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引狼入室
海瑟夫人没说话,在乔鹏举喊价之后,多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每个人都认为今天的竞争会在海瑟夫人和乔鹏举之间展开,海瑟夫人忽然沉默,让多数人感到遗憾,如果这样就放弃,那么这场拍卖就索然无味了。
龙贵道:“按照您的意思,右侧的别墅也买下来了,那栋别墅前面有泳池。”
海瑟夫人道:“钱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更何况这笔钱原本就不属于我们。”
海瑟夫人道:“把钱从黑变白没那么容易,而且这笔钱本来就是从中国流出去的,凭什么要便宜美国人?”
张扬道:“什么意思?”
每位竞拍者之前都按照自己的方法对这块地进行了评估,他们必须考虑到投入和产出的比例,他们是商人,商者以逐利为先,谁也不会把自己的钱拿到这里白白打水漂。
海瑟夫人点了点头,她举步走入别墅的大厅龙贵紧跟她的脚步道:“两栋别墅之间有通道相连,装修全都是请香港良臣设计所来做的。”
海瑟夫人道:“他想利用这次机会在南锡公安系统内安插他的知交好友,计划的很好,可惜事情并不会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乔鹏举不解的看着何长安。
龙贵道:“这件事让张扬和南锡公安之间产生了不少的矛盾,孟光声和房心伟两人因为种种原因离职,其实根本上的原因都在张扬。”
乔鹏举笑道:“我认识何总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竟然是茶道高手!”
梁成龙看到张扬决心已定,知道也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他叹了口气道:“乔鹏举这会儿正难受呢,拍卖会结束就走了。”
海瑟夫人道:“很好!”
张扬当然不想价格止步于一亿两千万,要知道他只能从拍卖款中拿到三成,这厮的胃口还是很大的,他笑眯眯道:“一亿两千万,还有没有出价的?”他的目光在几名竞拍者的脸上来回巡弋,乔鹏举看到这厮的神态,心中都想骂他,丫的真是大公无私啊。
“狗屁!”张大官人的笑容显得格外阴险:“想找我要钱是不是?”
邱凤仙听到这个价格不由得摇了摇头,她这次是受了查晋北的委托而来,一亿五千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底线,她无法继续下去了。
张扬终于道:“一亿两千万一次,一亿两千万两次,一亿……”
李长宇又想起了一件事,低声道:“君缘的事情已经有了点眉目。”
高廉明道:“我正准备告诉你这件事呢,你消息很灵通啊。”
高廉明从张扬的话中听出了些许埋怨的意思,他叹了口气道:“这事儿你怨不了我,我把姜亮的事情说了,可我家老爷子说,这件事要讨论决定,赵国强是我爸的老部下,也是王厅长亲自点名的,其实我爸也舍不得让他走,是他自己主动要求去南锡。”
张扬几乎能够断定赵国强之所以主动要求来南锡就是为了针对自己,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他来南锡担任副局,是不是准备接替张德放的位置?
龙贵心悦诚服道:“夫人的见识绝非常人能及。”
何长安微笑道:“实力当然很重要,这世上有实力的人很多,就体育场这块地来说,我有实力拿下,查晋北也有实力拿下,为什么我们选择放弃?”
张扬道:“什么意向?姜亮难道不行?”
海瑟夫人笑了笑:“欠下的债始终都是要还的。”
“玩儿去啊,别在这儿恶心我!”
乔鹏举又强调了一遍道:“一亿五千万!”张扬又准备到倒数了,可这次海瑟夫人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亿六千万!”
海瑟夫人淡然道:“有些仇恨一经种下就会开始萌和*图*书芽,随着岁月流逝,非但不会枯萎,仇恨反而会茁壮成长,终有一天长成大树,亲生骨肉的仇恨永远也不会抹去……”她停顿了一下方才道:“赵国强不会忘记弟弟的死!”
海瑟夫人笑着接受了邀请。
何长安道:“应该好好查查她的底细。”
海瑟夫人的表情从容而淡定:“两亿!”
乔鹏举道:“难道海瑟夫人对这块地的前景比我们还要乐观?或者她错误的估计了这块地的升值潜力?”
乔鹏举低声道:“何总怀疑什么?”
张扬心说我这不是引狼入室吗?送走了两个助纣为虐的帮凶,却招来了一个虎视眈眈的狠角色,真是悔不当初啊,早知这样就不把事情闹这么大了,可张大官人的懊恼只维持了一会儿,这厮天生乐观,他很现实,知道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种什么样的因,结什么样的果,哥们这次步子迈得有些大了,一不留神尺度没掌握好。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怕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赵国强有什么好怕。
梁成龙乐呵呵在张扬的办公桌上趴了下来:“两个亿,百分之三十就是六千万,那啥……”
“我加五百万!”这次说话的竟然不是海瑟夫人,而是从一开始就保持沉默的耶凤仙,现场的气氛再度活跃起来了。
李长宇道:“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已经主动辞去分局局长的职位,孟允声因为被马蜂蜇伤,引发了过敏反应,所以请了长期病假。”张扬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比较满意的,无论最后离开的理由是什么,最重要的是把这两个人从公安系统内踢出去了,这就意味着南锡市公安局空出了两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张扬道:“我跟你提起的那件事怎么样?”
张扬给高廉明打了一个电话,他让高廉明专门回去斡旋这件事,争取做好省厅的工作,把姜亮调到南锡来,这小子人倒是走了,可结果却让张扬大失所望,朋友没来,却来了一个对头。
龙贵道:“夫人打算什么时候搬过来?”
梁成龙道:“不行?”
张扬道:“不是我灵通,是你的反馈速度太慢。”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天价,现场的人们都激动了起来,他们的目光全都注视着海瑟夫人,又很快从海瑟夫人的身上转移到了乔鹏举的身上,乔鹏举泄气了,两亿!这一价格是不理智数,海瑟夫人看来是要不惜一切拿到这块地。
龙贵道:“何长安是个厉害角色。”
乔鹏举皱了皱眉头,他想不到邱凤仙也开始加入了战局。邱凤仙代表的是查晋北的利益,而他代表的是何长安,不过他和何长安之间的合作知道的人并不多,查晋北没理由针对自己,难道查晋北真的看中了这块地?
梁成龙道:“我知道大家伙都盯着呢,我不可能把六千万全都拿走,这么着吧,你先给三千万。”
乔鹏举内心一怔,他开始意识到今天这场仗胜算并不是那么的大,邱凤仙的出手只是一个插曲,海瑟夫人已经表现出对这块地强烈的占有欲望。乔鹏举决心继续试探一下,他这次只加了一百万。
乔鹏举的话题转入今天的拍卖上:“王均瑶竟然拥有这样的实力,我真是没想到。”
龙贵有些不明白。
海瑟夫人道:“其实对错黑白永远都是相对的。”
乔鹏举道:“两个亿可不是小数目,江城那边她也投资了一个现代化的影视娱乐城,看来她的实力还真是非同一般。”
高廉明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赵国梁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赵国强和我爸的关系很好,算是我爸的门生,等他到了南锡,我帮着你们两m.hetushu.com个说和说和。”
梁成龙道:“哥儿们,我真欣赏你,真是冰雪聪明,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聪明绝顶呢?”
张扬听到这个名字后,内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子,麻痹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赵国强什么人物?他是赵国梁的亲哥哥,泰鸿集团老总赵永福的儿子,前副总理汪达洋的外孙,一直以来,赵国强都把弟弟的死算在张扬的头上,把张扬视为杀死他弟弟的凶手,张扬甚至感觉到,赵国强之所以来平海,其目的就是为了找自己的麻烦,张扬虽然和赵国梁发生过冲突,可他的确没杀赵国梁,是有人偷了他的车撞死了赵国梁,当初如果不是顾允知站出来为他作证,恐怕他很难洗脱杀死赵国梁的嫌疑。想起这件事张扬不由得有些头大,难怪李长宇劝他不要操之过急。
张扬笑道:“什么启发?卖地吗?”
海瑟夫人在沙发上坐下,龙贵把窗帘拉开了一些,夕阳的余晖刚好洒在海瑟夫人的身上,让她感到暖融融的,十分的舒服,海瑟夫人道:“乔鹏举的背后是何长安,这只老狐狸真是唯利是图,深水港已经插了一脚,体育场地块他也想从中牟利。”
这场拍卖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体委无疑从中获益良多,张扬把这一消息及时通报给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李长宇接到他的电话也非常的高兴,两个亿的资金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李长宇道:“体育场的事情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为南锡的经济发展开拓了一个新的思路。”
现场已经响起哗然之声,乔鹏举如此凶猛的加价,已经摆出了志在必得的势头,其实他也是一种战术,他就是要让所有人感觉到他对这块地志在必得,谁想打这块地的主意,就要做好和他直接交锋的准备,竞拍不仅要依靠实力,智慧也起到相当的作用,志在必得?其实天下间没有必得之事,乔鹏举同样有他的心理底线,何长安虽然支持他,但是这种支持不会是盲目投入,何长安的心理底线是一亿八千万,如果超出这一价位,何长安建议乔鹏举放弃。
李长宇当然明白,张扬是想把姜亮和程焱东调过来,这厮拉帮结派的意识是越来越强了。李长宇道:“知不知道什么叫欲速而不达?”
张扬说得不错,乔鹏举绝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他此时正和何长安一起,坐在画舫内,游荡在翠云湖内。何长安沏茶的手法很熟练,原本负责沏茶的服务员站在一旁,惊讶的看着何长安的一举一动。
张扬呵呵笑道:“算了,你小子少多事。”
海瑟夫人微笑道:“他们不在乎是赚是赔,他们所关心的只是如何把钱合法的从黑变白,我有办法,我可以让他们的钱从非法变成合法,我不在乎这块地能否挣钱,在拍卖的过程中,我们已经获得了想要的利润。”
张扬道:“两亿!还有没有出价的?”他这个拍卖师当得实在很蹙脚,不过大家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身上,张扬看着乔鹏举,乔鹏举没反应了,张扬又朝邱凤仙望去,希望她能制造出一点奇迹可他仍然失望了,张扬有些不甘心的叫道:“两亿一次,两亿两次……”这厮来了一个大停顿,确信奇迹不可能发生的时候,方才扬起拍卖槌道:“两亿……”这厮又停顿了。
作为这次竞拍的组织者和体委负责人,张扬当然也要向海瑟夫人表示祝贺,虽然他并不希望和海瑟夫人合作,可现实摆在眼前他也必须要接受,想想也没什么不开心的,这块地拍出了两个亿,按照市里的约定,有六千万可以留给体委,有了这笔钱,m.hetushu.com困扰省运会的财政问题就可以得到彻底解决了。
海瑟夫人道:“他们中的多数人只知道无止境的贪污,却不知道如何把这笔钱变白,我给他们提供了途径,如果我不做,一样会有别人来做,我洗白了这笔钱,再把这笔钱投入国内,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减少了国家的损失。”
何长安微笑道:“我始终认为,品茶之真谛在于心境,再好的茶如果没有好的心境也品尝不出其中的真味,他抿了口茶,惬意的闭上双目:“其实一个人真的很容易满足,粗茶淡饭足矣!”
乔鹏举道:“我做不到如此超脱。”
乔鹏举道:“价高者得本来就是商场的道理,败给夫人我没有什么感到遗憾的地方。”
龙贵道:“这次用两个亿拍下体育场地块,事实上帮了张扬的一个大忙,据我说知,南锡市政府会拿出百分之三十的拍卖所得用于体育建设。”
乔鹏举道:“大概海瑟夫人真的拥有不为人知的经济实力。”
而海瑟夫人的气势却不见有丝毫的减弱:“一亿七千万!”
乔鹏举道:“何总虽然是略懂,可我对茶道却是一窍不通,所以在我看来何总就是高手!”
张扬道:“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他干他的公安,我搞我的体育,我们根本不搭界。”
李长宇哈哈大笑:“你小子少胡说八道,地是国家的,不是你说卖就卖的。”
海瑟夫人淡然笑道:“他怎样和我无关,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的竞拍也只是公平竞争,价高者得,他就算联合乔鹏举也是一样。”
像乔鹏举这种人,永远也不会甘心沦为看客的,他不喜欢拉锯战,尤其是和两个女人的拉倨战,竞拍场上没有丝毫的香艳可言,在生意场上没有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他所看到的只是对手,乔鹏举道:“一亿五千万!”价格一举拉高到一亿五千万,这个价格已经让张大官人满意了。
何长安道:“这个人很神秘,年轻的时候去了美国,在海外拼搏多年,现在回到国内,颇有点衣锦还乡的意思,不过过去我一直没有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实力。”
邱凤仙笑道:“一定!”
“那就好!”
张扬道:“你要多少?”
“谁?”
何长安呵呵笑道:“高手谈不上,我这人涉猎广泛,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尝试,可对每件事都不精通,全都是略懂,略懂而已!”两人同声笑了起来。
“恭喜你啊!”
海瑟夫人转向邱凤仙笑了笑,她乐得见到邱凤仙加入,她并不想这次的竞拍成为她和乔鹏举之间的对抗。邱凤仙的出现让这场竞拍变得更加复杂,围观者也感觉到跌宕起伏,更有乐趣。
海瑟夫人笑道:“乔先生,不好意思抢了你看中的这块地。”
“赵国强!”
李长宇道:“你放心,市里答应你的事情绝不会反悔。”
何长安微笑道:“我总觉着有些古怪,可是却又找不出原因。”
李长宇道:“程焱东的事情问题不大,我和几位市领导交换了意见,他们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孟允声的位置,省公安厅方面已经有了意向。”
龙贵道:“可测算表明,这块地并不值两亿。”
龙贵道:“只剩下阳光房在搭建,春节前全部工程就可以结束了。”
王均瑶向助手看了一眼,她的助手举起手道:“一亿一百万!”一开始只是试探,目的是要看看乔鹏举的决心和实力。在王均瑶看来,年轻人气势盛,更何况乔鹏举有着这么优越的背景,从刚才他叫价的气势就能够看出,他想速战速决,在气势上压倒所有人。
何长安笑道:“我也做m.hetushu.com不到,但是如果让我去过粗茶淡饭的日子,我想我还能忍受。”
张扬和海瑟夫人握手的时候,特地留意了一下她手上的戒指,海瑟夫人并没有戴那颗精灵之泪,邱凤仙似乎猜到了张扬想什么,她微笑道:“海瑟夫人,最近我们星钻又推出了一批新款钻饰,有机会来东江的门店去看一看。”
龙贵道:“赵国强来南锡,应该是夫人的意思。”
张扬表情怪异的看着他。
张扬道:“正因为徐光利被抓进去了,所以新世纪建设那边的压力突然增大了许多,我们体委必须要接管他们的工作。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了龟田浩二,由他来管理新世纪建设,完成主体育场的后续工程,没有资金作为保障肯定不行。”
乔鹏举笑得很无奈,他抱着必胜之心而来,却想不到海瑟夫人的手笔如此之大,不过乔鹏举还是保持着相当的风度,他来到海瑟夫人面前向她伸出手去:“恭喜你,海瑟夫人!”
邱凤仙道:“再加五百万!”场面变得有趣了许多,从开始乔鹏举的气势如虹,忽然变成了两个女人之间的竞争,现场刚刚弥漫起来的火药味忽然变成了脂粉味道,这会儿乔鹏举也从主角变成了看客。
张扬道:“这次只能这样了,如果我给你太多,别人肯定会说闲话,你可以找乔鹏举想想办法,新体育中心是你们两人共同出资承建的。”
张扬道:“我别的不关心,最关心的就是我那六千万什么时候能够到位,李市长,年关难过啊,新体育中心建设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再不给我钱,我就撑不下去了。”
张扬道:“新世纪建设那边还得给一千万,省运会各项组建工作都需丵要用钱,我不可能一次给你这么多,先给你一千万。”
张扬也笑了:“我也不瞒大家,拍卖款的一部分会用于我们南锡体育建设,我当然希望拍得越高越好,不过有一点我得声明,我个人不会从中捞取一分钱的好处。不多说了,今天的主角本来就不是我,咱们从八千万开拍!每次加价不低于一百万人民币,拍卖正式开始!”
梁成龙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乔鹏举道:“可能人生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返璞归真。”他不觉想起了自己的爷爷,他老人家不正是返璞归真的最好诠释吗?
何长安缓缓放下茶盏道:“我做每件事之前都会进行一番详尽的评估,力求考虑到每一个细节,一亿八千万相信已经是这块地的最高价值,如果超出这个数字将面临很大的风险甚至可能血本无归。”
梁成龙道:“这可是咱们事先说好的。”
张扬道:“想要钱是不是?”
龙贵道:“为什么不把钱投资在美国?”
何长安道:“我只是有些奇怪,她的钱究竟是通过何种途径得来的?”
海瑟夫人道:“一亿三千万!”有了邱凤仙的缓冲,她终于不要和乔鹏举直接交锋,也有更多的机会可以猜度乔鹏举的底牌。
这次他借着君缘的事情,成功把孟允声和房心伟搞掉了,却想不到引来了一头比他们凶恶多了的饿狼,赵国强这次肯定是来者不善啊!
现场响起一片欢呼。
海瑟夫人微笑看着他,一直盯着张扬把拍卖槌落下:“两亿三次,我宣布,体育场地块由金山集团以两亿人民币的价格投得!”
梁成龙苦着脸道:“一千万啊,新世纪建设再有一千万所有钱都结清了,你不能这么厚此薄彼吧?再说了徐光利都被检察院弄进去了,还不知道要判几年呢,你管他们干什么?那一千万还不如给我。”
张扬倒没听说,今天他的主要精力都在关注土地拍和*图*书卖的事情,张扬道:“市里做出处罚决定了?”
龙贵道:“周炳贵死了,尸体被泰国警方发现,从他身上找到的证据应该足以毁掉范思琪。”
凭心而论,张扬并不想这块地最终落在海瑟夫人的手里,可是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价高者得,公开拍卖的目的就在于此。
梁成龙道:“那也不能只给我一千万,杯水车薪,我现在手头这么多工地齐头并进,资金周转困难啊。”
高廉明对张扬和赵国强之间的恩怨多少了解一些,他笑道:“我说头儿,你是不是担心赵国强去南锡之后和你作对?”
龙贵道:“两亿的价钱是不是太贵?”
海瑟夫人脱下大衣,走上二楼的平台,站在上面眺望着相邻的那栋别墅,低声道:“还没有完工?”
果然不出王均瑶的意料,乔鹏举的加价依然凶猛:“一亿两千万!”
张扬笑道:“商场之上,胜败乃兵家常事,乔鹏举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
张扬这边刚刚挂上电话,梁成龙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一脸笑容道:“恭喜,恭喜,今儿这块地拍出了一个南锡有史以来的天价。”
何长安倒了两杯茶,做了个邀请的动作,乔鹏举捻起茶盏喝了一口:“好茶!”
张扬道:“你来干什么?”
第一个举起手的是乔鹏举:“一亿!”乔鹏举做事向来大刀阔斧,一亿是很多人的心理界限,他一张口就将价位飙升到一亿,其目的就是要直接将一些实力不济的对手踢出局,此举果然让一开始跃跃欲试的本地开发商垂下手去,他们这次前来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见识一下,谈到背景实力,他们根本没有胜出的可能。不过这种公开拍卖,钱才是硬道理。
海瑟夫人道:“他的确很卖力,运气也不错,龚奇伟的女儿竟然能让他找到。”
李长宇道:“公安局不是你开的,你说了不算,省厅有消息说要派人下来。”
一辆黑色奥迪A8驶入了南锡帝景苑别墅群内,在河岸旁的一栋刚刚装修好的别墅前停下,身穿黑色西装,黑超敷面的龙贵拉开了车门,海瑟夫人优雅的走下汽车,她摘下太阳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轻声道:“这别墅居然没有泳池!”
乔鹏举道:“因为我们事先对这块土地进行了全面评估,这块地的价值最多一亿八千万!”
海瑟夫人摇了摇头道:“我喜欢到处置业的原因是,无论我去哪儿都有自己的家,给我一种归属感,我住不住无所谓,重要的是要有家的感觉,是要感觉到这座城市有那么一块地方属于我自己。”
乔鹏举当然也想拍卖就此结束,一亿两千万如果可以投得这块地还是相当划算的,不过现场期望拍卖就此结束的只有他自己。
龙贵叹了口气道:“国内的贪官真的很多。”
邱凤仙也过来恭喜海瑟夫人,海瑟夫人微笑道:“邱小姐,相信我们一定会有合作的机会,等我建成商业广场之后,希望你们星钻能够成为这里首批加盟的商家。”
梁成龙也看出苗头不对,低声向乔鹏举道:“那娘们跟你杠上了!”乔鹏举明显有些紧张了,他的双手交叉在一起,他向海瑟夫人看了看,海瑟夫人刚好也在看着他,向他报以礼貌的微笑。这种时候风度是不能输的,乔鹏举还以礼貌的一笑,然后气势十足的伸出一根手指:“再加一千万!”说实话,他真正想竖起的是中指,这块地已经被推高到一亿八千万,海瑟夫人到底想干什么?她就这么看好南锡的未来发展?
何长安道:“投资就要有回报,入不敷出的事情谁愿意去做?我们是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
张扬摇了摇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