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以退为进
宫还山道:“老同志的经验是一笔宝贵游财富。”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表现出了很好的涵养,他微笑道:“还山同志,你别急啊,年轻干部不都是这个样子?其实我们不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们头上,交流是双方的事情,人家不愿意和我们交流,或许是因为这些年轻干部的心中有些傲气,或许是因为我们这些老同志做得不够好,在某些方面处理不当,伤害了年轻人的热情和信心。”
项诚的这番话让宫还山感到沮丧,如果项诚丧失了斗志,那么蒙受损失最大的将会是他,宫还山的信心正在被一点点消磨着,正因为此,他感觉到来自蒋洪刚身上越来越大的压力,如果这样发展下去,此消彼长,自己在和蒋洪刚的竞争中真的没有胜算。
项诚道:“北港的未来全都要看你们怎么做了,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到点之后,我打算彻彻底底的退下来。”
项诚道:“只有和气生财,没有和气升官的道理。”
宫还山知道项诚是明知故问,比起张扬的申请,蒋洪刚的态度才是一个大问题,宫还山担心的是蒋洪刚危及到自己的前程,现在蒋洪刚突然变得高调,而且拉帮结派,俨然在北港领导层内部自立山头,大有准备和项诚叫板的意思,项诚不可能看不出来。宫还山道:“我突然感到迷茫起来,不知道北港的未来应该往何处去。”
宣传部长黄步成此时说话了:“谁都有缺点,谁的身上也都有优点,我们不能凭着经验去看待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衡量干部的标准也会不断发生变化,过去我也看不惯有些年轻干部的做法,可是事实证明,我看不惯的东西未必都是错误的,有句话怎么说,存在即有其合理性,我觉得我们这些人也不应该用始终不变的标准去看问题,不然早晚会跟不上这个时代。”
项诚微笑道:“还山来了。”他对宫还山一直都很好,他也从不掩饰自己想捧宫还山上位的想法,项诚拥有这样的念头很正常,任何领导都希望一个听话的下属来接自己的班。
项诚喝了口茶,感觉茶的味道淡了许多,他留意到宫还山的眼神中浮动着许多仇恨的因素,他知道宫还山肯定不是针对自己,如今的宫还山已经对蒋洪刚忍无可忍了,项诚的目光再度投向窗外,日出日落,每天都会如此,人生的辉煌却只能有一次,不可能像日出日落一般重复,太阳仍然会在北港上空升起,但是站在最高处享受阳光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是自己,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宫还山未必是蒋洪刚的对手,两人最终谁会胜出,要看谁更狠得下去心,要看谁更果断。
换成任何人都会考虑到这件事,以蒋洪刚的智慧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当众提出这件事,最大的可能性就会在自己这里碰一鼻子的灰,明明预料到这样的结果,却偏偏还要这么干,那就是蓄谋,那就是你蒋洪刚想www.hetushu.com要利用这件事挑起我的怒气,蒋洪刚啊蒋洪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目的?现在就想挑起大旗和我唱对台戏?我的胸怀要比你想象中大得多。
宫还山的目光一亮,项诚的指向已经相当明确,这番话也是说得霸气十足,可是想想今天他在常委会上的表现,宫还山有些琢磨不透了,项书记到底哪句话才是发自内心呢。宫还山不敢轻易接话,在没有搞清楚项诚的真正用意之前,他并不方便贸然发言。
项诚非常享受宫还山对自己的恭敬,虽然他知道人随着地位的变化,心态也会发生变化,但是把宫还山和蒋洪刚放在一起,他仍然愿意选择前者,项诚道:“还山,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最近洪刚同志风头不错。”项诚已经把话彻底挑明了。
项诚说这句贪得无厌的时候,你绝对从他的脸上找不到任何的憎恶。
项诚点了点头,似乎鼓励蒋洪刚继续把话说下去。
蒋洪刚早就预料到宫还山会有此问,他微笑道:“张扬最近对市里的一些政策有些误会。”
黄步成这番话说得多少有话不对题,可还是很多人都听出来了,黄步成这番话是冲着宫还山说的。
宫还山道:“误会?他能有什么误会?市里对他还不够支持?对滨海的建设还不够支持?几个辖县中,我们最偏重的就是滨海!”他显然认为蒋洪刚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项诚道:“市里今年的财政情况也不好,一下拿出两个亿对我们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时我都跟这小子说得清清楚楚,想不到他还是那么没有耐心,居然找到了洪刚那里。”
蒋洪刚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现在泰鸿已经放弃了投资,蔺家角以南的大块区域也没有任何的开发计划,最近滨海方面提出申请,想市里将这块土地划给他们,用于保税区的开发建设。”他站起身,将手中准备好的文件,交给了会场秘书,让他分发给在场的每一个常委。
宫还山道:“其实那两亿早晚都要划拨给滨海,至于蔺家角那块地,谁开发还不是一样,保税区虽然建在滨海,可滨海也是北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的眼光没那么狭隘。”
蒋洪刚道:“昨天我刚巧经过蔺家角,在当地短暂停留了一下。”
宫还山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过激了,在这么多常委面前,他一连串对蒋洪刚的发问有些不够礼貌。
项诚笑道:“这地球离开谁都照转,前些天见到顾书记,我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人家顾书记多大的干部,还不是说退下来就退下来了,这才是拿得起放得下,如果到点了,仍然继续留在这里占个位置,那么我们国家的退休制度还要来做什么。年轻人还有机会吗。”
宫还山恭敬倾听着项诚的每一句话,他虽然明白这http://www.hetushu.com些道理,可是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在政治上的修为还不够,项诚要比自己老道的多,项诚的这些提点对他来说都是无比宝贵的财富。宫还山心中想问,何时应该晴空万里。何时应该雷雨交加呢。最近的形势扑朔迷离,搞得他有些犹豫了。
宫还山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宫还山将那份申请浏览了一遍,然后很不屑的将申请扔到了桌面上:“我真是不明白,他既然想要蔺家角的那块地,为什么不自己把报告送过来,而是要通过你蒋副书记呢?”
宫还山一口将茶盏内的浓茶饮下,他低声道:“有点苦。”
会议结束近一个小时之后,宫还山方才姗姗而来,这比项诚预料的时间要晚一些,这并非是宫还山足够沉稳,而是他必须花上一段时间来消化会议上的内容,他需要想清楚应该怎么办。需要仔细猜度一下蒋洪刚的用意,需要想出应对之策。
蒋洪刚道:“之前泰鸿曾经有意在蔺家角建设钢铁厂,后来因为具体的条件所限,最终没有实行。”
宫还山的脸色很难看,还是勉为其难的应了一声。
宫还山道:“他有什么意见为什么不当面说?一个年轻干部连这点心胸都没有吗?”宫还山最近明显变得浮躁,他应该是感觉到了危机,来自于蒋洪刚的危机,一个从未被他重视的对手,现在表现出越来越多的锋芒,这对宫还山来说绝不是好事。
项诚这段时间一直都不在状态,常委会上,他讲完话之后就沉默了下去,常委们轮番发言,项诚却没有将任何人的话听进去,在这样的会议上,身为会议主持者的他居然思想开小差的确是很少见的现象。
常委们一个个都流露出错愕的表情,项书记明显没把他们刚才的话听进去。
项诚也笑了,他向后靠了靠,微笑道:“最近精神不太好,洪刚同志,你说啊!”
项诚知道宫还山会来找自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就吩咐秘书泡好茶,静待宫还山的到来。
宫还山讨好的话并没有引起项诚的任何共鸣,项诚仿佛没听到他这句话一样,依然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道:“群众基础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可绝非政治基础的全部,在官场上想要向上一步,必须要获得领导的认同,同事的认同,一个谦虚低调的干部,或许可以给人亲民的印象,但是如果把握不好其中的度,反而会给人留下懦弱无能的印象,所以做官要懂得看天气。”
纪委书记陈岗说话了:“步成同志有句话说得对,我们这些人看待事物的标准和年轻人不同了,谁对谁错还真说不清楚,别说工作中了,就说我们家,我对孩子们的很多做法都不了解,可是未必代表他们的做法就是错的,时代在变化,人的思想也在不断变化,要不怎么现在流行说代沟这个词儿呢,我看体制中也存在代沟。”
和图书诚道:“人在权力面前容易迷失自我,低调的变得高调,隐忍的变得张狂,为了权力,有多少人不惜代价,放手一搏,可是这世上的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在做决定之前,必须要考虑到后果,同样,每个人都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如果别人侵犯到这条底线,你就无需忍让,忍下去,别人不会认为你的涵养够好,只会助长他的气焰,他下一步要做的肯定是得寸进尺。”
宫还山摇了摇头,又饮了一杯,低声道:“真的要将那两亿划拨下去。”
项诚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茶,侧身向窗外看了看道:“何时晴空万里,何时阴云密布,何时倾盆大雨,何时蒙蒙细雨,该打雷的打雷,该下雪的时候下雪,其实人的脸色远比天气的颜色要丰富多彩的多。”
项诚没有动怒,也没有否决这份申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如此轻易地就同意了将蔺家角划拨给了滨海,项诚很平和的结束了这场常委会,尽管他的内心中并不平和。
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足够宫还山平复内心的情绪,如果说此前他对继任北港市委书记信心满满,那么现在他的信心已经大打折扣了,项诚虽然是北港市委书记,但是他的权力还没大到可以指定继任的地步,当然如果项诚肯为自己说服薛老出面,那又另当别论,可经过这一连串的事件之后,宫还山发现项诚的影响力在不断减弱,不仅仅是在北港领导层内部,也表现在薛老那一边,至少他就知道薛老对待张扬并不比项诚差。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叫了一声项书记,才把项诚的思绪拉回到现场中来,项诚淡然道:“说到哪里了?”
项诚道:“还山啊,保税区是我们北港的重点工程,这笔钱尽快下拨给他们,省得这小子整天惦记,搞得跟我们欠他钱似的。”
项诚道:“坐。”
蒋洪刚敏锐地从项诚的脸上得到了某种信息,他也呵呵笑了起来:“项书记说得对,可不是嘛,这小子真是贪得无厌,我也说过他了,这世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鱼和熊掌岂可兼得?”
听到这里宫还山的内心中宛如针扎般疼痛,现在的蒋洪刚对他而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他不但要将这块异物吐出来,而且要恨恨地踏上一脚,将之碾碎。宫还山道:“项书记,我本不想伤和气。”
很多人都像项诚一样心中颇不平静,如果从中挑选出最不平静的那个,一定是宫还山。宫还山因为张扬的申请而愤怒,因为蒋洪刚的发言而紧张,因为项诚的态度而惶恐。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前程并非是一片坦途,眼看就要跨上的台阶似乎出现了变数。
项诚笑了,意味深长道:“是说茶还是说心情。”
项诚道:“他虽然贪心,可是他毕竟还是从滨海的利益出发,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出发点还是好的,洪刚有句话说得对,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一定要注意处理的方式,如果处理不当hetushu.com,很容易伤害到年轻干部的工作热情,其实之前张扬找过我,当时没说蔺家角那块地的事情,主要是想要钱,市里答应给他两亿拨款,我们既然说出去的话当然就要兑现。”
两人相对坐下,宫还山很熟练的拿起茶壶,为项诚斟满了面前的茶盏,项诚捻起茶盏,抿了一口茶,等待的时间过久,茶泡得有些浓了,项诚微微皱了皱眉头。
宫还山一时间没明白项诚这番话的意思,有些迷惘地望着项诚,他不知道项诚这句话是在教育自己还是在说别人。
宫还山的脸上有些迷惑,黄步成搞什么?跟着蒋洪刚帮衬什么?
项诚笑道:“那你心里苦什么。”
蒋洪刚笑道:“这小子的确没什么耐心,项书记比我要了解他。”
蒋洪刚道:“年轻同志有些想法是难免的,他说市里之前答应下来的两亿元拨款,到现在都没有兑现,所以就对我们这个领导班子产生了一些误会喽!”
项诚早就看出了宫还山的犹豫,他将喝空的茶盏放在茶海上,宫还山慌忙为他蓄满新茶,在项城面前,宫还山明显是在执弟子之礼。
宫还山也笑了起来,知他者项诚也,两人在长期合作中形成的默契是别人比不上的,宫还山从不怀疑项诚对自己的支持,但是他仍然不理解项诚在今天常委会上的表现,面对蒋洪刚的发难,面对黄步成和陈岗的煽风点火,项诚居然没有做出一丁点的反抗,这位项书记的脑子里究竟在打什么算盘。宫还山道:“这茶挺切合我现在的心情。
项诚又道:“至于蔺家角的那块地,一早就打算划拨给他们了,既然泰鸿已经取消了建厂计划,总不能让那块地闲置下去,他既然有这么大的精力折腾,就由着他折腾去吧。”
宫还山虽然是市长,可是蒋洪刚的级别并不在他之下,他这会儿表现出的咄咄逼人非但没有让人感觉到强势,反而让很多常委感觉到宫还山落了下乘,这帮政治老手眼中的宫还山已经失去了昔日的镇定和坦然,一个人只有在切身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失去常态。
宫还山笑着点了点头,项诚指了指隔壁休息室,宫还山和项诚一起走了进去。两人来到休息室靠窗摆放的鸡翅木茶海旁,这套茶海还是宫还山作为礼物送给项诚的。
陈岗狡猾得很,他只是借着黄步成的话抒发一下感想,至于核心的问题他不去碰。
自从泰鸿建厂的事情作罢,蔺家角已经成为了常委们避谈的话题,所有人都知道,因为泰鸿建设分厂泡汤,项诚和宫还山都非常恼火,上次的事情不仅仅是谁给谁让路的问题,还是北港和滨海行政归属权的一次激烈碰撞,其结果显然是张扬一方胜利了。
宫还山道:“项书记,您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您还得为我们党的事业发挥余热呢。”
所有常委都怔怔地看着项诚,谁都没料到项诚听说这件事之后会这么心平气和,难不成今天真的会hetushu.com发生鱼和熊掌兼得的事情?真要是那样,张扬这厮也太好命了一点。
蒋洪刚笑道:“项书记,我还没开始说呢。”
这下不但宫还山糊涂了,连黄步成也糊涂了,陈岗这番话究竟是在帮衬自己还是挖苦自己?这货什么时候也往这边的阵营靠近了?
“再好的经验只属于过去,只是对过去成绩在某种程度上的总结,沉舟侧畔千帆过,未来充满了未知,单凭经验是不可能判断未来会如何发展的,未来属于你们,属于年富力强的一代,而我已经老了。”
项诚话锋一转:“我们这些国家干部首先要记住,凡事都要把公字放在第一,做公事的时候,不可以将个人的私怨放在心底,心中的私念占据了主动,那么他的行为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偏差。”
宫还山谦虚道:“我记得项书记说过,我们本来就来自于普通的老百姓,不能因为有了官职就忘了自己的本份。”
项诚道:“换了。”
市长宫还山有些忍不住了,他笑了一声道:“洪刚同志,不是条件所限,是条件没谈拢,泰鸿坚持要蔺家角的那块地皮,可滨海方面坚持不让,甚至连我们提出用双倍土地换取蔺家角地皮的提议,他们都不同意。”
项诚翻了两页,两道浓眉就拧在了一起,他的脸上阴云密布,蒋洪刚应该不是一个没眼色的人,这会儿将这件事翻出来,究竟是什么目的?项诚并没有急于表态,他的沉默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不悦。
市委书记项诚这会儿突然笑了起来,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摇了摇头道:“我说你们这帮人,有没有正事可说?聊着聊着,怎么就聊到代沟上面去了?现在是开常委会,不是拉家常,别在这儿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他落下杯子,目光往那份申请报告上瞄了一眼道:“张扬这小子还是不甘心啊,又想要钱,又想要地,真是贪得无厌!”说这话的时候,项诚的脸上并没有怒气,尽管他的心里很不爽,但是他知道现在绝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不爽,张扬真想要钱要地为什么不直接来找自己?宫还山问得那句话没错,问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宣传部长黄步成虽然始终没有说话,到了这时候他也不禁暗赞了一声佩服,蒋洪刚不但有谋略还有勇气,比起宫还山,蒋洪刚的心机显然要胜出一筹,他先提出蔺家角的事情,再把事情推到张扬的身上,看似不经意的牵出两亿拨款的事情,张扬对市里一直都不买账,说他对领导层产生误会也很容易理解,蒋洪刚的这番话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他可以站在张扬的角度阐述支持保税区建设的重要性,如果风向不对,他大可将所有一切都推到张扬的身上,这份申请是张扬的意思,他只是充当一个传话者的角色。
项诚道:“还山,你为人谦和,群众基础很好。”
项诚道:“你是不是很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同意张扬的那份申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