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无奈之举
此时章睿融终于打来了电话,她回到了酒店,却发现常凌峰不在。
张大官人担心这厮露馅,恶狠狠盯着他道:“你所说的章局是不是章碧君?”
常凌峰道:“他说是睿融的姑姑派来的,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儿?”
常凌峰道:“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别小看这些地方的官吏,盲目乐观不是什么好事。”
“谁?”
张扬道:“好!既然跟你没关系,那你在前面下车,咱们各走各的。”他把车靠边停下,常凌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这里距离他所住的酒店不远。
桑贝贝等他走远了,也随后下车,来到街边的电话亭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章碧君打量着常凌峰,她的目光冷静而理智,穿透性极强,似乎要看透常凌峰的内心。
常凌峰道:“她有事出去了。”
张扬道:“走一步算一步……”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常凌峰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有些同情了:“张扬,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吗?”
常凌峰点了点头:“是!”
常凌峰道:“张扬,你一定知道什么,赶紧告诉我。”
章睿融道:“姑妈,您最近忙吗?”
章碧君淡淡笑了笑,她对常凌峰已经进行过多方面的了解。
张扬道:“我想起这帮站着茅坑不拉屎的废物就恶心!”
张扬冷笑道:“看来不给你点苦头,你是不会说实话的。”他手中的菜刀在黑衣人脖子上一比划,刀锋划出一道血痕,黑衣人吓得魂飞魄散,惊恐道:“别杀我,我说……我说……是……是章局让我跟踪你的,她……她想调查清楚你的情况,让我负责监视你在京城的一举一动,去了哪里?和什么人接触过?”
常凌峰发现她情绪不高,来到她的身边揽住她的肩头道:“你姑妈怎么说?”
常凌峰紧张的额头上都是冷汗,他擦了擦汗道:“我还以为你真的走了!”
常凌峰捏着那胶囊凑在眼前看了看,有些犹豫道:“我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常凌峰和章碧君之间还没有正式见过面,当晚他选择在紫金阁宴请章碧君,他知道章睿融从小父母双亡,是章碧君将她抚养成人,在章睿融的心中,姑姑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所以章碧君的意见对他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上了张扬的汽车,她摘去墨镜,微笑道:“事情办妥了?”
两人上了张扬的坐地虎,张扬启动不久,看到那人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把自己的所见告诉了常凌峰。
常凌峰笑道:“别抬举我了,你还用我帮?你不欺负别人就是好的,谁还敢欺负你?”
张扬有一点想错了,是人都会有好奇心,尤其是关系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常凌峰也不例外,回到酒店章睿融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看到常凌峰回来,章睿融不禁道:“你去了哪里?”
张大官人迎着阳光坐着,觉着有些耀眼,从上衣口袋里抽出墨镜戴上。笑了笑道:“你这次来京城有什么事?”
常凌峰似有所动。
常凌峰下意识和-图-书的去看自己的手机,却看到自己的手机仍然好好地躺在那里没有动静,张扬从口袋里拿出了电话:“喂!”
张扬笑了笑道:“兴许你的未来姑妈对你不放心,派人盯你的梢。”
常凌峰道:“是不是跟北港的领导层搞得不愉快,所以人家才把你发配到这个地方来啊?”
常凌峰看着那名瘫倒在面前的男子,低声道:“我根本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跟踪我?”
常凌峰道:“刚才出去吃饭的时候刚巧遇到了张扬,随便聊了一句,他还要晚上请我们吃饭呢。”
张扬道:“还不知道,东西给他了,他没吐口答应去做。”
常凌峰向前凑了凑,一副愿闻其详的意思。
常凌峰道:“我想不出得罪过什么人!”在他看来得罪人是张扬的强项。
张扬笑了笑道:“告诉你点事儿,农业部已经点名批评滨海开发区的事情了,非法占用农用耕地,放任良田荒芜,那帮市领导这两天肯定头疼的睡不着觉了。”
张扬道:“走,咱们向前面走走!注意不要露出破绽,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章睿融摇了摇头道:“什么都没说!”
章睿融道:“说了!”
张扬道:“我也不瞒你,过去我也在国安内部混过,他们的手法我很清楚,这一招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们能做初一,我们就能干十五。”
常凌峰听她这样说,内心不由得一沉,章碧君的这番话显然另有深意,她应该已经知道这次自己过来是想恳请她同意自己和章睿融的婚事,这样说根本是将他的话提前给封住了。
常凌峰道:“我不能走远,睿融就快回来了。”
张扬道:“这件事你掂量着办,还有啊,一定不能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章睿融。”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他才不怕穿什么小鞋,就凭项诚那帮人,也想动自己,纯粹是痴心妄想。
章睿融点了点头。
常凌峰皱了皱眉头道:“吃东西呢,你能说点好听的不?”
后方不远处的一辆灰色捷达车内,桑贝贝正密切关注着常凌峰的一举一动,后排座椅上,刚才那名跟踪常凌峰的黑衣人正哭丧着脸用纸巾擦去脸上的血迹。
常凌峰也见惯了风浪,坐在章碧君的对面,微笑看着她,表情不卑不亢,他将菜单递给章碧君道:“章阿姨,您看看有没有喜欢吃的。”
“我就说过,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少了你这位师爷在我身边,我就只有被别人欺负的命。”
张扬道:“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章碧君也不例外,否则我……”他想了想,从兜里翻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塞到了黑衣人的嘴里,一抬他的下颌,逼着他咽了下去,张扬道:“这叫七日断命丸,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到了第六天我自然会把解药给你,你要是不老实,嘿嘿……就等着七窍流血,一命呜呼吧。”
张扬道:“你怎么知道一定是跟踪我的?”
张扬盯着前方的道路没有说www.hetushu.com话,脸上却拿捏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常凌峰道:“这有什么难猜的,我能想到,别人也能想到,那帮北港的领导肯定恨透了你,小鞋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回去穿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桑贝贝的声音:“你的右后方有一名看报纸的男子,他在跟踪你们。”
章碧君道:“年轻人专注于事业是好事,趁着年轻好好为国家做一点事,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
黑衣人哭丧着脸,心说怎么遇到这么一位煞星,早知道这样,给多少钱也不接这差事啊。
张扬笑了笑道:“咱们是好兄弟,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走呢?”
两人就在街边的咖啡馆坐了下来,常凌峰叫了两杯咖啡,他把手机放在桌上,随时等候着章睿融的电话。
那货忙不迭地点头。
常凌峰笑道:“我也奇怪来着,京城这么大,居然也能遇到。”他观察着章睿融的表情变化。
张扬道:“我怎么知道?不过想查到她为什么跟踪你倒也不难。”
张扬抓住黑衣人的领口还要打,那厮满脸哀求之色:“别打了……”
常凌峰道:“为什么要跟踪你?”
张扬道:“现在想做点事情太难了,下头不理解,上头不支持,什么事情都得靠自己,滨海存在很多问题,我想推行改革,可是北港市领导不停的给我下绊子。”
张扬道:“反正东西我给你了,你做不做随你。你倒是想想啊,现在都和章睿融已经谈婚论嫁了,可是你对她的家庭仍然一无所知,别的不说,章碧君这个人可不简单,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就算她对你没什么恶意,咱也得先把她的心意揣摩透了,章睿融只有这么一个姑姑,你要是伺候不好她,想娶章睿融我看没那么容易。”
常凌峰道:“我马上过去!”放下电话,他向张扬道:“睿融回来了,我得回去。”
常凌峰通过前方的小街,转向街边的小铺去买水,其实是趁机向后面看一看,果然看到刚才那名男子就在不远处,常凌峰停下脚步之后,他迅速走入了一间街边的小店。
桑贝贝道:“我估计问题不大。”
常凌峰并不瞒他:“我陪睿融过来探望她的姑姑。”
常凌峰发现张扬的分析力比过去又有提升了。
张扬这边刚刚停好了车,桑贝贝走了过来,拉开车门上了他的汽车,今天桑贝贝换了装扮,染了一头金发,穿着黑色紧身衣,手里还拿着一支烟,一边走一边抽着,活脱脱一个社会不良女青年。
章睿融主动将菜单拿了过去,她点好菜将单子交给服务生。
常凌峰点了点头,推门下了汽车。
黑衣人道:“我不能说!”
张扬道:“瞧你尖嘴猴腮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挥拳照着黑衣人的鼻梁上就是一拳,打得黑衣人鼻血长流,张大官人心里明白着呢,这厮要是章碧君派来的才怪,肯定是桑贝贝找来做戏的,只有这样才能说动常凌峰帮他们办事,张扬暗叹,凌峰m.hetushu.com啊凌峰,哥们这次对不住你了!
常凌峰感觉到章睿融并没有说实话,她去了这么久,显然和章碧君之间有过一番交流,只是不愿告诉常凌峰罢了。
章碧君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道:“小常,你还在东江新城工作?”
常凌峰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道:“为什么?”
张扬叹了口气,把汽车停在路边,低声道:“其实有件事我始终没有告诉你,章碧君这个人是国安十局局长,说穿了就是一间谍头子。”
两人约好在前方的地铁停车场相见。
“哪个章局?”
张扬道:“全都被你猜到了。”
章碧君是单独前来赴宴的,一进入大门常凌峰就殷勤地走了过去,帮她脱去外面的风衣。
黑衣人颤声道:“我不是跟踪你们,我是跟踪他!”
常凌峰道:“喝点什么?”
章碧君道:“我不喝酒,矿泉水吧!”
张扬道:“这种人有个毛病,喜欢刨根问底,只要她盯上你,恨不能把你的祖宗八代都查出来。”
张大官人知己知彼,猜出这点小事实属正常。
常凌峰站起身来,他和张扬一起并肩走向前方。
张扬扬起菜刀作势要砍他:“还他妈不说实话,信不信我剁了你?”
张扬道:“常凌峰这个人非常的稳重,他可没有那么重的好奇心。”
常凌峰道:“那就去紫金阁吧!”
常凌峰听到黑衣人这样说,心中好不奇怪:“你为什么要跟踪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常凌峰虽然拥有着高超的经济管理水平,可是对这种事却不在行。
黑衣人吓得魂飞魄散:“别……千万别……我啥也没干……都是别人让我这么做的……”
黑衣人接过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张扬利用传音入密向他道:“你从我的右肩看过去,我的右后方是不是有个看报纸的男子?”
张扬启动了引擎:“妈的,这混蛋东西居然敢对你不利!”
此时服务员开始上菜,常凌峰端起酒杯道:“章阿姨,谢谢您这么多年来对睿融的辛苦照顾,我一直都想过来看您,可是东江新城那边的工作刚刚开始,实在抽不出时间,所以一直耽搁到现在。”
常凌峰道:“睿融,有没有跟她提起我们的婚事?”
黑衣人叫苦不迭道:“我发誓,我说得全都是实话,我要是有一句谎言,让我不得好死……”
常凌峰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转身和张扬一起把那名黑衣男子带到了街角,张扬的坐地虎停在那里,拉开车门把那人塞了进去。
常凌峰道:“我对睿融又没有任何的恶意,她查我做什么?”
常凌峰本人并不善于调节气氛,章碧君又很少主动说话,这让现场的气氛显得有些冷,章睿融道:“姑姑,凌峰有话想跟您说。”
张大官人看了桌上的手机一眼:“你等她电话啊?”
桑贝贝道:“我虽然不认识他,可是我知道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常凌峰此时方才意识到这人居然是冲着自己来的,他过去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http://www•hetushu.com,他迅速向酒店走去,那名男子又从后面跟了上来,就在他快步紧跟的时候,张扬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扑到那男子身边,伸手只点了他一下,那男子顿时瘫软了下去,张大官人抢在他即将倒地之前,把他扶住,向前方道:“凌峰,来帮我一下,老李喝多了!”
张扬咳嗽了一声,取出了那颗桑贝贝给他的胶囊,将追踪器的使用方法告诉了常凌峰,常凌峰又不是傻子,马上就觉察到其中说不通的地方实在太多,他低声道:“张扬,你好像准备的很充分啊。”
常凌峰道:“不要过早乐观,就算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通过了,你还是属于北港管辖,他们一样是你的领导。”
章睿融道:“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他啊!”
张扬道:“你别问我,我也不认识他,你还是直接问他吧!”张扬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把切菜刀,架在那名黑衣人的脖子上,那名黑衣人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可惜他哑穴被张扬制住,根本说不出话来。
张扬道:“那怎么办?这种人留着也是多余,我一刀砍了他,找个地方埋了就是!”
章睿融道:“凌峰最近一直都很忙,新城那边的大事小事他都要过问,这次好不容易才请假出来。”
常凌峰道:“你还知道什么?”
章碧君淡淡点了点头,从她脸上的表情很难琢磨到她此时的心理。常凌峰对此早有了心理准备,他帮助章碧君将风衣挂在衣架上,趁着她没有注意,悄悄将追踪器摁在了上面。追踪器很小,常凌峰又安放在不起眼的地方,应该很难察觉。
张扬道:“现在你可以滚蛋了!”说完还不忘照着他胸口给了一拳,黑衣人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捂着肚子,离开了坐地虎。
章碧君道:“还是那些事情,谈不上很忙。”
章睿融上前挽住常凌峰的手臂道:“姑姑,这就是凌峰。”
张扬道:“你不要可以看他,这个人好像在跟踪我们。”
章睿融道:“我和姑妈约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吃饭。”
张扬道:“怎么不见她人?”他心中明白,章睿融一直都是混国安的,肯定有事情瞒着常凌峰。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都习惯了,每到一个地方总得接受几次再教育。”
常凌峰一脸的迷惑,他知道章碧君很不简单,但是他并不清楚章碧君究竟是干什么的,他也从没有问过章睿融,认为章碧君可能是京城的一个高官,如果张扬所说的属实,那么这件事远比他想象中要复杂。常凌峰摇了摇头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他叫苦不迭道:“那谁啊?太他妈狠了,说好是做做样子,他照着我脸上就是一拳,鼻子都被他打歪了,还往我嘴里塞了一颗毒药,你要是早告诉我,打死我都不会接这种活。”
常凌峰点了点头。
章睿融低声道:“她没说什么。”
常凌峰以为真的是一次街头邂逅,压根没想到是桑贝贝早就盯上了他的一举一动,张大官人根据桑贝贝提供的信息刻和_图_书意制造了这次街头偶遇,说起来张大官人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惭愧的,常凌峰是他的知己好友,自己这样做有失厚道。
张大官人忍不住笑了:“你估计?你都不认识他!”
常凌峰马上就猜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他笑道:“你和乔部长的关系这么好,而且滨海开发区的选址的确有问题,现在农业部正在着手处理这方面的事情,肯定是一拍即合。”
章碧君道:“你看着安排!”她的态度并不冷漠,但是也谈不上亲近,让常凌峰自然而然生出了一种距离感。
张扬道:“你问我,我问谁?”这货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常凌峰道:“领导们怕什么?一怕你否定他们过去的方针政策,二怕你做出成绩,否定了他们的方针政策就证明他们过去的施政纲领是错误的,你做出了成绩就显得他们黯淡无光,在官场上,你不想处处树敌就得随波逐流,你想做出一些成绩,就得做好得罪人的思想准备。”
张大官人脸上的笑容一敛,杀气腾腾的望着黑衣人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我这车隔音很好,就算你喊破喉咙,外面也不会有人听到,我杀过很多人,也不差你一个,现在我解开你的穴道,最好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如果敢说半句谎话,我把你给活切了,扔到荒山野岭去喂野狗。”
张扬点了点头道:“多谢你的提醒,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已经提上来了议事日程,只要这件事能够通过,嘿嘿……”
常凌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你在党校学习的怎么样?”
张扬不露声色,微笑道:“好的,我知道了!”放下电话,他向常凌峰笑了笑道:“凌峰,我带你去个地方。”
黑衣人道:“我也不认识你,可是有人让我跟踪你。”
桑贝贝从手袋中拿出钱包,从中抽出三张老头票,反手递给黑衣人道:“给你的营养费,有多远给我走多远。”
黑衣人吓得脸都白了。
常凌峰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
常凌峰果然中了他的圈套:“张扬,睿融的姑妈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她为什么要派人跟踪我?”
“她怎么说?”常凌峰满怀期待道。
常凌峰看着他满脸是血的样子也觉着有些不忍心:“算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就是……就是你女朋友的姑妈……”
常凌峰也没把张扬往酒店引,他并不想张扬知道自己住在哪里,毕竟他和章睿融这次过来是为了征求章碧君的认同,从而把婚事定下来,他和张扬共事这么多年,对张扬的性情很了解,这货实在是太热情,少不得要请客吃饭,搞不好还会全程陪同自己,常凌峰不是不想跟他聚聚,而是真的有重要事情去办,在常凌峰看来婚姻是人生大事,他对章睿融又是一往情深,两人的感情经过风风雨雨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他不想再生出什么枝节。
黑衣人摇了摇头道:“其他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发誓。”
张扬这才解开他的穴道,冷冷问道:“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