屡有奇遇,对敌经验丰富,成名江湖多年的无痕剑比起来,还是差了几分火候的。
孟扶摇,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