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工作交接
于小冬这才知道张扬说的是真的,她充满错愕道:“为什么啊?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调你去旅游局?”她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难道小张主任去当江城旅游局局长?可马上又否定了这个念头,从副科一下就跳到副处或是正处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于小冬心中一阵惊喜,她轻声道:“张主任,真不舍得你走,你走了,我就少了主心骨,这驻京办还真不知道自己干不干得来!”这番话她倒是出自真心,在张扬的手下干很踏实,只要听从他的指挥。
张扬笑了笑:“玲姐的意志力很坚强,普通人绝对做不到她这样。”
黎国正的这个年过得并不好,妻子冯爱莲被控贪污,而他正因为越来越多的事情浮出水面,而变得步履维艰,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主动辞职无法撇清整件事,事情的最终结果如何,他已经无法掌控。自从儿子精神失常之后,黎国正便偷偷信了佛教,这对一个共产党员来说是极其可笑的事情,然而黎国正不但相信,而且短时间内对佛教产生了一种近乎狂热的膜拜。
刚刚走出普云寺,黎国正就接到了电话,电话是许常德打来的,常规性的问好之后,许常德马上把话转到了正题:“育达房地产公司在多宗土地转让过程中存在违规操作现象,如今陈继高已经被检察机关控制,根据他的交代很多事情都是通过当初你的秘书李振阳联系的,国正同志,希望你能够主动配合调查!”许常德话说得很客气,可是其中透出的潜台词却是颇具威胁性,他的这番话等于在暗示黎国正也脱不了干系。其实这种事情并不需要许常德告诉黎国正,许常德还是决定亲口告诉他,他想看看黎国正会如何反应。
李长宇笑道:“援朝同志比我年轻,各方面的综合素质都很强,组织上选择他是正确的!”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内心并没有任何的不平在内,历经双规事件之后,他比起过去更加成熟和内敛。
有一点还是引起了工作组的注意,陈继高一口咬定黎国正有问题,他认为冯爱莲贪污受贿疯狂敛财全都是在黎国正知情并接意的情况下进行的,他甚至认为李振阳的死都不是偶然。
于小冬愣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罗慧宁让张扬和文国权说话,起身去隔壁的房间帮助文玲做例行的康复训练。
罗慧宁笑了起来:“张扬,什么时代了还来这一套!”
黎国正的唇角泛起一丝嘲讽的微笑:“许省长现在主抓纪委工作了?不过李振阳的死已经定案,就算是要查,好像也应该由公安机关负责。”
罗慧宁忙完后回到他们身边,看到他们两个人还在谈得热烈,不禁笑道:“谈什么这么高兴?”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权不权的,我是个在乎权力的人吗?”
和罗慧宁联系之后才知道,她过年的时候一直都在康复中心,文玲的康复疗程不能中断,所以整个新年都在康复中心围绕着文玲过得。
张扬慌忙起身把他送到门外。
文国权对江城的情况还是清楚的,他饶有兴趣道:“据我所知,江城并不是个旅游城市!”
走出大雄宝殿,黎国正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因为刚才的告解轻松了许多,他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来寺庙烧香更主要是求得精神上的片刻放松,他要冷静,只有保持冷静才能应对眼前错综复杂的状况,才能化解来自各方强大的压力。他感觉到自己的周围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向他笼罩而来,而且越收越紧,想要把他困在其中。
临走的时候,他由于www.hetushu•com这是不是去探望一下文玲,听护士说文玲已经休息了,于是就没有打扰,和罗慧宁说了一声,就悄然离开了康复中心。
张扬来到康复中心的时候,刚巧文国权也在。张大官人的与众不同这时候就充分显现出来了,他向文国权问好之后,来到罗慧宁面前,规规矩矩给罗慧宁磕了三个响头。他的举动连文国权也惊住了,这小子当着自己的面也敢来这一套啊!
洪伟基重重点了点头,显得有些激动道:“李长宇你能够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张扬笑道:“在那边呆着也没有事做,所以回来看看!我给你捎来了点家乡特产,拿去尝尝!”
“行!您过去的时候,我带你去清台山转转!”张大官人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推销清台山旅游资源的机会。
罗慧宁有些嗔怪的看了文国权一眼道:“他啊,平时不着家,在家里就喜欢给别人上课,对了,好好的怎么突然去了江城?”
文国权道:“干部其实是个谐音词,起源于法文比CDADRE,本意是框架军官高级管理人员,后来作为军队官员社会团体和企事业首脑的含义,我们中国所使用的干部一词,则起源于日本,干部的种类也有许多,有党政干部行政干部领导干部省部级干部厅局级干部县处级干部科级干部机关干部事业干部党外干部厂矿干部农村干部乡镇企业干部等等,在我国的现实社会中名副其实的干部是具备干部身份担任领导职务从事领导工作的党政机关负责人员。”文国权耐心的给张扬解释了干部这个词的内涵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刘明心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见到女人就扑上去抱住就亲,这种话是无论如何不敢当着张大官人的面说出来的,他苦笑道:“王学海这个人很谨慎我盯了他很久,他和林钰文最多在车里搂抱两下,在外面的公开场面一直都很本分。”
北京春节期间也下了很大的雪,气温骤降到零下十五度,张大官人虽然身强体壮,也不得不穿上羽绒服御寒,下了飞机直奔春阳驻京办,这次来北京他最多逗留一周,毕竟这里的工作交接完成就要返回江城那边上任,时间有些紧迫。
一个副料级干部的工作调动根本入不了文国权的法眼,可张扬已经被他当成了自家人,既然是自家的孩子,当然要表现出关心,而且这种关心是自然而然,绝非刻意伪装的,文国权轻声道:“回江城?”
重新落座之后,罗慧宁这才询问他去江城任职的事情,听完之后,罗慧宁皱了皱眉头道:“你如果不想去我可以帮你说说。”
来到春阳驻京办,于小冬正指挥着饭店的工作人员清扫积雪,最近刘大柱也回家了,农家小院干脆歇业到正月十五,驻京办加上饭店一共才有三个人值班,于小冬今年选择在北京过年,并没有返回春阳。
“可李振阳已经死了!”
文国权的这番话和张扬过去听到的那句不要看做多大的官,要看做多大的是不尽相同。张扬点了点头道:“文叔叔,其实我认为一个人想做官未必是坏事。”
许常德怎能听不出黎国正话语中的嘲讽,他心中暗骂,你他妈以为我想管江城的烂事儿,现在是顾允知那只老狐狸逼我,是人家想让我对你这只落水狗继续痛打下去。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我们的友情必须要服从这个前提。”洪伟基似乎受到某些触动,他也叹了一口气:“李长宇,我很欣慰,你能够渡过这次的风浪,也证明你是个能够经受得和图书住党和国家考验的好干部。以后我们一起努力,争取把江城早日建设成为平海北部的明星城市!”他不无感慨道:“这次清台山的事情还是影响到你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左援朝并不是常务副市长,如果李长宇没有出这件事,那么现在成为江城代市长的应该是李长宇。
张扬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让我回去接受这份工作!”
文国权笑道:“张扬要回江城任职了,我跟他谈谈如何做好工作!”
张大官人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人家敬他一尺,他会敬人一丈,可人家要是想处心积虑的害他,他绝不会以德报怨,如果说京城有一个他需要抱负的人,那人首先就是王学海,离开北京之前,少不得要跟这厮清算一下过去的那笔帐。
张扬充满信心道:“很快就重要了!”这厮对自己充满了自信,我张大官人所到之地,那就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我可以玩转黑山子乡计生办我可以玩转春阳招商办我可以玩转春阳妇幼保健院春阳驻京办老子一样可以玩转江城旅游局。
张扬点了点头道:“领导调我去江城旅游局工作!”
文国权点了点头,原本想对张扬说谢谢的话到了唇边又咽了回去,这样的大恩只说声谢谢显然太轻了,不过张扬既然是罗慧宁的干儿子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更没有必要说这样的客气话。文国权道:“过年怎么没在家里多呆几天?”
李长宇笑道:“伟基,千万不要这么说,咱们都是党的干部,首先要对党对人民群众负责,个人的感情始终都要放在第二位,在照片的事情上你对我的帮助已经很大,事情后来的发展也并不是你所能够控制的,我又怎么会怪你?如果我真的有问题,我相信你也不会因为私人感情而袒护我,否则就是对国家的不负责,对老百姓的不负责。”
文国权大笑起来:“如果好好干,不是没有可能,你们娘俩聊,我去看看小玲!”
省纪委工作组的真正用意是敲出冯爱莲背后的大老虎,所以他们表现出足够的耐性,育达房地产的陈继高被控之后,他交代出了不少人,现在开发区和建委共有三名主要干部因为被他指证而受到双规,陈继高提供子了一个重要的线索,他过去给黎国正夫妇送礼全都是通过市长秘书李振阳,据他所知黎国正夫妇做事非常的谨慎,这些事情都是由李振阳中转,从不轻易和外人联系。这就意味着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在李振阳身上,李振阳的死让所有的线索到此终结,嘎然而止。
文国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小子的确很有趣,他也拿了一个红包给张扬:“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拍马屁之说?”他已经知道了罗慧宁认张扬干儿子的事情,也并没有反对,过去他把张扬当成一个江湖异士来看待,知道张扬身怀绝技,事实上张扬自从结识他们之后,没有以文玲的救命恩人自居,也从没有滥用过他的影响力,这一点还是让文国权相当欣赏的。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于小冬给他倒了杯开水,放了个红茶包,然后端给他。
冯爱莲的嘴还是相当硬的,工作组调查了这么久,她始终都没有把这件事导向丈夫黎国正的身上,将所有问题一个人扛了下来,对已经掌握她贪污的证据供认不讳,可是她有一个原则,想要通过她引出自己的丈夫,没门!
黎国正平静道:“许省长,只要组织上需要,我会无条件配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陈继高这个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李振阳的问题应该由李振阳自己负责。”和*图*书
文国权微笑道:“张扬,小玲的康复很顺利,我看再有两个月,她就可以外出活动了。”
洪伟基叹了口气,心中颇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他低声道:“人得意不可以忘形,不可以忘记自己的本分,冯爱莲的事情给我们所有领导干部都提了一个醒,我们不但要自己做好,也要监督和提醒自己的家人,不可以让他们利用我们的权力去做坏事!”他停顿了一下又道:“真不希望国正同志会和这件事有任何的关系!”其实他也明白,冯爱莲的很多问题黎国正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早晚都会查到黎国正的身上,江城上上下下这么多的单位,又要有一大批人会受到株连了,这些人无疑是给过黎国正好处,或者受过黎国正好处的人,往大了说就是黎党,这些和黎国正有密切关系的人都要刷霉了。
于小冬心想你不在乎权力才怪,不在乎权力谁还当官啊,当了官一个个拼命的往上爬还不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权力?不过她转念一想,自己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小张主任当初在黑山子乡当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一样搞得风生水起,这样的人物无论到了哪里都不会甘心居于人下,到哪儿都一样能够闯出一片天空。
张扬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文国权点了点头道:“如果我们的干部队伍每个人都这么想,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腐败贪污现象,我们国家经济建设的速度还会加快许多!”
市委书记洪伟基现在的心情都有些忐忑,他期望这场江城的风暴早些过去。老同学李长宇前来拜会的时候,他把李长宇请到书房,两人隔着书桌对坐着,洪伟基很少有的主动给李长宇点了一支烟。
刘明没有让他失望,利用张大官人给他的偷拍利器,最近拍了不少王学海的照片,照片上那女人的身份也被他查出来了,那女的叫林钰文,是三里屯某酒吧的老板娘,据查证,那酒吧的幕后老板就是王学海。
洪伟基才不相信李长宇真的会这么想,眼睁睁看着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别人占据,任谁都会不开心。洪伟基自问他没有这样的胸襟,李长宇也不会有。
张扬笑道:“组织上给我调动了工作,让我二月份开始去江城旅游局工作!”
李长宇把话题转向黎国正的事情上,低声道:“听说冯爱莲案件的进展对黎市长很不利?”
张扬不等茶叶化开就抿了一口:“让我去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级别应该是提升了,副科转成正科级。”
年初三下午,张扬将安老一家从山庄接回来,亲自将他们送到江城,在江城安老还会逗留几天,安德恒会就清台山旅游开发问题,和江城副市长李长宇春阳县县长秦清进行磋商,这次是为了确定后续的投资。
于小冬过去就是春阳旅游局出身,对旅游局的情况相当了解。她有些不值道:“张主任,你不清楚旅游局的情况,如果在旅游城市,旅游局是个富得流油的单位,可是我们江城是座高污染重工业城市,每年哪有多少人过来旅游?咱们的旅游局形同虚设,旅游局内部单位划分也有讲究的,有办公室,人事教育处,行业管理处,市场开发处,规划统计处。你所去的市场开发处是最没有实权的地方。”
李长宇默默抽了口烟,透过迷蒙的烟雾望着洪伟基看似真诚的双目,老同学他承认,好朋友他打死都不会相信,政坛之上,有真正的好朋友才怪!
文国权微笑着看着他,张扬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不想当大官的干部不是一个好干部,这就是进取心,http://www•hetushu•com现在很多人一说到一门心思想升官,就会觉着这种人太过功利,当然很多一门心思想升官的人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达到目的,就会觉得这种人太过功利,当然很多一门心思实实地做工作,做出政绩获得官位上的提升,一个有能力的人应当有个合适的官位,只有这样,他才能充分发挥出自己的能量,尽最大的可能为老百姓谋取福祉。比如您,假如您只是一个乡长,那么就算你再多的本事再多的抱负也无法施展出来!”
“本分,装得吧,老子就不信他们两个没上过床?”
张扬跟罗慧宁说话就随便了许多:“升官了,副科提升正科!”
现在市委常委中有两个人表现的安之若素,一个就是新任代市长左援朝,他接替黎国正的工作,对前途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一个是双规后被重新启用的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他经过了这场政治风雨的洗礼,以后仕途的道路会变得宽广起来,两人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已经获得顾书记肯定的干部。
自从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开始,江城的市领导层就始终处于震荡之中,这种震荡让每个人都感到心情压抑,担心不知何时噩运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黎国正低声道:“每个人做过的事,每个人都会负责,我相信组织上会给我一个公正的结果!”
张扬看到罗慧宁误会自己的意思了,慌忙道:“干妈,千万别,我不想搞特殊化,再说了,您要是一出面,以后我做任何事人家都得首先考虑你的面子,反而放不开手脚,我想凭自己的能力好好的闯一闯,这样才有创业的幸福感。”
张扬道:“我马上要调动工作,二月份就返回江城了,所以特地过来做个工作交接,把驻京办的一些事情交代一下,也过来跟亲朋好友打个招呼。”
李长宇调侃道:“市委书记给我这个副市长点烟,你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啊?”从洪伟基的目光中,他已经觉察到了他的不安。
看到张扬的身影出现,于小冬感到有些错愕,旋即笑着迎了上来:“张主任,您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文国权道:“中国的干部很多,根据我所知道的,现在我国的干部人数已经超过了一千万,所以我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领导干部队伍,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公仆队伍。这队伍中容纳了无数的精英分子和优秀人才,正是因为队伍的庞大性,这样的团体里一定会有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和平年代,发现一名优秀的干部很难,优秀的干部未必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应有的重用,这就需要我们的干部拥有平常心,立足于眼前,做好本职工作。张扬!我跟你说这些,是让你了解干部的真正含义,让你明白仕途这条道路并不好走,脑子里首先想到的不是做官,要想到的是做事!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好干部!
张扬笑道:“连起码的礼节都不重视,就谈不上什么心意了!”他转向文国权道:“文叔叔,我就不给您磕头了,我怕您觉着我拍您马屁!”
初一的清晨他来到江城市郊的普云寺,例行上香之后,静静跪在释迦车尼佛像前,口中念念有词,他的表情虔诚而肃穆,有些债总是要还得,先是他的儿子发疯,然后妻子又因为贪污被抓,自己如今也不得不从江城市长的位置上退下来,这一连串的事件,都被黎国正归结为自己正在为过去的犯下罪孽埋单。
于小冬欣喜的接了过去,陪着张扬来到他的房间前:“张主任,要不你先休息,我这就去给您准备热水洗澡。”
李长宇又谈起自己对江城的长远规划,洪伟基对m•hetushu.com他的规划表现的十分保守,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让洪伟基有些受惊,他不敢迈大步,在目前这种敏感时刻,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洪伟基低声道:“等节后把你的规划提请常委会先讨论吧!”
罗慧宁本以为他升多大的官呢,搞了半天还是一个科级,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事啊!二十一岁就当上科长了!照你这升迁速度,四十岁以前就能坐到你文叔叔的位置了!”不愧是张大官人的干妈,张扬都不敢想的事情,她都能先想到了。
洪伟基道:“你被双规这件事上,我没有能够保住你,我心里一直都感到内疚。”
罗慧宁笑着把一个红包交给了他:“行,我知道,有这个心意就行了!下次不用重视这个形式!”
罗慧宁笑道:“你这点儿倒是跟你文叔很像,当年他就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绝不依靠别人的关系,好!你既然这样想,我也就不管你,旅游局?好像不是什么重要单位嘛!”
首先干妈罗慧宁那里是必须要去说一声的,年三十的时候也只是电话拜年,现在马上就要返回江城了,于情于理都要跟她见一面。
张扬笑道:“文叔叔给我上课呢,这会儿我获益匪浅!”
张扬微笑道:“于姐,我在这里工作还是你带出来的呢,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干好。”驻京办的工作其实没什么可交接的,过去具体的事务一直都是于小冬负责,张扬回来主要是要见几个人,把自己的工作动向说一声。
张扬道:“您是我干娘,我给你磕头是天经地义,我可不是想巴结你!”
张扬道:“我已经向县里推荐了你当新任驻京办主任,估计没有任何问题。”
文国权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察到张扬身上的昂扬斗志,年轻人身上有股闯劲是最让人欣赏的。他微笑道:“国家现在提倡干部队伍年轻化,就是为了让我党的队伍不断的补充新鲜血液,永远保持青春和活力。”他停顿了一下道:“张扬,你是一名国家干部,知道干部的意思吗?”
洪伟基叹了口气道:“李长宇,咱俩是老同学,也是好朋友,这里没有外人,我们可以推心置腹的说两句。”
张扬心说那还用问,干部不就是官吗?可是他并没有说出来,人家文副总理既然这样问,肯定没那么简单,他做出一脸迷惘状。
张扬摇了摇头,把东西放在房间里,向于小冬道:“于姐,我这次回来是交接工作的!”
罗慧宁道:“过两个月等文玲身体恢复了,我打算带她回老家看看,看时候抽时间去江城转转,看看你们那里有什么好的风景!”
张扬的脑细胞这时候也充分调动了起来,他在把自己往上面靠,自己显然是名副其实的干部,科级干部。
张扬仔细检阅这手头厚厚的一叠照片,除了几张王学海和林钰文的几张搂抱一起的照片,并没有太实质性的东西,单凭这些恐怕还威胁不到王学海,张扬低声道:“你盯了这么久,就没拍到亲嘴上床啥的?”
按照李长宇的安排,张扬节后前往驻京办交接工作之后,就可以前往江城旅游局报到,这种科级干部调动的手续算不上复杂。不过张扬在北京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必须亲自前往处理。确定的报到日期是二月一号,年初十。张扬原本还打算抽空去趟东江,见见顾佳彤顺便给顾允知书记拜年,现在看到时间紧迫,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初四这天就从江城乘飞机前往北京。
文国权虽然知道张扬是歪理,不过也不否认他说得有些道理,笑道:“所以政绩使我们考评干部的重要标准之一。”张扬道:“我想做个好官!”
更多内容...
上一页